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凌雲劍知道唐牧北經過“飛特喵的劍”刺激以後對快速飛行有點過敏,爲了怒刷存在感,它不惜早些出發路上慢慢飛。

因此端坐在劍梢打坐修煉的唐牧北感覺非常好;

女鬼劉彤感覺就更好了。

它生前沒享過什麼福,連坐汽車的次數都屈指可數,更沒做過飛機。如今跟着牧店主沾光坐上飛劍,覺得既刺激又好玩。

劉彤身上環繞的戾氣早就消散多數,它現在僅有的願望就是去跟家人道別。此後就可以了無牽掛,散去戾氣踏上輪迴了。

“小姑娘,你看那個《來自大猩猩的你》好看嗎?我最近也打算惡補點知識,不然要跟不上時代了!”凌雲劍現在特別放飛自我,畢竟主人剛得到個器靈,怎麼也得培養一段時間。等他想起來召喚自己回去的時候,趁着這段時間,差不多也就浪夠了。

在那個純白空間裏沉睡多年,凌雲劍感覺再不抓緊時間浪,自己遲早會生鏽!

“女孩子喜歡看得多吧……”劉彤想了想回道:“桃娘說了,男人都喜歡看那個《權力遊戲》,要不前輩回去看看?”

“《權力遊戲》?這名字我喜歡!我主應該也很喜歡,我先看看如果真的很棒,一定要供給我主欣賞。”凌雲劍滿意點點頭。

於是劍身就抖了幾下,唐牧北立即從修煉狀態中退出來。

恰巧手機這時候響起提示音。

他趕忙拿出來一看,居然是軟件提示靈雀子姑娘讀取了留言!

也就是說她終於完成那個神祕任務了。

“嘟嘟嘟……”唐牧北美滋滋將電話打過去,手機響了好半天卻是沒人接聽,“奇怪,明明剛看了留言,怎麼不接電話呢?”

以靈雀子的性格不應該啊。

按理說,她應該在結束任務拿到手機的第一時間就打過來。

這麼反常,難道出了什麼狀況?

“叮叮叮!”唐牧北正納悶,突然有電話打進來。

“喂,靈雀子姑娘你終於結束任務啦?”他一接起來就好奇問道:“剛纔爲什麼沒有接電話呢……”

不等他把話說完,話筒另一端傳出來一個低沉的女人聲音,“請問,你是景瑤城牧店主嗎?”

什麼情況?

難道是靈雀子姑娘把手機弄丟了?

這姑娘也太馬虎了,還好對方應該是沒有不歸還的意思……

“我聽文山鬼王說牧店主精通鬼醫之術?”對方一直保持着低沉且平穩的語調,“我是靈雀子的母親。我女兒在這次營救行動中受了重傷,剛回到陰界的時候情況還好,但多位鬼醫聯手醫治卻沒有任何起色。

現在……

情況更嚴重複雜了。

兩天以後,陰界十幾位鬼醫會進行聯合會診。如果牧店主有時間的話,希望能抽空來一趟,若是能救小女性命,我和她父親定當重謝!”

“前輩這是哪裏話?靈雀子姑娘與我有出生入死的交情,只要能爲她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唐牧北必定全力以赴!”一聽說靈雀子性命攸關,唐牧北也有幾分焦急,“只是前輩我還從來沒有去過陰界……”

靈雀子的母親本來沒有報什麼希望。

畢竟陰界所有鬼醫都來看過,確實給不出什麼好建議。正巧女兒曾提及的牧店主電話打過來,她就猶豫了一下,後來一想既然能做店主都會有幾分看家本領。前幾天聽文山鬼王無意提及牧店主會鬼醫之道,便想詢問一聲試試。

沒想到這位牧店主答應的很痛快。

說不定他真的有什麼非常人所及手段。

“來陰界這件事請牧店主放心,二十五號上午會有專車去接你。”靈雀子母親趕忙回道,“屆時見面再詳談。”

“好的,前輩您先忙。”唐牧北禮貌掛斷電話。

隨後憂心忡忡的開始坐着發呆。

營救行動中受重傷?

究竟多嚴重的傷,居然連陰界那麼多鬼醫前輩都解決不了?

自己去了能做點什麼呢?

唐牧北愁的直揪頭髮。

“牧店主,我聽到那麼些許的談話,是不是你的朋友受傷很嚴重?如果實在想不到好辦法,可以去問問溯洄。他喜歡種植花花草草,說不定會珍藏着能治重傷的好東西呢。畢竟現在的陰界不比以前,鬼口衆多靈氣不足,所以很多靈植藥效都不夠好。”凌雲劍堂堂七品耳力自然靈敏,聽到談話內容以後幫他出主意。

“溯洄前輩嗎?”唐牧北眼前一亮。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希望,自己也要爲靈雀子姑娘去主動會會坑神!

心神沉入識海內。

順着臺階,唐牧北順利走進溯洄的小花園裏。

與扶桑不同,溯洄是真的沒有設置大門。

“前輩,你在忙嗎?”一走進小花園,唐牧北便好奇問道。

因爲溯洄正撅着屁股在刨坑。

“小朋友啊,你自己先找地方坐。”溯洄頭也沒擡,依舊專心致志刨坑,“扶桑那個傢伙真賊,居然讓你幫忙勾引回來一個成熟器靈。好嘛,他有了新管家這下可夠嘚瑟的了。你什麼時候再幫我拐回來一個成熟器靈?那我就不需要親自打理園子了。”

勾引?

這次用的可真夠那啥的,再說了靜心扳指的事兒還沒擺平呢,這位居然也要器靈。

唐牧北表示自己現在已經焦頭爛額了。

“那個……我有急事想來問問。”他擦了把不存在的虛汗,然後將靈雀子的情況簡短說了一遍。

溯洄從土坑裏扔出一捧土來笑道:“陰界那幫鬼醫還能治好傷?哼,自從鬼醫大家易藥仙逝以後,再也沒一個鬼醫能好好看病了!你朋友這種靈體很麻煩的,比鬼都要麻煩的多。若是按照你說的那麼嚴重,恐怕只能先讓她凝聚出身體,才能繼續醫治了。”

感謝書友葬花予笑打賞,謝謝支持! 等等?

溯洄前輩剛纔說誰?

鬼醫大家易藥?

艹!

不是開玩笑吧?我沒聽錯吧?誰?

易藥是鬼醫大家?

唐牧北刷屏速度蹭蹭蹭,把溯洄都看傻了。

“你CPU沒壞吧?我說的是千年之前的鬼醫大家——易藥前輩!自己在那腦補什麼呢?差着好幾千年呢,你就甭瞎猜了。”溯洄笑着拍拍手上的土,繼續道:“我給你的玄煌靈果呢?帶上一顆,到時候讓她吃了應該能提前凝聚出實體來;

然後再帶兩枚九轉聚魂丹。

給她服用一枚,你的朋友基本上命就保住了。

接下來就要看其他鬼醫還有什麼手段沒有。

到了陰界,我跟扶桑都不方便出來,你自己小心點。”

“謝前輩!”唐牧北強行制止了自己刷屏,努力不去想易藥的問題。“九轉聚魂丹帶兩枚,給靈雀子姑娘吃一枚,另外一枚呢?外敷嗎?”

溯洄白了他一眼,“敗家子兒!她又不需要補足七竅,外敷什麼?那一枚是讓你帶過去炫富的!炫富動不動?低調奢華有內涵的那種!”

唐牧北:……

前輩你學壞了啊,什麼時候連炫富都知道了?

“炫富這檔子事從古至今一直都有,不過方式不一樣罷了。”溯洄繼續撅下挖坑,“還記得我小的時候,我們那裏的人炫富方式是比身上長得毫毛。誰身上毫毛多且長,說明他家有錢養尊處優,否則不可能養一身優質毫毛出來。

結果私下增毛膏賣的特別火。

有人爲了炫富,活脫脫把自己弄成大猩猩。

嘖嘖,真是扭曲的心理;變態的審美!”

唐牧北:……

好吧,前輩你又贏了!

養毫毛這種事,還真是第一次聽說。不過……溯洄前輩好像不是本地人,也不是灰界土著居民。

那他是哪個世界來的呢?

又開始天馬行空的唐牧北想起了辦證先生。

溯洄顯然時刻在關注他的刷屏頻率,看他的刷屏沒什麼意思以後,便右手一揮直接把他踢出去了,“辦法都告訴你了,該幹嘛幹嘛去!記得別忘了我的成熟器靈!”

意識迴歸以後,唐牧北纔敢放開了考慮。

溯洄前輩所說的易藥,不會就是自己遇見的那個吧?

他仔細回憶了一遍自己蹭鬼醫學研究生的經歷,對比那些景緻、人物,貌似還真不像是現代……

唐牧北伸手摸了摸那處封印,原來洛水公子給自己留下的全是珍稀寶物啊!

以後有時間就躺下睡覺!

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又進了封印空間裏去,多承載幾段痛苦記憶,自己得到的知識饋贈也就越多。

有付出就有豐厚回報,簡直美滋滋!

將近午夜時分,凌雲劍終於飛行抵達女鬼劉彤的家鄉。

接下來的套路輕車熟路,勾魂、親人相見、別離。最終劉彤在自己家小院裏,迎來了通向輪迴的霞光。

“牧店主,您真的是個大好人,謝謝您!”劉彤深深鞠了一躬,“我也沒有什麼可報答的,看電視上說天賦可以饋贈,可我沒學歷沒知識沒什麼可饋贈給您的。唯獨……我從小聽力就特別好,可以說聽過的聲音過耳不忘。如果可以的話,我把這項能力饋贈給您,以表謝意!”

“謝謝你。”唐牧北微笑點頭。

待它踏上輪迴之路一切歸於平靜之後,一人一劍開始踏上返程。

“凌雲劍前輩,你先自動飛行着,我眯一會兒!”唐牧北迫不及待想再睡一覺,看能不能進入封印空間中去。

凌雲劍樂呵呵回道:“放心睡吧,我給你施加法術,保證睡得舒服不擔心掉下去!”

等唐牧北進入夢鄉以後,原本認真飛行的凌雲劍嘿嘿一笑開啓自動巡航模式,不知道從哪掏出個手機來,掛在劍尖尖上就開始看電影……

這一覺睡得特別香。

但在這場久違的睡夢中,唐牧北壓根就沒看見那扇黑色大門。

“牧店主,天都亮了咱們馬上就到俱樂部……”睡夢中迷迷糊糊好像聽見凌雲劍說了一句,然後他就聽到耳畔有隱約哭聲。

再一回頭,心心念唸的那扇大門終於出現了!

頭回生二回熟,唐牧北連想都沒想一頭扎進去。

依舊是黑洞般的黑色。

沒有一絲光線。

唐牧北等了好一會兒還是看不到任何東西,便憑感覺伸手抓了一把。

在一片痛苦嘶吼聲中,他選擇了一顆聽起來相對安靜些的顆粒。

毫不猶豫用神識感受一下。

隨後他只覺得天地劇烈旋轉,最終渾渾噩噩中,視線停留在一幅美好畫面上。

春天特有的暖風微佛;新鮮草地呈現出生機勃勃的綠色;藍天白雲下襯托的草地上各色野花更加鮮豔。

而在這幅畫面中間,有一位少女。

那是多麼美麗的少女!

擁有一頭烏黑長髮,白皙面龐被一本書遮住一部分,穿着粉色裙子靠在一棵大樹下睡的正香。

她身邊有蝴蝶飛舞、鳥兒輕唱。

一幅讓人捨不得打擾的美妙畫卷就這麼鋪展着。

唐牧北連大氣都不敢出,根據上次蹭學經驗來看,這些黑色顆粒中都記載着某些人不願提及的黑歷史。

所以這次自己“體驗”的人生,難道要與這位美少女愛恨糾纏?

不會是要上演《綠色生死戀》吧?

就算真的要痛得撕心裂肺,能跟這樣一位美少女試着來一次“初戀”那也值了啊!

滿心歡喜的唐牧北迴過神來打算看看此次究竟體驗的是誰的人生。

然而轉動一下脖子……感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唐牧北趕忙再次嘗試,發現果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特喵的自己不能動了!

真可惜,這是個什麼人物啊?

一出場就成植物人了?

那是誰把“主角”放到樹上來的?

唐牧北氣的想撓樹。

因爲現在的視線只能保持一個狀態,全身繃得緊緊發不出聲音。一想到可能要體驗很久植物人的生活,他就心生絕望。

“誒?我怎麼在這裏睡着啦?”靠着大樹睡着的美少女醒過來,揉揉眼睛微微一笑衝大樹打招呼道:“親愛的大樹哥哥,我要回家啦!謝謝你爲我遮擋陽光,改天有時間我還來找你玩耍!”

眼睜睜看着美少女蹦蹦跳跳越來越遠,唐牧北的心漸漸涼了。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次體驗並非人生,而是居然特喵要做一棵樹!

一棵剛剛誕生靈智尚未開始修行的樹!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

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

一半在塵土裏安詳,一半在風裏飛揚。

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

……

唐牧北在心裏默唸着這首曾經很喜歡的詩,然而現在他的心情是崩潰的,因爲他特喵真的做了一棵樹!

在這場體驗樹生中,他已經默默度過了三天時間。

第一天,他在思考人生;

第二天,他繼續思考人生;

而第三天,他開始想自己當初爲什麼不去拿另外一顆看起來很大的顆粒呢?自己爲什麼要想不開,一頭扎進來做一棵樹?

作爲一個大樹,很不好玩,真的。

尤其是它真正的靈魂尚且處於懵懂之中,沒有什麼喜怒哀樂。要是有太陽,它就努力伸展枝條去吸收陽光;若是下雨,它就儘量用樹枝遮擋住居住在樹幹上的小鳥們;與此同時,這棵大樹還無時不刻再往地下紮根,以便汲取更多營養。

而使這棵樹誕生出靈智來的根本原因,是它腳下的大地深處,有一片靈石礦脈。

天天被濃郁靈氣滋潤着,一棵樹由內向外發生質的變化。

可即便如此,唐牧北還是覺得很無聊。

當初體驗易藥的人生,好歹還能看看書甚至挨挨打。現在作爲一棵大樹,他只能默默的站着,連搖晃枝條這種事都插不上手。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過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