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黎姿?”張遠揚好笑的看着黎姿張大着嘴巴,兩眼瞪得圓圓的樣子。

黎姿擡頭,看到來人,一怔,:“你,你怎麼在這啊?”

張遠揚坐在了對面,將黎姿面前的資料拿過來看了看,笑了:“你對緱明姿感興趣?”

黎姿臉一紅,感覺到了自己的祕密被人偷窺了,連忙說道:“嗯,我就是想了解了解,沒其他意思。”

說着,從張遠揚手裏奪回了資料,然後迅速的收了起來,放進了包裏。

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着,小手端着咖啡杯,放在嘴邊,遲遲不肯放下。

張遠揚勾起了脣角,笑道:“你要是想了解緱明姿還不如問我,我知道的比這些資料還多。”

“你願意告訴我?”黎姿將咖啡杯放了下來,瞪大眼睛,眼神裏綻放着奇光異彩,讓張遠揚有一瞬間的愣神。

“你爲什麼要知道她的事情,是因爲狄澈?”張遠揚沒有正面回答她的話。

“哈哈,哪能啊,這不關狄澈的事情啦,我就是想知道嘛!哈哈!”黎姿笑了起來。

張遠揚也不點破,只是道:“緱明姿馬上就要回來了,狄澈在着手給她辦paty。”

“patiy?歡迎會嗎?”

“是。”

“哦,我知道了。”

黎姿低下頭,過了一會兒,問道,“你怎麼在這啊?”

張遠揚一愣,突然想起了什麼,正要離開,安菱的聲音傳了古來:“遠揚,你去了一趟衛生間怎麼到這裏來了?”然後一轉頭,看到黎姿眼睛一眯,“黎姿,你也在啊。”

說着,自然的坐在了張遠揚少身邊。

此時的黎姿低着頭,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似得,不敢去看安菱。

“哈哈哈,我還有事情,我先走了啊,你們繼續。”

黎姿傻傻的笑着,拿着自己的包包飛快的跑了出去。

安菱看了一眼張遠揚,又看了一眼已經跑遠的黎姿皺了皺眉頭:“遠揚,送我回家吧。”

“好。”

張遠揚帶着淡淡的笑容,那明顯疏遠的情緒讓安菱心慌起來。

“遠揚,爸爸跟叔叔已經商量了,說要提前我們的定親,你怎麼看?”安菱期望的眼神看着張遠揚,笑着說道。

張遠揚打開車門的手一怔,然後打開門,側了身子:“進去吧

。”

然後,繞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主駕駛上,打開了引擎,絲毫沒有想要接着安菱的話。

安菱聰明的選擇了閉嘴。

車停了,安菱解開安全帶,說道:“遠揚,我的意思跟叔叔的意思一樣,想要儘快定親。”

說着,便開車走了下去。

張遠揚眉頭緊皺着,一拳打在車門上,一溜煙的開車離開了。

“於媽,是這樣嗎?”廚房裏,黎姿將切好的菜放進了鍋裏,一邊炒着,一邊問道。

油濺在了手臂上,也只是輕呼一聲,繼續的炒着。

在黎姿的軟磨硬泡之下,於媽只好再次答應教黎姿炒菜,看着黎姿認真的樣子,於媽知道這都是因爲狄總。

“小姐,先去將傷口處理一下吧,不着急。”

於媽看着黎姿光滑的臂膀上已經被油濺了幾個泡泡,不禁皺了皺眉頭。

黎姿看了看自己的手,點了點頭:“好,我先去處理一下,於媽你等我。”

說着,飛快的朝二樓跑去。

於媽嘆了一口氣,將東西收拾一番。

二樓的黎姿忍着痛用藥膏擦了一番,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原來這做飯這麼難,哎。。”看着地上散亂的CD,黎姿皺了皺眉頭,再次來到了廚房。

“啊!”輕呼一聲,黎姿看着被菜刀切了一小口的刀痕,皺了皺眉頭,在於媽轉過來之前立馬放進了嘴裏,吸允了一番,口腔裏滿是鮮血的味道,看到手指已經不流血了這纔拿了出來。

她怕於媽因爲她傷到了自己而不讓她學了。

“於媽,狄澈最喜歡吃的就是這個嗎?你教我吧。”

黎姿睜大着閃亮的眼睛,指着一本書上的圖片,期望的說道。

“這個菜很簡單,你先將蔥蒜切好,然後.”

聽着於媽的講說,黎姿仔細的聽着,生怕錯過了一點,直到晚上十二點,黎姿才拖着沉重的身體回到了房間。

甩了甩疼痛的胳膊,一個不小心碰到了傷口,輕呼一聲,看着那幾個泡泡皺了皺眉頭。

“於媽,於媽,你嚐嚐怎麼樣?”一大早,房子裏就傳來了黎姿的聲音。

看着她手上的菜,於媽搖了搖頭:“這菜一看上去去就讓人沒有食慾,重做。”

“哦。”

黎姿應了一聲,走進了廚房,二十分鐘後,黎姿再次跑了出來。

“於媽,你看這個,可以嗎?”

於媽皺了皺眉頭,拿起旁邊的筷子嚐了一口,點了點頭:“不錯了

。”

從氪金開始砍翻世界 “真的嗎?那狄澈會喜歡嗎?”

於媽不知道怎麼回答,黎姿一拍腦袋,笑了起來:“我怎麼忘了,於媽可不是狄澈肚子裏的蛔蟲,哈哈哈。

我再去做別的!馬上就星期六了,我可要多學幾個菜。”

興致勃勃的黎姿在廚房裏忙了一天,終於躺在了牀上,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拿起了手機,看着上面什麼都沒有的東西,不禁她嘆了一口氣:“狄澈,爲什麼你都不聯繫我了?”

眼睛一轉,調出了狄澈的電環,飛快的編寫了一條信息。

狄澈,我想你了,你在幹什麼?

正在工作中的狄澈感覺到了手機的震動,挑了挑眉毛,看了看信息,放了下來。

鋼筆停頓了一下,再次拿了起來,回了一條過去。

工作。

黎姿抱着狄澈回的短消息,傻傻的笑了起來,走到院子裏,開心不已。

對面的張遠揚正站在窗前喝着紅酒,看到黎姿那傻傻的樣子,挑了挑眉頭,走了下來。

“你在笑什麼?”

黎姿擡頭,看到張遠揚,再次笑了起來:“我學會做飯了。”

“哦?”張遠揚挑了挑眉毛,“恭喜你。”

“謝謝,這樣星期六,狄澈就能吃到我親手做的飯菜了。”

想到這,黎姿又笑了起來。

張遠揚端着酒杯的手一怔,然後笑,眼角的餘光瞟到了黎姿手臂上的疤痕,挑了挑眉頭:“你受傷了?”

“沒事,只是被燙到了。

呵呵。”

黎姿不以爲意的說道,咬着下嘴脣,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傻傻的笑着。

張遠揚還準備說什麼,黎姿朝他擺了擺手:“我走了,明天還要繼續學,晚安,祝你一夜無夢。”

看着歡快離去的背影,張遠揚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苦笑,擡頭,看着夜空中的月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英國。

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窗前,紫色的長裙裹住了那凸凹有致的身材,長長的波浪卷直披下來,性感有餘。

瓜子臉上有一雙丹鳳眼,小巧的鼻子下是性感紅潤的嘴脣,一看,就能勾人心魂。

她拿着手裏的機票,微微一笑:“澈,我馬上就要回來了,這一次,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而你,也只能是我的。”

緱明姿想到大學的時候,他們是學校裏的一段佳話,想到那狄峻帥氣的男子,緱明姿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在她的強烈要求下,狄澈答應她幫她辦了一個歡迎會,她要讓覬覦狄澈的女人知道,只有她才配得上他,他們纔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

“於媽,於媽,你看看,是這樣嗎?”

“於媽,於媽,這個你嚐嚐,是這個味道嗎?”

“於媽,你瞧瞧這個,有沒有錯?”

黎姿看着桌子上的菜,滿意的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麼,“啊!”的一聲驚呼出來。

“於媽,怎麼辦怎麼辦?飯還沒煮呢,我給忘了,怎麼辦啊!”

“小姐,我已經煮了,你放心好了。”

於媽笑着說道。

黎姿這才鬆了一口氣,“於媽你不早點告訴我,嚇死我了。”

說着,順了順自己的胸脯,擡頭,看了看鐘表,連忙跑到門外。

今天的黎姿穿着一身雪白的連衣裙,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可愛了不少,那一雙眼眸高興的轉着,一擡頭,看到了對面的張遠揚,朝他笑了笑,一心一意的等着狄澈來。

“他會來的,昨天我還打電話確認了,應該不會有意外的。”

黎姿傻笑着嘀咕着,心裏甜蜜不已。

準備離開公司的狄澈,看到小萬走了過來,揚了揚眉頭,說道:“怎麼了?”

“狄總,緱小姐喜歡的玫瑰花不夠了,還差一百朵。”

щшш ▲Tтkǎ n ▲c○

小萬皺了皺眉頭,說道。

他很想說,緱小姐要的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實在是太多了點。

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走,去農場。”

“是,狄總。”

小萬立馬跟了上去,狄總這是要去種植玫瑰花的養殖場了,這緱小姐在狄總心裏的地位可真不小。

“怎麼還不來了。”

黎姿小聲的嘀咕着,看着手機,撥了幾次的電話都被她掛斷了,她怕自己打擾到了他。

菜已經熱了又熱,而此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咬了咬嘴脣,還是撥通了電話。

“黎小姐。”

電話裏傳來了小萬恭敬的聲音。

黎姿一愣,問道:“狄澈了?他不在嗎?”

小萬看了一眼正在挑選着玫瑰花的狄澈,說道:“黎小姐,狄總正在挑選玫瑰花。”

“玫瑰花?”黎姿愣住了,“爲什麼要選玫瑰花?”

“是這樣的,緱小姐的歡迎會上要九萬多的玫瑰花,但是所有的花店蒐集起來還差一百朵,所以狄總來了養殖場,親自在挑選

。”

聽着小萬的話,黎姿的心痛極了,猶如被刀刺一般,一隻手緊緊的揪住胸前的衣裳,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我知道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上去,臉色刷白刷白的一點血色都沒有,怔怔的趴在牀上,腦海裏全都是小萬的話語。

原來,他也會爲了一個女人親自做這些事情。

原來,他也會爲了一個女人將工作放在一邊。

原來,他也會重視一件事情。

方外志異 可惜,那個人不是她,如果是她,那該有多幸福。

黎姿睜開眼睛,淚水掉了下來,隨即又傻傻的笑了起來:“黎姿,你幹什麼呢?不是說好了只是替身的嗎?哭什麼呢?能呆在他身邊已經是萬分榮幸了不是嗎?你還在奢望什麼呢?呵呵.”

黎姿蜷縮在牀邊,抱着自己的雙腿,看着外面的天空,感受着白天到黑夜的這個過程。

“小姐,狄總回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下面傳來了於媽的聲音,黎姿一愣,立馬擦乾眼淚,跑了下去,看到狄澈的身影,笑道,“狄澈,你來了啊!你吃飯了嗎?還是先洗澡了?”

狄澈皺了皺眉頭,看着黎姿那開心的笑容,應了一聲,走到餐桌邊。

“這都狄了,我讓於媽再做。”

說着,飛快的將這些菜端了進去,“於媽,於媽,你趕緊做點吧!”

“知道了,小姐。”

於媽走進廚房,看到黎姿將自己親手做的倒了,皺了皺眉頭。

“小姐,其實熱一熱還是可以吃的。”

於媽不忍心的說道。

“不用了,要是狄澈吃壞肚子就不好了。

呵呵。”

黎姿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於媽,你快點,我怕狄澈餓着了。”

說着,轉身朝外面走去。

那眼裏的憂傷一閃而過。

狄澈看到黎姿的身影,皺了皺眉頭說道:“二十五號有一個歡迎會,你也一起去。”

歡迎會,是緱明姿的?

“我也可以去嗎?”原本以爲,狄澈不會將自己帶出去的,這樣一來,是不是說明.

“嗯,明姿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用瞞着。” 狄澈的話讓黎姿的心打到了谷底。

但是臉上的笑容不減,“哈哈,我知道,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吧,哈哈。”

“我會再給你一筆錢,準備一套衣服。”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