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感覺許迪明顯有心事,但他就是不願意說出來,我此時也不好問。

這時2號長老說道:“我已經想好了,陳西只要跟恆說‘我死後準備葬到天一所在的那處山的山腳。‘恆就一定明白是我讓你帶的話了,因爲這事我就跟他一個人說過,自己死後想葬在哪裏。”

許迪這時問道:“你確定沒記錯?你年紀這麼大了,大概有三分之二的身子都快入土了,如果你記錯了,到時害的可不是你一個人,到時把所有的人都給害了啊。”

2號長老說道:“你不懂得尊老愛幼嗎?年紀越大懂的越多,我怎麼可能記錯這事呢?”

許迪隨即得瑟的對我笑笑,他這個笑容讓我瞬間有種不好的感覺,非常像他以前陰完別人後的舉動,許迪笑完後對2號長老說道:“老頭,你真的是越老越糊塗了,你以爲剛纔我所說的是我真實的想法?”

許迪這話不光把2號長老給搞蒙逼了,甚至把我都給搞蒙逼了,我不明就裏的看着許迪問他是什麼意思,許迪對我說道:“你出去後就按照2號長老給你的口信,但是內容卻要更改,就說‘我決定不和天一總部對抗了,但我希望能活着出去,給我的那些手下一個交待,請你務必要幫我拿到真正的解藥,這個就算你是把欠我的都還給我’老頭,我就是要利用你的人幫我去拿真正的解藥,我其實也是在幫你,你不要怪我。“

這真的是讓我沒想到的,許迪竟然會這樣翻臉不認人啊,這尼瑪就跟當初陰我去那個滿是貓血的房間一樣,2號長老被氣得又一次說不出話來,可我這時還是冷靜,我對許迪說道:“如果真要這樣的話,萬一恆出了什麼事,那不是到時我們一點希望都沒了,就連想拿到臨時解藥的希望都沒了?“

(本章完) 許迪說道:“這個就是冒險,我情願去冒這個險,而且就算不成功,付出生命的也不是我,更不是你,而是那個恆,他可是陰了我的人,如果計劃失敗,我還是可以繼續在這裏吃飽喝足逗老頭,呵呵~~“

此刻我看到2號長老已經被氣得呼吸都急促了起來,我生怕這下把2號長老給氣死了,我趕忙過去輕輕拍打着2號長老的胸部,想幫他順順氣。

可這時我的脖子卻被2號長老抓住,他突然整個人的語氣變得正常了起來,他對許迪說道:“是你逼我的,你這樣陰我,那我就把陳西給幹掉,只要他死了,那麼他就無法出去跟恆帶口信。“

我沒想到2號長老被許迪陰了後,竟然又來陰我,我真的是無語,又不是我在陰他,怎麼找到我頭上來了。完全應了那句,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你只管去殺了陳西,你殺了他後,暗影的那個人可是他的哥哥,到時暗影的人一定會爲陳西報仇,那到時死的人就不是一個恆了,我相信你那叛變的2號天一,一定會死不少人,陳西一人的性命換多人的性命,陳西這個死也是值得的,當然了,我到時也會跟暗影一起去幹掉你的人,多幹一個是一個,你殺吧,反正沒了這個廢物,我到還省了不少事。“許迪在旁邊吃着例子說着話,一副神情自若的樣子。

而這時2號長老抓着我脖子的手卻越來越緊,我都已經快吐出舌頭來了,可許迪還在那邊吃着梨子,突然我就感覺到脖子一鬆,2號長老放了我,他指着許迪,手都在顫抖着,他說道:“算你狠,哼。”說完就如一個受氣的孩子那般,跑到牀上側身躺着背對着我們不再說話了。

我之前是真的沒發現,這2號長老竟然是這麼的可愛,還是說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心放寬了許多?

一切交待完畢,我就準備跟許迪告別,許迪最後和我說道:“如果你剛出去,1號長老就派人找你,你該怎麼說?”

“不會吧,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我還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他真的很重視這個事,肯定會知道你的行蹤,如果有人派你過去,你就說機能檢測結果過幾天才會出來,因爲這次的檢測有點特別,明白沒有?如果別人問你怎麼特別,你千萬不要說,想個辦法忽悠過去。”許迪叮囑着我。

說完就出了門,門外的那兩人還是很有禮貌的和我打着招呼,隨即就關上了門,關門前我又聽到了許迪和2號長老之間的互相鬥嘴,這兩個人啊~~

我剛走出別墅,之前領着我去見1號長老的人就又一次出現了,還真被許迪算準了,1號長老這時就請過去,來人並沒有說是請我過去幹什麼,只是說有事相見,可我心裏是明白找我究竟是有什麼事的。

我連忙一擺手對來人說道:“你回去跟長老說,那

事還沒完成,這次因爲有點特別,所以結果需要等待幾天纔出來。”

來人非常之爲難的神情,我趕緊說道:“你趕緊讓我過去,我還有事情沒完全,到時耽誤了1號長老的事,這個責任我怕你擔不起。”

我這話一說,就往旁邊走去,根本不去給他思考的機會,最後那人還是沒繼續來攔着我。

我此時非常想跑着回去,但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我還是儘量剋制着自己,耐着性子走回到了辦公室。

哪知我回到辦公室後,卻在辦公室裏沒有看到一個人影,青青和睿都不在辦公室裏,而辦公室的門是虛掩着的,連鎖都沒有鎖,他們這是去哪裏了呢?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心裏頓時爲他們擔心起來。

我又不能出去找,一是怕找不到,二是怕問別人的時候暴露了自己,只能一個人焦急的在屋子裏等着他們,我此時真的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來回在屋子踱着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子外面傳來了上樓梯的聲音,我也不知道是誰,只能假裝鎮定下來坐在了椅子上,如果這時是天一的人安排我們出去做測試任務,那算是完了啊,我就連測試機能需要哪些機器都不知道,那瞬間就暴露了自己。

而這時虛掩的門外走進來的卻是青青和睿,他們看到我的同時,我也看到了他們,我們三人同時臉上一驚。

“你們去哪兒了?把我擔心死了。”我先開口說了話。

“你已經從關押他們的地方出來了?”睿和青青關心的則是這個。

我想想,現在只要他們兩人回來了就行,至於他們剛纔去了哪裏,我等下再問,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救許迪他們的事,我剛忙把剛纔經歷的一切說了出來,並且說了許迪最後的計劃。

他們聽完了所有的計劃後,睿想了會兒說道:“這個任務我去執行吧,只是帶個口信的事而已,不需要陳西親自去,只要換個人把2號長老所說的那事,同樣說出來能讓恆相信就行,這樣也能減少陳西的風險。”

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啊?是的啊~~如果睿去的話,危險係數會降到最低,他也比我會說話一些,知道掌控人的心理。

“不行,這個事必須陳西親自去做。“讓我沒想到的是旁邊的青青此時卻出來反對了這個計劃,這個是讓我想不明白的,我都感覺還可以啊,爲什麼青青要反對呢?她也不傻,肯定知道睿去完成的話,肯定比我的成功率高許多,可她爲什麼要阻止這個方案呢?

睿這時沒說話,我則問青青爲何必須我去做?我不是怕死,只是覺得睿去的話,成功率高了許多。

青青對我說道:“我相信你肯定把我們的事,甚至是包括睿的事都跟許迪說了吧,如果你都說了的話,那麼你覺得許迪會想不到讓睿代替你

去這個方案?他如果能想到的話,爲什麼沒提出這個方案呢?我是不知道許迪心中的真實想法的,但肯定是有他的原因,他爲什麼沒說出來,有很多種可能,我現在也猜測不出,總之我現在只知道這事必須陳西去完成,才符合許迪心中的想法,許迪再怎麼着也不會害陳西。“青青最後這話明顯是說給睿聽的。

我心裏咯噔一下,不好,看來青青還是對睿有芥蒂啊,我知道睿現在是全心在幫我們的,他不可能去害我,原因很簡單,因爲我答應過他,幫助我後,我的命就可以由他親自來給我完結,像他這樣的人,只要答應的人,一定會是全心全意做到,雖然跟他接觸不長,但是有的人,不需要接觸多長時間,就能知道他的性子,但這些青青他們不知道啊,他們只是知道睿是我哥哥,我本來覺得這個說法已經足夠了,可在他們看來,似乎‘哥哥’這個說法的分量不夠啊。

我這時又不好直接把我和睿私下的約定說出來,那就更加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矛盾,正在我不知道怎麼說時,睿這時說道:“要不然這樣吧,還是陳西去,但是不是陳西一個人去,我陪着陳西過去,青青小美女,你覺得可行嗎?“

這時趁青青還沒說話,我搶先說道:“我看這個辦法行,既沒違背許迪的意願,又可以保證我的安全,以及提高這計劃的成功率。“

這件事確認後,我問睿剛纔他們去了哪裏?

睿說道:“我們去的地方,剛好可以幫助許迪所說的這個計劃。“

我扣着腦袋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我讓睿趕緊說說。

睿說道:“剛纔是恆主動找到了我們,他有事和我們私下說。“

原來我走後沒多久,睿和青青就想着怎麼救出灰,雖然他們兩人跟灰的關係都不怎麼樣,但卻被他的這種精神所感動,青青說要救灰還情有可原,畢竟他們都有一樣對天一的忠誠,可我怎麼都想不到睿也會說想救灰。

就在他們計劃着的時候,這時辦公室的門卻被去敲響了,打開門的是恆,當時睿就問恆着他們有什麼事?恆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你們和灰是一起的吧?”

睿沒想到恆會直接開場說這些,他開始還是裝傻的說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恆說道:“有什麼讓我進去後再說吧。”說完就睿就把他請了進來,並且關好了門,恆說道:“你不用不承認了,灰既然是冒充測試部門的人,那麼測試部門的人怎麼可能沒發現灰的不對勁?只有一種可能,測試部門的人跟灰是一夥的。”

恆把話已經說到了這份上,睿也沒再裝下去,但是睿也沒說話,他只是想看看恆究竟是來這有什麼目的?恆肯定不會是要害他們,如果要害他們,那又何必來和他們說這些呢?完全可以去1號長老那舉報他們。

(本章完) 恆也是聰明人,一看就知道睿已經不想繼續裝下去,但要睿他們主動承認,估計也不可能,於是恆繼續說道:“我來這裏的目的,不爲別的,就是想讓你們見見灰。”

這時睿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恆和他們的信息不對稱,恆目前就只知道睿和青青所假扮的人是和灰一起的,但卻不知道這兩人究竟是誰,可能是灰壓根就沒跟他說,這樣的話,恆就會以爲這兩人多半是天一的人,也只有天一的人會跟着灰一起進來,估計他萬萬沒想到青青也會跟着進來,更沒想到會有一個他沒見過的暗影的人也跟着進來。

睿這時也決定去看看灰的情況,畢竟他之前和大家一起合作過,特別是灰的這種精神是非常之難能可貴的,他們一起出了門,在去的路上,睿問恆道:“我想你此次不光只是想讓我們見見他那麼簡單吧。”

恆笑笑說道:“當然不是,你知道你們的處境現在非常之危險嗎?”

睿想都沒想的說道:“當然知道,既然你能想到我們是灰的同夥,那麼其他的天一人也一定可以想到,我現在就是奇怪,爲什麼在你之前就沒天一的人找過我們?我們現在還能安然無恙?”

恆收住了笑容說道:“你可知道,是我幫你們攔着,本來7號長老今天早上就要審問你們幾個,是我讓他稍微等幾天,畢竟灰刺殺的人是我,所以我希望自己親自來調查此事,再者1號長老那邊似乎找紅有什麼特殊的事,所以7號長老也不敢對紅輕舉妄動,答應給我幾天時間自己調查,所以我也只能保護你們幾天。”

“從你剛纔的話聽出,是不是這裏其他的長老都很怕1號長老?“睿擦覺了一絲異樣,因爲在暗影的情報裏,雖然長老之間分號碼級別,1號掌控着2號到9號長老,而2號到9號長老則掌控着所有天一的成員,就算是這樣的管理模式,也不至於讓其他的長老去害怕1號長老啊,最多隻是爲了天一從而聽從1號長老的命理,但如果1號長老出現不合理的命理時,其他長老是可以聯合起來反駁的,畢竟1號長老手上並沒有‘兵權‘,正是因爲這樣,所以睿才覺得奇怪啊。

恆聽了這話說道:“你是不是在以你們得到的情報來思考這事?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你現在肯定會是有所疑問,至於答案是什麼?對不起,現在我是天一的人,定不能告訴你,我只能提示你,這個1號長老不簡單,就算把歷來天一所有的1號長老加一起,恐怕都無法跟他一人相比。“

恆這話說完後,再任睿怎麼問下去,他都是不再開口,就連青青都發現,以前恆對2號長老那是敬畏,可現在提起1號長老,那完全是畏懼,是截然兩種不同的反應。

這時他們已經到了灰所在的那別墅,那整棟別墅都是醫療組的房間,

而灰就在其中一個房間內修養,這時的灰身上因爲潰爛,皮膚到處都流着膿水,當時臉上雖然沒被恆燙傷,但也因爲離得過近,導致他臉上皮膚的表層全部脫落。

這時的灰是閉着眼睛的,請他們也不知道灰是暈着,還是睡了過去,他們輕輕的喊了聲灰的名字,很明顯的,灰的腦袋動了動,卻沒出聲,恆說灰現在還處在半昏迷狀態,旁邊的睿一直沒說話,此時他低聲問恆道:“你帶我們來這的真實目的究竟是什麼?“

恆看了眼屋子的外面?隨即就把屋子的門給關上了,他對青青和睿說道:“現在我不管你們進來的目的是爲何,我只想告訴你們,擺在你們面前的選擇就只有兩個,一是等幾天後7號長老派人審問你們,最終你的下場會跟灰一樣,甚至可能比他更慘,二就是你們帶着灰一起離開這裏,走得越遠越好,你們幾個人對於目前的天一來說沒那麼的重要,所以逃出去後,只要直接跑回2號長老的天一那裏,這裏的天一也拿你們沒得辦法。“

當時的睿立馬就說道:“那2號長老和許迪呢?“

恆搖搖頭說道:“他們不能出去,也出不去。“說完就把目光看向了別處。

睿說給他們一天時間考慮,其實睿是想看看我這邊有什麼情況沒,隨後就和青青回來看到了我,現在我們三人把信息一交換,明顯可以感覺出恆跟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恆想幫助我們幾個逃出去算了,這倒省去了我之前的擔憂,我還怕他不願意幫我們呢,而且這樣我們也不會有傷害,而我們也願意逃出去,現在就連2號長老都願意放棄和天一對抗了,可問題卻出現了,雖然恆當時說許迪和2號長老不能出去,也出不去,究竟是指他們中了毒無法出去,還是說恆壓根就不願意幫他們呢?只是願意讓我們帶灰出去?

事不宜遲,既然已經商量好,那麼我和睿就立馬出發去找恆,青青則在這裏留下來保護好箱子,箱子一直被他們藏於這辦公室當中,睿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恆之前交待過,如果睿考慮好了,可以去哪裏找他,恆並沒有住在這裏的別墅裏,而是住在一處臨時搭建的庫房裏,這庫房是遠離別墅羣的,恆也沒說原因,而睿也沒想去問。

我們輕輕的叩響庫房的門,房門打開的那一刻,裏面一股黴味迎面而來,整個人瞬間就不好受了,我捂着鼻子都不敢進去,虧恆還可以住在裏面。

恆隨即請我們進去,沒辦法,他說外面不方便談事情,只能硬着頭皮進去,庫房裏面的佈置非常簡單,應該說太簡單,就一張書桌一把椅子以及一張牀,不過那牀上的被褥還是很乾淨,和這整個庫房非常之不搭調,庫房裏面沒有窗戶,但卻壓根不需要窗戶,到處都有的破洞,能‘非常好‘的讓那些陽光照

射進來,不光能起到‘透光’的效果,甚至因爲這些破洞,這裏通風的效果也還不錯。

我實在沒忍住,我問恆道:“既然他們都接納你了,爲何還讓你住這樣的地方?這完全是不把你當他們天一的人看啊?“

因爲之前睿有交待,讓我說話的時候儘量要壓着嗓子一點,以免讓恆聽出了我的是誰,所以此時我說話的時候,恆一愣隨即說道:“喲~還特地壓着嗓子說話,呵呵~~並不是天一的人讓我住這裏,是我自己選擇住的這裏,這裏是庫房,顧名思義本來是用做倉庫之用,現在讓人來住,可以清理成這樣已經不容易了。“

“爲何你要自己選擇這個地方住?這不是自己找罪受麼。“我這人就是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習慣。

恆這時眼睛則透過庫房的門口看向了遠處的別墅羣說道:“這裏不是屬於我的家,他們也排斥着我,我在一個不屬於自己家的地方,我會睡不着,而在這裏才能讓我清靜下來。“

這話很明顯,就是恆覺得這個天一和2號長老的天一不一樣,他覺得無法融入,我想還有一個更深層的意思,因爲他內疚了。

旁邊的睿對我的問話並沒有多加阻止,那說明我的問話對於睿來探索信息還是有一定幫助的,我隨即又說道:“既然你自己都覺得無法融入到他們一起,那你爲何要背叛2號長老呢?就算1號長老許諾給你一個長老的位置,可那也是以後的事,還說不定呢,而且你如果在2號長老的天一繼續呆下去,那你可是可以當他們的老大啊,你難道沒聽過一句話叫做,寧做雞頭,不當鳳尾嗎?“

恆隨即關上了門說道:“那我現在給你一個選擇吧,如果要你當一隻將死之雞的‘雞頭’,或者是當一隻即將要化羽成仙的鳳凰的‘鳳尾’,你會選擇哪一個呢?呵呵~不說這事了,我想你們既然現在來找到我,肯定也是已經想明白了該怎麼做了吧,那你們現在是想聽我的計劃呢?還是想讓我聽你們的計劃呢?”

恆那句‘如果是當一隻將死之雞的雞頭,和當一隻即將要化羽成仙之鳳凰的鳳尾’,讓我瞬間進入了沉思,他把2號長老的天一比作‘將死之雞’,我到是可以理解的,畢竟2號長老死了後,而恆又背叛了,那麼他們那邊的天一頓時就成了無頭的蒼蠅,想在短期內再選出一個長老,並非易事,畢竟天一的長老,都是有目的性培養出來的,而且現在就連2號長老自己都想放棄那個天一了,完全可以說是將死之雞,可他把這個1號長老的天一比作馬上要化羽成仙的鳳凰,就讓我有點不明白了,難道是1號長老要把現在的天一帶着更上一層樓?還是說其他的什麼說法?我總覺得這個天一有什麼天大的祕密,是我們所不知道的,而能知道這個祕密的突破口不是別人,就是恆。

(本章完) “我們先聽聽你的計劃。”我正在思考的時候,旁邊的睿到先開了口,我看了他一眼,心想怎麼不直接說出要救2號長老和許迪的事,但是睿並沒有看過,而是讓恆說,我想可能睿又有他的什麼想法,就先等恆說說看,反正我們也不吃虧。

恆說道:“其實我的計劃非常簡單,我會安排外面2號天一的人,去襲擊1號天一在外面執行任務的小組,讓他們的組長死亡,這樣就會安排你們測試部門的出去執行任務,這樣一路上沒有任何天一的人敢阻攔你們,而且一般測試部門執行任務,有的時候因爲情況特殊,會有幾天時間沒回來,長的甚至一週時間,這也足夠你們逃跑的時間,你們就趁這個時間帶着灰出去後就再也不要回來,等這邊天一發現時,也已經爲時已經。”

這個注意到還不錯,省去了我們好多麻煩,可恆的計劃裏還是沒提到帶許迪和2號長老出去啊,看來恆是真的不想讓他們出去了,我正準備說話,可睿又一次搶在我前面說道:“你這樣做,難道不怕1號長老這邊的天一怪罪下來?你這樣幫我們,他們最後肯定會調查出來是你幫的我們。“

恆說道:“他們不會傷害我的,因爲••••••“恆話說到這裏停了下來,似乎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就不繼續說了,轉而頓了頓說道:”我的計劃已經說完,你們是直接按照我的計劃來進行?還是說你們另外有計劃,如果有的話,你們可以說說,我看看可不可行,請記住,你們這時只能相信我,不要再防備着我,要不然到時吃虧的是你們自己。“

睿點點頭道:“這個我當然明白,可接下來的話,不是我要對你說,而是他。“睿隨即指了指我,恆看了我一眼,要我有什麼就說吧。

我此時明白過來,睿是要我準備說許迪的計劃了。

我把2號長老讓我說的那話說了出來,恆聽完後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說道:“2號長老怎麼會跟你說這?他還有什麼話要你帶給我嗎?”

“他要放棄統一天一的計劃了。”睿接過我的話繼續說着。

“什麼?他真的和你說的是這話?”恆有點不相信睿,轉而又問向了我,我點點頭。聽到這裏,我纔想明白原來他還不知道2號長老要放棄天一了。

恆此時的情緒有點不穩定了,我明顯的看到他的連在抽搐,這時睿在旁邊又說道:“你不是已經先他一步放棄重建天一的計劃了嗎?從而背叛了2號天一,你現在這麼的懊惱?”

是的啊,這個也是我奇怪的地方,結果睿的這話剛說完,恆就如泄了氣的氣球一般整個人瞬間跌坐在了牀上,他說道:“2號長老現在的態度是怎樣的?”爲什麼恆會對2號長老要放棄天一,這麼大的反應?

“還能怎樣,既然他現在都放棄了重建天一的計劃,那他還不是想逃出去

,他自己覺得死不死無所謂,主要是想出去跟他自己那幫天一的人說下現在的情況,儘量能多勸阻一些人如你和他一般放棄統一天一的計劃,這樣也能少犧牲一些人的性命,要不然你也知道,如你們天一那般的洗腦教育,估計很多人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落淚那種,到時肯定會有更人的人犧牲,所以爲了保護那些人的性命,他必須出去。”我注意到睿說這話時,似乎是在故意刺激恆,特別是那句‘你和他一般放棄統一天一’這話,似乎是估計說給恆聽的,我不明白許迪爲何要這般,而且更明顯的是當許迪說到這話時,恆的臉皮又抽動了下。

睿看到恆這樣,他笑笑說道:“我們也不會麻煩你什麼,你的那個計劃我就覺得很好,只不過我們想用你那計劃把2號長老和許迪一起帶出去,這個不知道你肯幫忙嗎?”

“他們中了毒,你們是知道的吧,根本不可能從這裏出去。”恆現在說話顯得非常之失落。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所以希望你幫我們去弄到解藥,我是說真實的解藥,不是臨時解釋,有了解藥自然就可以出去。”大爺的,我感覺此時的睿說話的口氣和許迪簡直是一模一樣,他們兩人當兄弟我覺得最適合不過了。

下次必須問下睿,我們是不是還有一個失散的哥哥!

這下恆沉默了,應該說他是在思考着什麼,睿再沒多說一句話,隨即他說道:“你們不是2號天一的人吧?我如果沒說錯的話,你們中有個人就是陳西。“我沒想到恆突然會說這話,並且他說完這話後,目光就落在我的身上,頓時讓我慌亂無比,我立刻正了正身子和他對視了起來。

“哈哈,你挺聰明的,不愧爲要接班2號長老位置的人,剛纔我說那話時,已經儘可能的小心了,沒想到你還是注意到了。”聽睿這話,他似乎已經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啊,我看向睿問道:“他究竟是怎麼發現的?難道是我的假皮膚出現問題了?”

睿搖搖頭說道:“並不是皮膚的問題,只是剛纔我說到要帶2號長老和許迪一起出去,如果按照我們是2號天一成員來看的話,我們是壓根不會去帶許迪出去的,這種事並不是那所謂的舉手之勞,而是多帶一個人,可能危險就更大一分,而且對比帶2號長老出去,可能帶許迪出去會更加的危險,因爲1號長老現在最重視的人就是許迪,恆~我說得沒錯吧。”

恆此時又恢復之前沉穩的神態,他站起了身說道:“確實如此,如果我連這個都發現不了,2號長老怎麼可能選我接他的班呢?那可是所有2號天一成員的性命都交於了我的手中,可我現在也知道,既然你們敢全部和我承認,也肯定想到了我所顧慮的事吧?“

這兩人說話怎麼都不說全啊,還是說聰明人說話,都喜歡對方來猜?我真的是一點都聽不明白,我立

刻又看向了許迪,想看看他怎麼說。

睿笑笑說道:“我既然敢和你承認,我也就不怕你,因爲現在是你有求於我,你肯定也想把2號長老給救出來吧,可你自己又救不出來,只能靠我們,而我們救出2號長老的前提是要把許迪一起給救出來,所以你現在必須幫我們。”

恆聽完後也笑笑說道:“如果我不幫你們呢?甚至是不幫你們不說,還去舉報你們呢?到時你們就犧牲了,而2號長老雖然出不去,但依然可以在這裏生活着,1號長老可不準備殺他,甚至會好好的養着他,至於外面的2號天一那邊,我只需要有機會過去說說,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一樣可以說服很多人。”

這下我終於聽明白了,原來他們兩人在互相的威脅對方。

而此時恆的威脅似乎讓我更害怕,是的啊,如果救2號長老,他冒的險會更大,但如果不救2號長老,還去舉報我們的話,他可以把風險降到最少。

我看了眼睿,他此時臉上並沒有慌張的神情,睿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如果真的如此做了,你就不會讓我們帶着灰離開了,我相信1號長老找到你,不可能只是看中你的能力,1號天一這邊能力強的人有許多,一定是有其他未知的原因,而且你我量你也沒臉回去說這些事,我看得出來你的內心還是向着2號天一他們的,至於你爲什麼背叛2號天一,說實話我現在很好奇其中的原因,肯定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但我也沒好奇道一定要知道的地步,我現在只想告訴你,你如果現在不幫我們,而去舉報我們的話,我保證你們2號天一的成員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過,因爲我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了,我是暗影的人。“

我沒想到睿會直接說出自己的身份,而此時當恆聽到這話時,整個人都震驚了,暗影這個詞似乎讓他們天一很受用,光聽着都能讓他這麼大的反應,這時睿接着說道:“我有什麼事,你們2號天一的人,肯定也會倒黴。“

恆說道:“你們暗影爲什麼會插進這事裏?“

睿說道:“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總之我要救出許迪,而作爲你幫我們的條件,我會把許迪和2號長老一起救出去,現在選擇權在你這邊,而不在我。“

恆這下又陷入了沉思,而睿則沒給他思考的機會,他說道:“我的時間有限,很可能你在不幫我的情況下,我會強行自己帶他們走,那到時他們離開了這裏,恐怕就永遠沒機會得到真正的解藥了,那等於說是你親手害死了2號長老,換我是你早就不考慮了,這次幫完2號長老後,就跟他兩不相欠,以後可以一心一意的效力於1號天一,但如果這次你不幫我們,從而害死了2號長老,那你一輩子都要在這個天一內疚下去,一輩子心裏都不會好受。”

我日~~睿真的跟許迪一樣,會抓住人心理上的弱點。

(本章完) 這下又變成了恆不說話了,他眉頭已經寧成了一股麻花,這時我看向睿,發現睿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他們這時兩人是在打心理戰嗎?可恆與睿不同的是,他似乎是有什麼事不好說出口,睿似乎也發現了這點,這時睿問道:“難道是偷解藥的事很危險?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你現在把原因說出來,如果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麼我們也不會去逼你。”

恆聽到睿已經提前口氣軟了些,他轉而嘆口氣說道:“其實不是偷解藥的事難,而是解藥只有一副。”

怎麼會只有一副呢?我說道:“不可能吧,我覺得只要能製出這解藥,那肯定是有配方的,只要有這個配方,那一定就可以製造多副解藥啊,你都這個時候了,不會還想騙我們吧,實在不行,可以去偷解藥的配方啊。”

恆說道:“解藥的配方沒人知道,只有1號長老自己知道,而那個配方就在他的腦子裏,我曾偷偷的拿臨時解釋去分解過,分解的結果卻顯示着是普通的草藥,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原料,實在是摸不清他解釋力的原料究竟是何,而他就只配有一副解藥,而且光要拿這副解藥都絕非易事。”

我也不知道恆撒謊沒,我這時看向了睿,看他是怎麼去分辨此事,睿則沒說話,而是也沉思了起來,我只有自己想着,如果解藥很只有一副,我肯定是要把解釋給許迪服用的,但如果這樣的話,2號長老就沒得解藥服用了,其實往自私的說,2號長老也是將死之人,服不服解藥都已經無所謂,可現在的問題就是,如果我們不讓2號長老服用解藥的話,那麼恆一定不會幫我們去偷解藥,而他如果不幫我們的話,我們就壓根靠自己就拿不到解藥,這完全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啊。

而站在恆的那邊,他如果不幫我們拿解藥,就會發生剛纔睿威脅他的事,可如果幫我們拿瞭解藥,他肯定是想給2號長老服用的,但他也知道我們肯定會給許迪服用,所以他做與不做都沒區別的話,換做我是他,也不可能去做。

這時睿開口說道:“你把那解藥拿出來給我,然後我帶着解藥和他們兩人加灰一起逃出來,最後解藥由誰來服用,由他們自己決定,你看怎樣?”

恆這時也擡起頭說道:“對不起,我不可能相信你,到時都是你們的人,就只有2號長老是自己一個人,那解藥到時你們強行不給他怎麼辦?而且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所以我看解藥的事還是••••••”

“等等,我讓陳西再去一次關着許迪他們的地方,然後讓許迪和2號長老他們自己選擇,最終選擇的答案,可能你會不信,但是我會讓你相信的,辦法也很簡單,你只需要給陳西準備個錄音筆之類的東西,全程都會開着錄音,錄音筆是你準備的,到時你也不怕我在上面做手腳不是?不過醜話先說好,不管他們選擇的結果如何,你都必須把解藥

給我們,陳西我也先跟你說好了,不管結果如何都必須接受,這個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這話似乎說動了恆,讓的神情舒緩了許多,恆想了想說道:“但你沒還有一種可能沒想到,那就是他們互相爭吵了起來,如果是這種結果,你看怎麼辦呢?”

睿笑笑說道:“不會有這種情況的,他們兩人在裏面就如忘年交一般,這個是你所無法理解的,到時你聽了錄音就明白了,再說,如果到時真出現這情況,你就暫時不把解藥給我們吧,在重新想辦法,但我們做這一切的同時,你要去把解藥拿來,你還沒說拿那一副解藥有困難嗎?”

恆這時也笑道:“我能提出這些要求,我就肯定拿得到解藥,至於我用什麼方法去拿解藥,這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你們做你們的,我做我的,你們可別拖我的後腿。”

隨即我們就在恆的房子等他,他出去沒多長時間,就拿了一隻錄音筆來,睿問他拿解藥需要多長時間,他卻反過來問我們拿錄音筆需要多長時間?

睿說道:“馬上。”

他笑笑說道:“那我是馬上之後。”

隨即我和睿回到了辦公室,把剛纔和恆的談判講給了青青聽,青青聽完後瞪了睿一眼,隨即指着我說道:“你怎麼能答應這事呢?萬一是2號長老要解藥呢?我是絕對不可能讓許迪死的。”

我這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說實話按照我之前的想法,也是怎麼都不可能答應的,可當時看着睿說那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稀裏糊塗的答應了,我當時想着睿是不是有什麼別的計謀,所以纔會那麼說,當時或許是緩兵之計,我問出了自己的疑惑,睿搖搖頭認真的對我說道:“當時確實是沒有辦法了,我們必須要靠恆拿到解藥。”

我想了想說道:“那是不是等下你在錄音上可以做手腳,讓恆知道是2號長老放棄瞭解藥?”

讓我沒想到的是恆又一次搖搖頭說道:“不是,陳西我這次是認真對你說的,我現在能幫到你的,只有這麼多了,既然剛纔已經答應了恆,那如果許迪願意放棄的情況下,我請你還是遵守諾言,雖然你不是暗影的人,但我們暗影只要答應的事就絕對會做到,我相信恆也是知道我們暗影的風格,要不然你以爲他剛纔會那般輕易就答應?”

“什麼?剛纔你竟然說的是實話?那萬一許迪真的放棄了怎麼辦?我也絕對不允許許迪出事,你可是答應我把活着的許迪救出來啊,我可不要一具屍體。”我大驚失色,感覺就好像被睿陰了一般,但是又屬於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那種。

睿此時也不知道是要安慰我,還是怎麼回事,他想了想說道:“其實你可以站在許迪的角度想想,如果你是他,你會選擇放棄解藥嗎?他還那麼的年輕,然後你再站在2號長老的角度想想,他已經是快死之人了,他活了那麼

久,現在又重建天一無望的情況下,你覺得他求生的慾望會比許迪強嗎?再者,他想問題的方式肯定比你透徹許多,如果他真的選擇瞭解藥,那麼許迪因此活不來的話,那最後最痛恨他的人是誰?肯定是你陳西,你陳西也許會把所有的憤怒給轉到他的頭上,他現在以爲你陳西的被後相當強大啊,那麼最後遭殃的是誰?已經死去的他,肯定是不怕的,最後遭殃的人,就是他最在乎的2號天一的人,所以他肯定會考慮到這些問題,綜合起來,他也不會去要這個解藥。”

睿這話真的讓我動了心,他分析的實在是透徹了,按他的說法,老頭還真的不會去跟許迪爭解藥啊,這時也沒時間多想這些了,睿讓我趕緊拿着錄音筆再去一趟許迪他們那裏,現在瞎擔心,還不如等下直接見分曉。

我想想也是,趕緊拿着錄音筆放進口袋裏,並且打開了錄音模式,再次去到那地下室,那兩人看到我又來了,也沒多問,只是問我又要進去嗎?說話的語氣還是很禮貌,我點點頭,他們就給我開了門。

門裏看到老頭和許迪此時竟然一起下着象棋,我進門後,他們看都不帶看我的,兩人聚精會神的盯着棋盤,我這時只能一個人摸摸走到棋盤邊,剛只看了棋盤一眼,2號長老就跟許迪說道:“這一步讓我重新走吧。”說着就伸手去拿旗子,許迪把旁邊的桌子拍得響亮,說道:“今天你要是敢動,我就把你的手砍下來,說好了不準悔棋的。”

“喲~~陳西來了,快坐快坐。”2號長老此時不知道什麼時候注意到了我,他把桌子上的棋子用手一掃開,讓我坐,這尼瑪完全是故意想毀棋局啊,哪有人讓我坐下的人,卻把桌子上掃開給我坐?

許迪這時臉黑成了一片,而2號長老卻當沒看到一般,笑哈哈的把我招呼到他牀邊坐下,還拉着我的手問我怎麼穿這麼少?外面冷不冷?

我瞬間滿頭的黑線。

許迪這時已經站起了身,我明顯看到他雙手握緊了雙拳,2號長老此時明知故問的說道:“許迪你傻站着幹什麼?你的朋友來了,還不趕緊倒杯茶招呼一下?難道還要我這個老人動身不成?”

這個2號長老此時還在添油加醋,我怕他們真的打起來,我趕緊站起了身,我對許迪說道:“你先別衝動,我現在來是有要事說,你們的事稍微等下再解決可以嗎?”隨即我轉身對2號長老說道:“您老也別再說話了,我真的有要事。”

他們看着我的神情很認真,轉而也沒繼續鬧下去了,我說道:“現在可以有辦法帶你們逃出去,但是你們出去後必須有真的解藥,之前也已經說清楚,關於這個解藥,我說的是真正的解藥,目前只有一份,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恆說的,他不可能騙你2號長老,現在的問題是,你們兩人我們是可以救出去的,但是救出去後解藥給你們誰吃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