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林天的目光淡然無比:“老狼如果不幫中上,這場比賽就結束了,”

“可是我……”李自豪想要辯解着什麼,

林天不給他機會,繼續說道:“現在三條線也只有下路能夠然豹女覺得有機會,而恰好,你的壓線帶給了他機會,找到了突破口,”

“天哥,我……”李自豪顯得非常慌亂,

“好好想想自己出現了什麼問題吧,”林天扔下一句話之久就單獨去了中路,

留下李自豪一個人去下路,一塔已經沒有了,現在的燼只能退居二塔去發育,

李自豪看着茫然的下路二塔,呢喃一聲,難道是自己做錯了嗎,

孫策,冷酷和孤狼三人同樣是面色沉重,這場比賽已經非常難打了,別看只是前期,他們的陣容本來應該在十分鐘到十五分鐘爆發出來一波,但是榮耀戰隊就是沒也給機會,

反而是最應該獲得優勢的點,李自豪的燼沒有打出優勢,

而且榮耀戰隊的小鬼拿的又是老?,這樣一個英雄打在中期甚至都是爆炸輸出,更別說是後期了,

可以說榮耀戰隊這個陣容隨時都可以值三千塊錢,現在還領先經濟就更加誇張了,

林天自然感覺到一陣壓力,於是與孤狼開始去遊走帶節奏,放任了燼自己去發育吃兵,

不過榮耀戰隊也很聰明,連續幾波有了有了優勢以後,他們的進攻節奏就開始放緩了,在佈置了充足的視野的情況下,開始收縮自己的防線,

這讓林天和孤狼兩人的遊走找機會就像是兩個人大漢一拳砸在了棉花上,

完全說不出力氣來,

就憑藉着到現在蠍子只是放出了一個大招可以看出,他們的避戰做的非常到位,

避着,避着,連GOD戰隊自己都有些着急了,馬上二十分鐘了,經濟差距在一點點的拉開,兩千,三千,四千,

雖然很小,但是積少成多,GOD戰隊現在相當於是慢性死亡了,

必須要來一波,

林天和孤狼兩人商量着,在中路搞一波事,於是兩人迅速的集結在中路,

就抓這個吸血鬼,第一次抓出了閃現,非常賺,

當第二次再來的時候,豹女在一旁做反蹲,

雙方立刻開始了三對三的對抗,

上路的加入又將全面的戰爭提前上演,慎和蘭博下來後,正面戰場打的不可開交,

首先是馬爾扎哈的先手大招將豹女定住,誰能想到豹子居然摸出了一把水銀,

實在是大跌眼鏡,

冷酷連連嘆息,剛纔豹女回城後的更新裝備,他都沒有注意,實在是失誤,

不過水銀沒有了之後,豹女還是中了林天的Q技能,豹女被一大堆蟲子咬成了半血,之後只能後撤,

這算是化解了豹女的第一波攻擊,

不過最要命的就是蘭博的進場,這個韓國上單使用的蘭博簡直就是毀天滅地般的傷害,直接一個大招把他們烤的有些受不了,

無奈之下,本來是準備大招丟給x吸血鬼的蠍子此刻只能大給了蘭博,

可惜的是傷害差一點,四個人集火還是沒有能夠將蘭博給秒殺掉,

反而是給了吸血鬼機會,

不得不說,吸血鬼現在又肉又有輸出,根本就打不動,吸血鬼一個大招上來,所有人只能後撤,

好在巴德的一個大招限制了他的輸出時間,再加上慎的一個E閃,精準的控制住了豹女,擊殺了豹女,

不過自己也付出了代價,

正面戰場輸出實在是根本就上,而吸血鬼帶着是剩下的兩個人去追擊GOD戰隊衆人,

此時還是一換一,兩邊不虧不賺,

但是從現在開始……

在吸血鬼追擊的時候,李自豪開啓了大招,

觀衆們也是有些愣神,我去,打了半天,原來還有一個燼啊,

之前一直在下路,大家差點就忘記呀了,剛纔團戰打起來的時候,燼就往中路趕,

現在到了中路河道,看着情況緊急就放出大招支援,

“砰,”

第一發,打在了吸血鬼身上,造成了減速,

李自豪大喜,正剛打出第二槍,

可是,突然……

老?的毒液狠狠的將燼給包圍住了,

“我的天,老?啊,哈哈,小鬼要單殺燼啦,”

隨着臺下觀衆的一聲尖叫,小鬼冷靜的操作着老?,開Q之後隱身上去,開啓大招就是一頓亂射,並且,按下了幽夢……

爆發,

超級爆發,

李自豪的視角還在中路的吸血鬼衆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邊還有一個老?,況且還是隱身的,

兩秒,不,僅僅是一秒的爆發就讓李自豪的燼血量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他慌忙打的按下治療,收起大招,開始後撤,

可憐這個大招只開了一槍,就被迫收起來,無可奈何,

老?的攻擊距離非常長,仍然在一槍一槍的穿透着燼的身體,

李自豪面色非常難堪,靠着治療的加速走到了藍BUFF牆體那裏,咬咬牙,按下了一個閃現,準備逃了,

但是……

“噌,”

觀衆們GOD戰隊的粉絲簡直是倒吸一口涼氣……

居然……

閃現,撞牆了,

在這個關鍵時刻,作爲GOD戰隊戰術核心的C位李自豪居然犯下了這樣的失誤,

同樣的,李自豪自己也是愣住了,沒有想到這堵牆沒有閃過去,

也因爲這堵牆,讓他完全喪失了戰鬥慾望,

小鬼帶着詫異,輕鬆的收掉了燼的人頭,

隨即開始支援中路,

而在正面戰場,GOD戰隊,潰不成軍,

吸血鬼拿下三殺,

再加上陣亡的燼,這相當於是一個一換四了,

這是一波大節奏啊,

GOD戰隊衆人,都是沉默了,

從觀衆席裏面傳出來的唏噓聲不絕於耳,

“這個燼我是服的,完全的詮釋了什麼叫做紅領燼,”

“繼小學僧,兒童劫之後,又有一個紅領燼,牛,牛,”

“這個燼,哈哈,青銅五,不能再說了,”

“呵呵,之前的壓線就不說了,全場中了幾次W,開大射中過幾次,現在還不容易射中一次,居然被老?給單殺了,這個燼的意識啊,真的辣眼睛,”

“不得不說,這場燼,玩的和之前完全是兩個樣子,”

“我舉報,GOD戰隊ADC涉嫌代打,這完全是兩個人玩的嘛,”

不僅僅是觀衆,就連解說也覺得不對勁了,實在是太明顯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大家可能會認爲燼是不是在演,

現在大家明白了,這不是在演……

這就是菜,

從意識,到操作,全體下滑,

李自豪這個小胖子臉色通紅,大口的喘着氣,他實在是不敢相信今天的自己爲什麼會發揮的這麼差,

他低着頭,不敢看林天,不敢看冷酷,不敢看所有人,

深深的自責讓李自豪接下來的操作,急之又急,已經完全沒法打了,

榮耀戰隊在二十二分鐘拿下大龍,徹底宣告了接管比賽,

越往後期,吸血鬼和老?都是爸爸級別的人物,雖然GOD戰隊組織了多次進攻,但是無奈,已經們也任何希望了,

二十七分鐘,榮耀戰隊一波推完了GOD戰隊的基地,

拿下了本廠的勝利,

也讓GOD戰隊再失一分,讓出了B組第一的寶座,目標編號014 GOD俱樂部,會議室,

從比賽現場回來後,由主教練喬木召開的分析會議在這裏進行,

“很遺憾,我們輸掉本該拿下的一場比賽,”喬木淡淡的說,“現在我們與王族戰隊相差一個積分,也就是說,B組第一已經不在是我們了,”

“而且還告訴大家一個消息,在B組第三的TG戰隊也僅僅與我們相差一個積分,如果再輸一場比賽的話,很不幸,我們就要掉到小組第三了,”

“從我們戰隊和TG戰隊的狀態來看,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

他說完目光便看着戰術板,雖然不看着大家,但是每一位隊員都是面色凝重,

尤其是李自豪,他低着頭,緊咬着嘴脣,小胖子的臉頰憋的通紅,就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連頭也不敢擡起來,

餘冉繼續說道:“來,現在我們來進行比賽的覆盤,每個人都說說今天的表現如何,犯下的失誤,”

衆人嘆口氣,一一說了,

輪到李自豪的時候,小胖子還是不敢擡起頭,餘冉問道:“李自豪,你來說說,”

他抿抿嘴,聲音小的可憐:“我,我今天打的不好……”

餘冉淡淡的道:“不好在哪裏呢,你知不知道,”

李自豪沉默了,

氣氛的確是有些僵硬,朝陽正想說話緩解一下氣氛,檸檬拉住了他,搖搖頭,這個時候還是少說話比較好,

“我,我……”他呢喃着,“今天狀態很不好,”

“我要你說的是今天犯下的失誤,不是你的狀態問題,”

“我……我……”李自豪臉色憋的通紅,羞愧無比,終究是說不出來,

孫策和老狼於心不忍,說道:“教練,其實這不能全怪小狗,我們也有責任,比賽輸了是我們五個一起的責任,”

這句話本來應該是林天說的,但是會議開到現在,林天說過的話不超過三句,李自豪也正是看到了林天的表情,嚇的不敢說話,

餘冉瞪了孫策和老狼一眼:“你們就沒有問題了嗎,”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今天的比賽,各位發揮的怎麼樣,大家心裏都清楚,其實一場比賽的失誤並不算什麼,但是大家睜開眼睛看看最近我們戰隊的狀態吧,”

餘冉拿出了一疊資料,淡淡的道:“從兩週前開始,我們的訓練賽基本上沒有贏過,”

“可是教練您不是說訓練賽不重要的嘛,”

“訓練賽是基礎,你連基礎都沒有練好,還幻想着能夠在比賽中打出好成績,”餘冉呵斥道,“訓練賽雖然不能暴露太多的戰術安排,但是卻能夠反應你們最近的裝填,成績是不會說謊的,你的狀態好與差,現在就能夠看的出來,”

衆人不說話了,皆是沉默,

林天目光盯着戰術板,面色平靜,目光沒有一絲動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自豪微微擡起了頭,看着場中的情況,抿抿嘴,說道:“對不起,我知道我最近的確有些疏忽練習了,導致狀態非常差,比賽也沒有發揮好,連累的戰隊的成績,對不起……大家,”

他說完,眼眶紅紅的,根本就不敢看大家,狠狠的吸着鼻子,額頭也滲出了汗水,

看見他這個樣子,餘冉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平常訓斥他已經夠多的,

可是李自豪一般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這讓任何人也沒有辦法,

冷酷,孫策苦笑一聲,沉默着,

喬木看了看李自豪,“小狗,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沒有啊……”

“我其實沒有怪你的意思,職業選手嘛,狀態總會有所起伏的,不過你現在狀態的確有些令人擔憂,”喬木搖搖頭,“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戰隊的成績也會受到影響,”

“我……教練,我會努力的……”

喬木打斷了他的話:“下週重新回到組內對抗賽,都是我們熟悉的對手,我希望你好好表現,”

李自豪一聽,瞬間大喜,他興奮的道:“好,教練,我一定會努力的,”

周毅咳嗽一聲:“小狗啊,剛纔看了比賽覆盤,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

李自豪笑着說:“毅哥,我今天的狀態不是很好,我保證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整過來,在下週的比賽中好好發揮,”

周毅深深的看着他,隨後苦笑一聲,沒有再說話了,

直到喬木宣佈會議解散,林天也沒有再多說一句話,這是唯一讓李自豪感到不安的地方,

“天哥,我……”李自豪支支吾吾的說,

林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好好訓練吧,”

於是就把自己扔進了訓練室,

李自豪感覺到一陣恐慌,如果這個俱樂部有他最在意的人的話,那恐怕就是林天了,

可是現在天哥對他的態度讓小胖子覺得很傷心,他苦笑一聲,也只能是埋頭苦練去了,

“看來他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餘冉凝重的說,

“沒辦法,這種事,我們當面說,他不僅不會承認,還會影響與俱樂部的關係,”周毅搖搖頭,

喬木無奈的道:“真是傷腦筋啊,這種問題,”

“其實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去做,我們教練組的權力應該可以……”

“你認爲現在李自豪聽的進我們說的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