promocarrie

可是想到這不明的黑色盒子放在我的屋子裏,我的心裏簡直是好奇得不要不要的。

過了半個小時後,我終於下定了決心,我要將這個黑子打開!

我深吸了一口氣,一下子揭開了這個盒子的蓋子,讓我驚訝的是,這個盒子裏面不是炸彈,而是雪白雪白的好幾顆牙齒,我仔細的數了數,這裏面總共有19顆牙齒,這牙齒入手冰涼,一股邪氣傳了過來,這是殭屍牙!

我現在是徹底的懵逼了,這個盒子是殭屍沐蕭給我的,可是這裏面裝的可是殭屍牙,那這沐蕭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我的目的?還是他是真的想幫助我?給我殭屍牙?

這男殭屍的心思可真是不好猜,這的確是殭屍牙沒有錯,可是爲什麼要給我呢?

我憂心忡忡的將殭屍牙放回了盒子中,蓋上了盒子,百思不得其解。

這時候陸梵音帶着主人回來了,她的手上提着很多的吃的,主人非常安靜的跟在她的身後。

“你們去哪裏了啊?”我問道。

陸梵音笑了笑說道,“主人說餓了,我帶他出去吃東西,這不我還給你們帶回來了很多的好吃的。”

“鳳念沒有跟你們一起嗎?”我發現今天一早起來就沒有看見鳳念,於是奇怪的問道。

陸梵音搖了搖頭,“沒有啊,我今天起來的時候,就沒有看見他。”

不知道鳳念這個傢伙又去了哪裏,心裏有種不安的感覺,都怪之前鳳唸的印象太差了。

快到只中午飯的時候,鳳念纔回來,回來的時候我看見鳳唸的臉色非常的蒼白,好像剛剛打鬥過一樣。

“你這是怎麼了?”我有點擔心的問道。

鳳唸對我搖了搖頭,在沙發上坐下,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說道,“剛解決掉了天界派來的幾個殺手,有點累。”

“我怎麼不知道?”我驚訝的問道,我居然沒有感覺到有殺手潛伏在附近。

鳳念喘着氣說道,“沒關係的,我可以殺掉這些殺手的,只要不是天帝親自來,這些小嘍囉我還是沒有問題的。”

“那你小心……”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這麼說了一句。

鳳念點了點頭,眼神落在了茶几上的黑色盒子上面。

“那是什麼?”鳳念問道。

於是我將之前的發生的事情跟鳳念說了一遍。 墨九狸吃完了果子,發現剛才煉丹消耗的靈魂力,似乎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她倒是沒有想到這看著小小的,味道香甜的小蘋果,竟然還有這樣的效果,還真是不錯呢……

看起來她不必擔心煉丹后,靈魂力消耗太大無法恢復的事情了。於是她再次拿出一份藥材,開始煉製第二爐丹藥……

就這樣,墨九狸不停的煉製著丹藥,累了,渴了,餓了就去吃幾顆紅色的小蘋果。煉製出的丹藥也從開始的丑了吧唧,到後來的色澤圓潤光滑,從開始的每爐5–6顆丹藥,到後來的每爐20幾顆……

每次她的藥材快要用完的時候,天書就會閃過一陣白光,然後出現一堆新的藥材,丹藥也從洗髓丹到補血丹,補氣丹等等……

兩個月的時間匆匆劃過,最後丹藥的品級也從開始的一品丹藥,到後來的三品丹藥。而墨九狸每次專心煉丹的時候,空氣中的玄氣就會自動的鑽入她的體內,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不過,最近幾天墨九狸也發現了一點不對經的地方,那就是她偶爾煉丹疲憊的時候,或者想要休息的時候,就會坐在原地修鍊……

而她分明感覺到自己吸收了一些玄氣的,可是卻又好像沒有吸收一樣。就連最近吃紅色的小蘋果,她都覺得自己的食量變大了……

平時吃兩顆就會覺得渾身充滿力氣,甚至有些飽腹感,可最近要連著吃三顆都還覺得有些餓……

這讓她覺得奇怪不已,可是現在她的實力還不能夠內視自己的丹田,想著也許是自己煉丹太辛苦了,胃口變大了吧……

就連天書中的某隻,最近也覺得墨九狸有些太能吃了,所以它沒事就在天書裡面盯著墨九狸看,希望能看出點什麼來,可惜它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一天,原本正在煉丹的墨九狸忽然一陣頭暈的感覺襲來,害她手中的丹藥,直接被燒成了渣渣……

停下手裡的動作,墨九狸揉了揉眉心,感覺沒來由的一陣胸悶,甚至還有一絲噁心,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就連往日最喜歡吃的紅色小蘋果,今天她看著都有些沒食慾了,墨九狸皺著眉頭,然後伸手搭在自己的手腕處……

而她的臉色,也隨著為自己把脈的時間變的難看起來,最後簡直黑的可以……

最後墨九狸有些無力的坐在地上,望著外面漆黑的夜,她都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哭還是該笑了!因為,她有了……

沒錯,剛剛她為自己把脈的結果就是,她已經有了近三個月的身孕了!老天這是在玩她嗎?她沒記錯的話,自己現在這具身子才18歲吧……

18歲的年紀,在這裡確實可以成親生娃了,可是關鍵她還沒成親啊,可是她竟然懷孕了……

墨九狸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好憂桑也好糾結……

一時之間她竟然不知道,這個孩子自己究竟是該要,還是該不要……

本來她對這個世界就知之甚少,這個身體原主的身世也並不簡單。何況自己現在的處境,都不知道何時才能出去,她更加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生下這個孩子……

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各種求,推薦新文囂張娘親腹黑寶貝摸摸 鳳念皺着眉頭看着這個盒子,然後對我說道,“可以打開看看嗎?”

我將這個盒子推到了鳳唸的面前,然後說道,“當然可以,你自己打開看看。”

鳳念將我的盒子拿了過去,在我和陸梵音,主人的目光下,將這個盒子打開了。

“殭屍牙?”鳳念驚訝的問道。

“是啊。” 我無奈的說道,“而且這殭屍牙還是之前被我和陸梵音拔過牙的殭屍送來的,我覺得有點蹊蹺。”

鳳唸的眉頭也皺起了,“這的確是殭屍牙,可是,被你們拔過牙的殭屍,不應該是憎恨你們的嗎?爲什麼還會送你們殭屍牙?”

我嘆了口氣,看向了陸梵音,“這也是我現在所疑惑的,根本不知道他這麼做是有什麼用意。”

陸梵音卻撇了撇嘴巴說道,“別管他什麼用意,你只要知道這是真的殭屍牙就行了,既然他送來,那我們就收着。”

鳳念卻盯着殭屍牙一直在沉默着,過了許久,他才擡起頭嚴肅的看着我說道,“我覺得那殭屍送你殭屍牙的原因是想泡你。”

聽到鳳唸的這句話,還好我現在沒有喝水,不然的話估計會一口水噴在他臉上的,這個傢伙在開什麼玩笑啊,那隻殭屍很善良,但是怎麼可能想泡我?鳳唸的腦洞實在是開得太大了。

“你不要開這樣的玩笑,嚇到我了。”我尷尬的說着。

鳳念卻看着我說道,“那不然那殭屍不會無緣無故的送你殭屍牙的,你想想啊,這殭屍牙可是殭屍一族最重要的東西,失去了殭屍牙那可就相當於失去了尊嚴,如果不是喜歡你的話,那這殭屍是不會送你殭屍牙的。”

對於鳳唸的這一番話,我只能是呵呵噠了,我有那麼大的魅力麼?而且那殭屍才見過我一面,而且我還拔了他的牙,他會喜歡我,那才叫有鬼!

“好了,我們不要糾結這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問題了,我們還是先解決主人的事情再說,好嗎?” 餘生漫漫盼君歸 陸梵音打斷了我和鳳念之間的談話。

的確,現在最棘手的還是主人的事情。

“過去了兩天,一點動靜都沒有,鳳念,你說那神界的人大概什麼時候會來孟生啊,我看電視劇裏,一般都是長大了才相認啊,要是等到這小東西長大的話,那豈不是要等十幾年。”我擔心的說道。

鳳念聽完我的話,自信的說道,“別擔心,不會那麼久的,最多七日之內,神界的人就會找他的。”

“你這麼篤定?難道你知道一點內幕?”我問道。

鳳念搖了搖頭,說道,“刑天轉世的這件事情,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知道,其他界的人也會知道,誰都想拉攏刑天,畢竟刑天的戰鬥力在那裏,你覺得神界的人會這麼的大方,讓刑天落入別界人之手嗎?”

“機智!”我忍不住對鳳念豎起了大拇指。

看到睡得正香甜的小孟生,我整個人都快母愛氾濫了。

“這麼可愛的小傢伙真想不到他會是傳說中的大戰神刑天。”我小聲說道。

“我也沒有想到。”陸梵音趴在我的身邊說道。

現在屋子裏的幾個人全部都望着正在熟睡中的小傢伙,連主人也一臉安靜溫柔的看着小孟生。

可是等我一擡頭的時候,卻發現主人正眼眸溫柔的看着我,這一看,看得我心中一蕩。

這眼神可不像是一個癡傻的人可以發出來的,我看着主人此刻的樣子非常的驚訝,也許是看到了我驚訝的眼神,主人的眼神一變,突然又變成癡傻那樣的。

主人是不可能露出那樣的眼神的,除非他沒有傻!

我死死的盯着主人看,可是主人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別處。

陸梵音戳了戳我的胳膊,問我,“你在看什麼呢?”

我想將這個想法告訴陸梵音,可是我又不太確定,想了想還是沒有說。

“呵呵,我看主人的面具那麼精緻,而且主人又從來沒有摘下過面具來,我非常的好奇,好想看看主人另外一半邊的臉是什麼樣子的。”我說道。

“哦?其實我也想看。”陸梵音認真的說道,“這個要求我以前也跟主人提過,可是主人說什麼都不摘下面具。”

說到這裏,陸梵音的表情上明顯的暗了下去,好吧,我知道陸梵音喜歡主人,但是想看主人又不能得逞的那種感覺簡直是太痛苦了。

“這個嘛……”我神祕兮兮的對陸梵音說道,“你知道不知道看見主人的臉之後。是要嫁給他的!”

陸梵音似乎被我的這句話個嚇到了,他連忙說道,“我不知道啊,原來還有這樣的一個講究。”

於是我開始跟陸梵音出餿主意,“不如這樣,梵音,你現在去強行的摘下主人的面具,然後嫁給他!”

陸梵音被我說得臉都紅了,她伸手戳了我一下說道,“說什麼呢!弦兒,你說的這個方法太卑鄙了,你要知道啊,強扭的瓜不甜啊。”

“什麼強扭的瓜不甜啊!”我連忙說道,“你知道嗎?強扭的瓜只要放一陣子就甜了,知道不?”我非常認真的對陸梵音說道。

可以看出陸梵音此刻的表情的是非常糾結的,我知道她現在是在考慮我說得這個方法。

過了一會兒陸梵音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焉了一樣,她暗搓搓的說道,“還是不要了,畢竟現在主人傻了,他又不喜歡我,而我也不想趁人之危,所以還是算了吧,我追求的是兩情相悅。”

哎……我嘆了一口氣,陸梵音果然是愛主人愛得深沉啊!

其實我剛纔說的那些話,也不是真的是那個意思,畢竟,愛情是倆個人的事情,趁人之危可不是什麼好人。

我說這些話,只是想看看主人的反應而已。

我全程都裝作不經意的看主人,雖然主人的始終帶着淡淡的微笑,可是我還是從他的眼神裏看出來了一絲絲的糾結。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就是說主人是真的沒有傻!

現在主人這個樣子都是僞裝的!可是爲什麼要僞裝呢?而且靈力也沒有了!

還被天帝的力量給控制住了!

我沒有拆穿主人,畢竟看主人也沒有什麼惡意的,那就再等等看,主人到底是要做什麼吧。

反正和天界的對抗是決定了的,就算是沒有主人這檔子事情,我還是會找天帝討個公道的,憑什麼要追殺我?

憑什麼談個戀愛就是犯了天規?

做個神仙連戀愛都不能談的話,那還有什麼意思?

想到這裏,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問鳳念,“神界的人可以談戀愛嗎?”

鳳念也許是沒有想到我爲什麼會這麼問,愣了一下,他還是告訴了我,“可以的。”

“那冥界,妖界,魔界呢?”

“也是可以的。”鳳念肯定的回道。

聽到這個消息我是真的要炸毛了,“那就是說只有天界不能談戀愛了?”

“是的。”鳳念老實的回道。

我真是想將天界給拉下來揍上一百遍,什麼天規啊,還不準談戀愛了?

我認爲一定是這個老小子在戀愛中吃了虧,所以纔不準別人談戀愛的,一定是這樣!

真是太卑鄙了!

“你也不要太激動了,畢竟每界都有自己的規矩,天界的規矩就是不能和任何種族談戀愛。”鳳念無奈的說道。

“簡直是喪心病狂!”陸梵音狠狠的說道。

我也跟着點頭m“對,以後千萬別在做天界的人!”

反正現在我也不是天界的人,而如今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待神界的人來找小孟生! 可是隨即,墨九狸想到自己前世就是孤單單的一個人,穿越到這個世界,原主的父親不祥,娘親失蹤,說白了還是光棍一個……

不由得讓她有些渴望有一個至親之人能夠陪在身邊,雖然這個寶寶來的突然了些,也來的莫名了些,可讓她將肚子里的孩子拿掉,她真的很捨不得……

墨九狸的小手輕輕敷上自己的小腹低聲道:「寶寶,你好!」像是在回應墨九狸的話一般,肚子里的小傢伙貼著她的肚皮動了動……

雖然很細微,卻讓墨九狸有些激動起來,她沒想到小傢伙這麼小,就能聽到自己說話了呢!看起來這個孩子跟自己是極有緣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要生下這個寶寶!從此以後,她墨九狸也終於不再是孤單一人了,她將會有一個家人,一個屬於她的寶寶……

一整夜的時間,墨九狸都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小臉上帶著一種別樣的光輝,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明艷動人……

翌日

天色微微亮,墨九狸先是吃了幾顆紅色的小蘋果,然後躺在地上,枕著天書閉上眼睛開始睡覺。她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她的肚子里還有一個小傢伙,所以她不能像之前那麼拚命……

她一定會想辦法出去的,但是在出去之前她也絕對會保護好自己的寶寶,該吃的時候吃,該睡的時候睡,該煉丹的時候煉丹……

天書中的某隻瞪著眼睛,看著把天書放在腦袋下面睡大覺的墨九狸。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這也不能怪它驚訝,這些日子以來,墨九狸都是很努力的修鍊和煉丹……

雖然累的時候也睡覺,卻沒有像昨晚這樣,先是摸著肚子發獃了整晚,然後就是一頓吃,吃完躺下就睡覺,她這是要養豬的節奏么……

不過,就算它不明白也沒法問出聲,誰讓現在的它,還不能跟墨九狸溝通呢……

最後,它只能無奈的趴在書裡面,等待著墨九狸醒來……

墨九狸這一覺睡得非常香甜,足足睡了五個時辰,相當於現代的10個小時。果然孕婦都是懶惰的,就連自己也不例外……

雖然這具身子才18歲的年紀,可是現代她已經活了22年了,加上今生的18年,說起來她其實也是挺大歲數的人了,也不算是小孩子了……

生養一個寶寶對於是神醫的她來說,應該是綽綽有餘的事情……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心情也變得不像之前那麼鬱悶和糾結了!又拿出幾顆果子吃了起來,感覺吃飽了,才開始動手煉丹……

她雖然不知道這一次天書要求自己煉製多少丹藥,才算是完成任務,不過她有信心,要不了多久她一定會收服這本天書,走出這個地方的……

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不再像之前那麼拚命的煉丹了,她一邊注意休息,一邊開始有條不紊的煉丹……

終於在十天後,天書再次發出一聲輕響,緊接著地上的丹藥和藥材還有小紅鼎,眨眼間就被吸進了天書中……

天書的最後幾頁也全部都打開了,這一次不等墨九狸伸手去拿天書,天書就自動飛到了墨九狸的頭頂…… 等待並不是沒有結果的,三天後我發現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在我家的附近轉悠。

轉悠的人是一箇中年男人,穿着一件花襯衫和緊身的粉絲長褲,我第一眼看到這個傢伙的時候還以爲是變態,娘娘腔,可是看他的表情卻不是我想象的樣子。

難道是在我附近踩點想要找個時間來入室搶劫的?

看起來倒是挺像的,這次我依舊那麼花襯衫在我房子的小區裏轉悠,我叫來了鳳念,讓他去看,同時我讓陸梵音隨時準備保護好主人和孟生,可不能讓這個花襯衫弄出了什麼幺蛾子。

當鳳念看到樓下鬼鬼祟祟的花襯衫後,我看見鳳唸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他來了!”鳳念激動的說道,一說眼睛裏露出了精光。

“誰?”我趕緊問道,看鳳念這麼興奮的樣子,這個花襯衫一定不是普通人。

鳳念雙眼冒光的盯着那個花襯衫的男人對我說道,“那個男人就是神界的人,神將句芒!”

句芒?我震驚的看着鳳念所說的句芒,這個花襯衫,粉色緊身褲的中年男子會是神將句芒?

可是我明明記得句芒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句(gōu)芒,中國古代漢族神話中的木神(春神),主管樹木的發芽生長,少昊的後代,名重,爲伏羲臣。

太陽每天早上從扶桑上升起,神樹扶桑歸句芒管,太陽升起的那片地方也歸句芒管。

句芒在古代非常非常重要,每年春祭都有份。

它的本來面目是鳥,它鳥身人面,乘兩龍,後來竟一點影響也沒有了。

不過我們可以在祭祀儀式和年畫中見到它:它變成了春天騎牛的牧童,頭有雙髻,手執柳鞭,亦稱芒童。

可是現在這個看起來猥瑣的中年大叔是什麼鬼?一點也不像傳說中的春神啊,我的天。

就在我和鳳念朝着他看去的時候,他也正好的看到了我們,我的心裏頓時一驚,我想這個傢伙難道是知道了?

“小絃樂,淡定點。”鳳念在我的身邊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倒是想淡定點,可是我又不是像鳳念這個傢伙一樣是個面癱,我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

我小聲的在鳳唸的耳邊問道,“這個句芒,厲害嗎?他是掌管花草樹木的,神力應該不像其他神那麼厲害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