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林寒擡頭,瓢潑大雨伴隨着電閃雷鳴落下。第一道閃電,出乎意料的沒有落在林寒的身,而是拐了一個彎,直接落在了追着林寒過來的那個人身。

對方也顯然沒有想到雷電竟然對着自己劈了過來,始料未及的情況下,結結實實的捱了一記雷擊。

全身一個哆嗦,原本一絲不苟的頭髮直接被炸開了。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好不狼狽的模樣。

“該死的!這是什麼功法!”這小子晉升了不說!招來的晉升雷劫竟然對着外人劈!這到底是什麼了不得的功法?

饒是他的靈力再強,可是對這樣的天劫,想要抵抗還是有些吃力的。

緊接着,第二道雷電落下,這次,是朝着林寒而來的。

雷電之勢迅猛非凡,沒入了林寒的身體。

不知是短時間內經常被雷劈給劈的習慣了還是怎麼的,林寒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木愣愣的站在原地,這樣捱了一記雷電。

面對林寒被雷劈之後沒有一絲異樣還紋絲未動的模樣,對方驚呆了,難以置信的盯着林寒。

未等三人從震驚反應過來,第三道天雷落下,沒入那個煉丹師的身。

沒料到自己也會被殃及池魚,煉丹師哆嗦一下,直接從半空摔了下去。

“你到底會何種妖法!怎會讓我們陪你一同歷雷劫!”對方惱羞成怒,開口質問了林寒一句。

對方的話提醒了林寒,林寒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什麼妖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能力殺不死你,但是天的能力還不夠嗎!”說罷,林寒嘴角勾起一記冷笑,又接受了一道天雷之後,接着那道天雷不出意料的沒入了那個人的體內。

再次受一次天雷,這一次的天雷一次的厲害,明顯到了讓人吃不消的程度。對方的身子一個哆嗦,猛地跪了下來。可還是懸浮在半空沒有摔下去。

見他還能扛得住,林寒的臉色有些難看。也是,畢竟只有兩道。

體內的叫囂着復仇的因子在瘋狂的叫囂着,他擡頭仰望天空,發出了一聲怒罵,“老天!你本事一起來啊!”

話音剛落,只聽見轟隆隆的一番雷聲響起,那個人的臉色瞬間變得非常難看。

如同林寒所預測的那般,咒罵聲過後,數十道天雷並肩落下,分別沒入了林寒跟那個人的身軀之。

在強大的人,被數道天雷加身,都是無法自持的。

那個人吐出了一大口的鮮紅色的血液來,一臉惱怒的瞪了一眼林寒,發現林寒起自己好不到哪兒去,直接被這些雷電給劈焦了身體。身體變成了一段焦塊,看來好不觸目驚心。

那人臉的血色盡褪,試圖逃走,可是來不及的。接下來,又是數十道天雷齊發,分別落入了兩人的身。

林寒這邊早已變成了焦塊,所以絲毫沒有任何的感覺。

但是那個人那兒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身體被這道雷電給點着了。

儘管四周還下着瓢潑大雨,但是絲毫沒有任何的作用。火焰席捲了他的全身,他發出了淒厲至極的慘叫聲。

這團火焰詭異之處便是它想要將自己吞噬!

意識到這一點,他忙打算催動靈力來阻擋這樣的吞噬,可沒曾想到,更猛烈的一次雷擊隨即而來。

伴隨着一聲爆破聲響起,一股極強大的蘑菇雲從半空炸開。

那個人的身體也變成了一片殘葉,從天際落下了下來。

雷劫結束,雷雲散開,視覺也恢復了一片光明。

那怪人好似死了一般,靜靜的躺在了地,一動不動。

在他百米開外的地方,一段燒焦的人體也是靜靜的躺在地。 “竟是……這樣的結果嗎?”怪人的聲音很虛弱,他感覺到自己的修爲盡失。 丹田具碎,已經沒有修復的可能了。

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身影破殼而出,宛如一尊神祗般,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高高在,俯瞰着地那個早已經靈力盡失的廢人。

眼底出現了喋血的光芒,幾乎是完全不做他想,他猛地飛了過去。隨即,一把將他的腿拉了起來,開始了來回摔打,好似那天他虐打自己一般。

那日他殘忍殺害白妖妖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現在林寒的腦海裏,林寒發出了一聲痛楚的吼聲,將手這人一把丟了出去。

這人的便這樣飛了出去,砸在了不遠處的牆。整個人都凹陷了進去,有種怎麼摳不下來的感覺。

“還給我!將妖妖還給我!”林寒徹底的化身了一隻猛獸,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忘掉妖妖最後那記絕望的眼神。好似瘋了一般,他追了去,一如那日他穿透了妖妖胸口那般,他的手也穿透了他的胸口。不過他的丹田已經在剛纔經歷雷劫的時候破碎了。 他又甜又暖 所以他沒有去抓對方的丹田,而是換成一把扣住了對方的心臟。隨後硬生生的將這顆原本無強大的心臟拖出了體外。

那男人的身體猛地抽搐了一下,伴隨着噗嗤一聲,東西被捏爆的聲音響起。

男子的雙眼瞪大,身的紋路開始漸漸的淡化,身體也化爲了點點灰沙消失在了林寒的手裏。

“還給我……將妖妖還給我……”仇人被殺,林寒身體的力氣一下子被抽空了。跌落在地,跪在地,哽咽不成聲。

雙手緊握成拳砸在地,一拳一拳,直至將自己砸的手掌全部都是鮮血,他還渾然未知。

“那個……放過我!只要你放過我!我這裏有能夠讓你們地界人起死回生的丹方!”看到林寒如此癲狂的模樣,另一個沒死的煉丹師被嚇得不輕,顫抖的開口跟林寒說道。

林寒的身子一頓,充血的眼神犀利的掃向了對方。

“拿出來!”他的聲音嘶啞的猶如刀鋸割過樹木一般難聽刺耳。

“你先答應我,不殺我……”這個人明明這麼弱,但是卻能將皇使給秒殺!所以他還是小心爲,先爲自己爭取保命之本再說。

“我不殺你,將丹方給我!”林寒嘶吼。

“我給!”對方被林寒的模樣給嚇得不輕,連忙取出了一片玉簡,放入了林寒的手裏。

“不對……”林寒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不對勁的對方,雙目猙獰的掃向對方,前一步,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肉身都沒有了!算煉出了丹藥!又有何用!”林寒依稀記得,那日是他親眼看着那個怪人將白妖妖跟白意汝的屍體燒成了灰燼,連屍體都沒有了!談何煉出丹藥救人?

“你們地界的人死了不是都魂歸星河嗎!只要從數以億計的星河找出她的那塊星魂石,用星魂石跟丹方的藥材一起煉製的話,能救活她!”對方被林寒的模樣給嚇的不清,雙腿直打顫,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當真?”林寒雖然沉痛,但還沒有到失去智商的程度。

“當真!我不會騙你!那日我看到這女人神魂逃去了星河!”那人信誓旦旦的開口。

“我暫時放過你!若是我不回我的女人!我依舊會回來找你,哪怕玉石俱焚!我也要拉你做墊背的!”林寒這才發現對方的模樣跟被自己殺死的那個人一樣的詭異,也是渾身的皮膚都佈滿的神祕的圖騰紋路。

不過他的身有煉丹師的氣息,他應該只是他們族裏的煉丹師。

而那日那個怪人在殺白妖妖和白意汝跟自己的時候,這個人並沒有出手,所以按照道理來說。他們之間也沒有多大的仇怨,而且身爲煉丹師,他手的那個冥火都被自己給吞噬了。好像他較吃虧……

這樣一想,林寒釋懷不少。

鬆開了對方的同時,朝着對方的體內打入了一層精神印記。

“休想逃走!若是你說的方法有誤,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說完,林寒擡手了一個我會一直盯着你的手勢。

那人臉色煞白,不斷的點頭並且承諾,暫時他都會留在地界,不會回到玄界去的。

得到了對方的承諾,林寒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滾吧!”說完,他起身踹了對方一腳。

對方聽到這兩個字,猶如大赦,連滾帶爬的逃離了原地。

送走了這個怪人,林寒擡頭環顧了一下四周,才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處荒山野嶺。

難怪自己歷劫的時候,沒有在周圍感覺到一絲人氣。

此處還是凡界,自己必須想辦法天界的銀河去一趟,只要從那裏找出屬於妖妖的那個星魂識,再煉製出這玉簡的丹藥,應該能將妖妖救活纔對。

對了!玉簡!

林寒決定先看看這玉簡的丹方是如何的,想到這兒,他拿起了玉簡貼在了自己的額頭一下。

沒想到才輕輕的一觸碰到,一股刺痛感沒入他的腦子,他的腦子一抽,直接暈了過去!

一張小小的丹方,竟然蘊含着如此強大的靈力。這不是一般的丹方啊!

這是林寒陷入昏迷之前的唯一想法。

等到他從昏迷醒來,那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天后的事情。

悠悠的睜開雙眼,林寒的眼神有一刻的呆滯恍惚。

好險,差點死在了這片玉簡下!

這玉簡所記載的丹方竟然是天尊階品之的!

該死的!自己連仙尊階品的丹藥都是在嗑藥的情況下才能勉強煉製出來!更何況是超越天尊階品的丹藥!

林寒面露難色,極爲痛苦的感覺。

而且據他所指,這丹方所記載的草藥,是他不管在天界還是凡界乃至其它幾個地方都聞所未聞的。而且面說,這星魂石若是在百年之內沒有跟丹方的丹藥一直煉製的話,附着在星魂石的殘魂會徹底的消散,也意味着,這個人會真正的死去。 但是可喜可賀的是,丹方說,這地界天界的極北之地有着一塊億年的寒冰,只需要弄到那塊寒冰,再將星魂石存入其,便可以讓星魂石內的殘魂擁有超過千年的時間。 這樣一來,也是變相的給了林寒成長的時間。成長起來何其不易,林寒深知,想要成長時間是不可或缺的。

想要晉升到超越天尊的階品,沒個千萬年是不現實的。

所以他現在要先去將屬於白妖妖的那顆星魂石找到,再去一趟天界的極北之地將那塊億年寒冰給挖出來用來冰封白妖妖的星魂石。

想到這兒,林寒化身爲芒,衝入了雲霄之。

等到林寒再出現時,已經身處通往天界的南天門門口。

“來者何人?”守着南天門的是丹龍一族和青龍一族各自的一名天人,當他們發現有人打算闖入天庭時,及時的將他攔了下來。

“林寒!”林寒見有丹龍一族的人,便明目張膽的將自己的頭髮顏色恢復成了紅色。

那一頭紅髮出現之後,丹龍一族的天人欣喜若狂,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將林寒迎了進來。

“你便是老祖口爲了丹龍一族犧牲的林寒?原來你沒死!”丹龍老祖還總是因爲林寒的事情來折磨自己,說當初若是不識他沒有看好林寒的話,也不至於讓林寒落得如此下場。

現在他回來了,老祖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暫時不要驚動老祖,我有要事在身。”林寒打斷了對方敘舊的行爲,說完,他加快腳步,直接閃身過了南天門,去往了銀河所在的方向。

“誰!”銀河星君只感到一陣強大的威壓之勢路過,隨後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他被嚇得不輕,擡眼一看,發現是丹龍一族的人,眼底寫滿了困惑。

自己這裏可是千萬年都沒有人會來一次的,到底是什麼風,竟然將一名丹龍一族神修爲的大神給吸引過來了。

“你又是何人?”林寒對天界的仙職還不是很瞭解,不明白像星河這麼蕭條杳無人煙的地方怎麼還會有人看守。

“在下銀河星君,專門負責看管銀河,神可有要事?”這裏是天族人和修道成仙人的死後的墓地,這裏頭的每一顆星石,都是自遠古時期便遺留下來的大能真正的屍體。

“最近可有一枚下仙階品的星石飛進來?”林寒開口詢問了一句。

“下仙階品的星石?”銀河星君愣了愣,“不少呢……應該說,每天最少有超過一百多枚下仙階品的星石進來。在那個區域。”銀河星君頓了頓,很快反應了過來。指了一處地方,開口跟林寒說道。

林寒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飛向了那處,然而真正到達那個地方之後,林寒才發現,想要從這一大片猶如汪洋一般的星河找出白妖妖的星石,簡直是難如登天,估摸着尋找都要花個十幾年的功夫吧!

“妖妖,我來了!”面對偌大的一片星海,林寒佇立在它們之,用無的溫柔的嗓音開口收了這五個字。

漫天灰暗的星石,只有一顆在聽到林寒的這句話之後,閃了閃微弱的光芒。

這道光芒極爲微弱,而且還一閃即逝,幾乎很快消失了。但還是被林寒捕捉到了,伸出手用力的一抓,那塊星石落入了林寒的手。

沾染了林寒的氣息之後,這顆星石閃爍的越發的厲害了。

“是你嗎?妖妖!”林寒激動的問道。

這顆星石通體呈現白玉般的色澤,面裹了一層淡淡的光芒,起有一些已經徹底的石化沒有了殘魂氣息的星石,這顆星石顯然是剛剛死後不久產生的。

當然,星石是不會做任何回答的。在星石凹凸不平的表面下,林寒竟然意外的看到了白妖妖那張眼底含淚的眼睛。

“是你!竟真的是你!”林寒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捧起了這塊星石,放到了自己的臉頰旁,無限溫柔的貼着它。

而這塊星石似乎也感覺到了林寒的情緒,溫度下降了許多。

“對了!岳父!我將岳父也找出來!”要救人,自然不能只救一人!林寒想到這兒,立馬轉頭去問了銀河星君,神階品的星河在哪兒。

銀河星君指了另一處跟這處下仙星河截然相反的的一端說是那兒。

林寒便將這塊白妖妖的星石放入了自己的隨身空間,再去了一趟神階品的星石那裏。

爲了方便尋找,他還特地拿出了白妖妖的星石看了一下,塊頭這個星石大一些的應該是白意汝的。

可最終的結果讓林寒失望了,尋遍了一圈,都沒有找到白意汝的星石。

他如法炮製的根據剛纔找出白妖妖的辦法試了一下,還是沒有任何的結果。

林寒懵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寒……爹爹爲了保我……神魂聚散了……”一道虛弱不堪的聲音鑽入林寒的耳,林寒的身子猶如一下子被人澆下了一盆冷水,有種完全不能動彈的感覺。

沒想到……自己終究還是失去了……

“妖妖……對不起!”如果不是自己,妖妖不會遭受這樣的痛苦。

不過妖妖的聲音沒有再出現了,能夠對林寒說出剛纔那一番話已經用掉了她身的最後一絲靈力。她現在已經非常的虛弱,虛弱到只要有人捏碎星石,自己會消失在這蒼茫的土地。

“我一定會讓你活下來!”他不能讓白意汝白白的死掉,白意汝的內心深處應該也是希望能夠將妖妖救活的!不管這條路他會走的如何艱難,他一定會做到!將這個愛慘了自己的傻女人給救回來!

打定了這個主意,林寒重新將白妖妖的星石收好,飛身離開了銀河,動身前往極北之地。

去極北之地的話,單靠飛行可能太過花費時間。所以林寒去坐了天車,只有了天車,才能在最快的時間抵達極北之地。

【還有四章要等晚嘍,雞蛋早睡了半個小時被嚇醒了,再補補眠再碼字更新。】 林寒沒有想到,跟風瑟重新相見的日子來的這麼快。當他拿着當初龍傲天送給自己的玉簡打算天車的一刻。卻被告知他的修爲跟玉簡所記載的下仙修爲不同。不能登天車,除非他能夠弄到神階品的登車玉簡。這明顯是刁難,從天車車站再去一趟天界那裏,林寒明白這其會浪費許多的時間。他經不起耽擱了,因爲多耽擱一分,白妖妖越危險一分。

正當他打算強行闖入的時候,忽然,一個玉澤通透的玉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驚愕的順着這隻手的主人望去,發現是風瑟時,他臉的表情有些凝固了。

“這……是爲何?”他不太明白,她這是何意。

“送你的,收下吧!”風瑟輕描淡寫的開口,那日林寒變成那個人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她回到天界之後,幾乎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在痛苦和糾結。

一方面,她是不願意林寒再回到天界來的。另一方面,他又一次出現救了自己。若是自己還打壓他的本世,未免顯得太過不近人情。

加緋笑總是在自己耳邊吹耳邊風說着林寒的好話,漸漸的她對林寒也沒有那麼排斥了。

今日也是碰巧來到天車站打算去一聽極北之地修煉,沒曾想竟然會碰到也要去那裏的林寒。而且看他的樣子好像隨時要與人動手的感覺,這才連忙拿出了玉簡化解了一場危機。

“無功不受祿。”林寒冷着臉拒絕,眼神不似之前那般熱情了。

或許是因爲被她傷的實在太深了,風瑟在得知自己真實身份後的第一反應是選擇將他遺忘。將他們的過往都遺忘掉,他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再去像以前那樣愛她了。尤其是在經歷過白妖妖這樣的事情之後。

“好心被當驢肝肺!”從未被人如此冷顏拒絕的風瑟有些惱怒,冷哼一聲,收回了玉簡了天車。

林寒杵在原地目送她離開,“妖妖,你應該不會怪我的……對不對。”只是再耽擱一些時間而已,他耗得起。

回答林寒的是持久的沉默,他明白只要一天不復活妖妖,她一天沒有辦法回答自己這個問題了。

想到這兒,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走向了車站心的鬥擂臺。

“幫我登記一下,我想要挑戰,迎娶車票,鄙人神一階。”林寒畢恭畢敬的對着主持鬥擂臺的人說了一句。

那人點點頭,很快從有玉簡乘車的神階品的旅客挑選了一名出來。

此人的出現有些驚人,身壯如牛,四肢發達,穿着一條看樣子有些年頭的褲子。胸肌和半身都裸露在外面。在衆人的注視下,胸肌還抖了抖。

“力量型選手,龍方。火系型選手,林寒。”主持人做了簡單的報幕工作之後,車站的衆人圍了過來。

當發現場的兩位選手的差距時,衆人噓聲一片。

“這是找死呢!剛神修爲敢挑戰神巔峯修爲的龍方!”龍方之名在天界可是出了名的,他的修爲雖然才神巔峯,但是肉身強健早已經超越神修爲直逼仙尊修爲。

一個剛剛了神階品的小菜鳥居然敢挑戰這厲害的龍方,這叫人怎麼不嗤之以鼻呢?

“小子,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哦?而且,你有什麼東西作爲交換嗎?”他龍方可不接受一些無名之輩的挑戰。

林寒微微一笑,手掌輕擡,一隻小小的丹靈出現在了他的手心之。

識貨的人看到此物皆震驚了,無人敢相信林寒竟然拿出了這麼珍貴的寶貝作爲賭注。

而一些不識貨的嗤之以鼻,發出了噓聲來詆譭林寒。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