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小娃娃從我身後爬下,握住了我的手:“那姐姐幫我把這個打開好嗎?” 超級手機 我順着這小娃娃的手擡頭一看,竟猛地發現,她說的東西,竟然是從墓室的牆壁裏延伸出來的一根鐵鏈,

“這是什麼,”我小聲的開口問道,可這小娃娃的笑聲卻再次迴盪在我的腦海之中:“嘻嘻嘻嘻嘻,姐姐打開就知道了,”

我一聽她這話,心裏猛地一顫,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正想要暗自掐訣甩開這個小娃娃,小娃娃卻忽然帶着哭腔問我:“姐姐,你願意是不幫我嗎,”

要是可以,我真想在我眼前的是一隻大糉子,狠狠的和我打一架,可這麼小的孩子,被人養成看陰陽雙童,即便是害我,我也有些於心不忍,

不由得,我深吸一口氣,問她:“你想打開這個幹嘛,”

小娃娃擡起自己的小腦袋,凝望了我好久,正想說些什麼,它頭上的頭套卻猛地被人給掀了,

掀開的瞬間,帶起了一股劍氣,我猛地擡頭,發現竟然是洛十五和容尋,擺脫了另外三隻陰陽雙童,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小心,”

洛十五的聲音瞬間響起,我猛地發現,之前纏着我的那小娃娃被挑開頭套之後,露出的臉,竟然是一張七老八十的臉,而此時的他,以一種陰狠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看,張開了嘴,直接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被嚇了一條,緊握着桃木劍,手中快速掐訣,腳踏罡步,念出了之前洛十五教我的那個咒語:“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若聞關名,迅速來臨,驅除幽厲,震懾惡屍,安龍鎮宅,功在天庭,急急如律令,”

咒起的剎那,桃木劍猛地翻出一道金光,就在它快要打在這個小娃娃身上的剎那,它竟猛地一個轉身,衝到了那根鐵鏈前,狠狠的撞擊在了上面,

小娃娃在撞到這根鐵鏈的剎那竟直接碎成了一片肉末,而那根鐵鏈,竟在瞬間,直接碎了,

鐵鏈破碎的剎那,一陣陣? 重生惡夫狠妻:窈窕毒女 輪轉動的聲音從我耳旁響起,隨後,響起“砰”的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重重摔在了地上似得,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被一隻強有力的手,狠狠一撈,雲琛的聲音頓時響在了耳邊:“找到出口了,快走,”

他的聲音,帶着幾分急促,只是瞬間,便抱着我衝了出去,洛十五和容尋的反應極快,直接跟在了雲琛的身後,

就在我們衝出這間墓穴的剎那,我的耳旁響起了“吱呀”一聲,像是棺材被人打開的聲音,我好奇的回頭一看,發現一隻蒼白的手,正從那具棺材裏伸了出來……

就在棺材裏的屍體,即將爬出的剎那,這扇墓門,被雲琛關了起來,在墓門被關上之後,我們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這個墓穴……太可怕了,”

驚魂未定的洛十五,一邊說着這話,一邊不斷的喘着氣,似乎久久都沒回過神來,

而容尋,竟在這時,附和般的點了點頭,

雲琛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正想拉着我繼續朝着前面走,身後卻猛地傳出幾聲“砰砰砰”像是有什麼在敲擊墓門的聲音,把我嚇了一條,

“糟了,那屍體會不會跑出來,”

洛十五臉色一白,開口問道,雲琛沒回答她,而是拉着我,迅速就朝前面跑,洛十五和容尋見狀,隨即跟了上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聲像是墓門被打碎的聲音響起,不過聲音已經有些遙遠,要是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那具屍體從墓墓室裏逃出來了,

不過,我們距離那個墓室已經有些距離了,哪怕這具屍體跑出來,也難以傷及到我,

就在這時,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間巨大的殿宇,周圍金碧輝煌的,最中間有塊石牀,石牀上放了一個冰棺,裏面像是躺着一位女子,

可我看到這個冰棺的剎那,眼中卻蓄起了淚花,

即便是離的很遠,可我還是能從側顏中看出,冰棺裏躺着的人,是我媽,

洛十五和雲琛,容尋許是察覺到了我的異樣,紛紛回頭,看了我一眼:“怎麼了,”

我搖了搖頭,沒說話,卻迅速放開了雲琛的手,朝着前方奔出,就在我朝着前方奔去的剎那,雲琛口中脫出一句:“小心,”

我詫異的回頭,看了他一眼,卻在回頭的剎那,猛地發現,這個冰棺裏的女子,竟然直接坐了起來,

“媽,”

我對着冰棺裏出現的這名女子,吼了一聲,腳下的步伐再次朝着她靠攏,眼底的淚水是再也忍不住,直接溢了出來,

“媽,你沒死對不對,”

我的聲音,顫抖着響起,卻得不到任何回覆,想要靠近她的身邊,雲琛卻在瞬間,衝到了我的面前,充滿怒意的對我大吼一聲:“她不是你媽,”

我被雲琛這話猛地打斷,不可思議的擡起頭,看了他一眼,身後猛地一疼,像是雲琛在我身後的一個穴位狠狠的掐了一下,之後我再次回頭,想要看清前方,卻猛地發現……

石牀還在,冰棺也還在,可冰棺裏躺着的女子,卻是一位沒有五官的女子,像是一間雕刻品,安詳的躺在冰棺之內,

“這怎麼可能,我剛剛看她,明明是我媽的臉,還從棺材裏坐起來了,”

我對着雲琛瞪着眼睛,不可思議的吼道,可雲琛卻嘆了一口氣,對我搖了搖頭,說道:“建造古格王墓的人,擅長製造幻覺,之前那個白玉橋,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我聽着雲琛這話,只感覺自己的心都涼了,

冰棺裏躺着的不是我媽,那我媽她……

真的死了嗎,

容尋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難得開口,安慰了我一句:“雖然我只在照片裏見過沈遇凝,但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也以爲她就是,”

之後的話,容尋沒說,我擡起頭,呆呆的看了他一眼,隨後伸手擦乾了臉上的眼淚,對他們笑了笑,沒在說話,

雲琛在這時,攤開了手中的地圖,仔細的看了看之後,問我們:“我們是繼續往前,還是先回去,”

“你決定,”洛十五的聲音響起,雲琛聽後,指了地圖上的一角,道了句:“這地方在地圖上有特別顯着的標記,我總感覺,這地方挺不凡的,不然我們先去看看這裏,之後在回去,”

“可以,”

容尋答道,雲琛聽後,直接把地圖一收,帶着我們就朝着地圖上的這個位置走去,

可走着走着,我卻感覺眼前的路有些奇怪,至於是哪裏奇怪,我又有些說不上來,直到拐彎處的一處死角猛地出現了一對小小的腳印,

這腳印我可不陌生,不就和之前把我弄下來的那個女人一模一樣嗎,

想到這,我連忙喊住了雲琛他們,讓他們過來看,

雲琛聞聲,低下身子一看,隨後猛地拉着我超前走了幾步,這才發現,每個拐彎處,竟然都有一對這樣小小的腳印,

“這是什麼回事,”我詫異的開口問道,

雲琛緊皺着眉擡起頭看了我一眼,良久,這才說道:“這墓道很黑,拐彎處是死角,一般只有偷聽,偷看,纔會躲在暗處,”

說完這話,雲琛頓了頓,這才問了我一句:“我記得你之前和我說過,你是被這個女人拉下來的,她還安排你看了一齣戲,看樣子是對這個墓穴非常熟悉,對嗎,”

我猛地點頭,雲琛深吸一口氣,淡淡的吐出一句:“很有可能,在我們來到這個墓道之前,已經有人走過了這裏,那個女人一直躲在暗處,監視他們,” 雲琛話音落下的剎那,大家臉色都有些難看,容尋更是開口,問了雲琛一句:“你覺得,在我們之前進入這墓穴的人,會是誰,”

雲琛搖了搖頭,說他也不知道,要麼是帝純,要麼是李二丫,要麼,也有可能是別人,

畢竟,這墓穴又不是別人私有的,只要能找到墓穴大概的位置,都能進來,

就在這時,墓道里忽然響起一陣交談聲,雲琛連忙拉着我們隱匿到了暗處,緊貼着墓壁,幾秒後,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到了我們之前站着的位置上,嘴裏還小聲的嘀咕了句:“奇怪,我明明聽到這裏有聲音啊,”

“我都說是你幻聽了,”

下一秒,另一個身影,從墓道內走了出來,仔細一看,發現之前說話的人是帝純,而跟在他身邊的人,竟然是顧傾城,

雖然早就猜到了帝純不可能自己一個人來,可想不到的是,顧傾城明明跟着帝純進來了,卻能在暗處隱藏那麼久,直到現在纔出現,

見到顧傾城出現的剎那,臉色最難看的人,莫過洛十五了,

畢竟,洛十五和顧傾城裏橫着的,可不是一條人命那麼簡單,一張相似的臉,就足以讓洛十五嘔血的想要殺了顧傾城全家了,

可偏偏顧傾城的實力不但不比洛十五差,甚至還比她強上不少,她又沒那能力能殺掉顧傾城,也只能躲在暗處嘔着血了,

可要是,顧傾城還有帝純,都是在我們之後,才走到的這條墓道的話,那在我們之前,來到這裏的人會是誰,

想到這,我正想擡起頭看一眼雲琛,卻發現帝純和顧傾城只在原地觀望了幾秒之後,便繼續朝着前方走了過去,

我見狀,鬆了一口氣,正打算從暗處出去,卻被雲琛一把狠狠的拽住,雲琛對我“噓”了一聲,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下一秒,卻見到了顧傾城和帝純返回的身影,

“你看,我就說吧,真的沒人,”

顧傾城的聲音在這時,淡淡響起,此時的她,穿着一身民國時期的小洋裝,腳下踏着嫣紅無比的小高跟,渾身上下透露着煙花之地的氣息,要不是這裏是墓穴,我真能以爲,她是在夜上海賣唱的呢,

帝純聽完顧傾城這話,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跟着顧傾城離開了這裏,

等了好久,確定他倆這次是真的離開了這裏之後,我們四人才從暗處走了出來,洛十五舒了一口氣,誇張的說了句:“他丫的,這顧傾城和我長得一樣的臉,心腸卻這麼歹毒,”

一聽她這話,我沒忍住,笑了出來,回了她一句:“你不歹毒嗎,”

洛十五頓時對我翻了個白眼,冷哼了句:“我纔不會像他們這樣炸別人呢,”

我們幾個,一邊小聲的聊着天,一邊緊張的朝着前方走去,走了好一會,眼看着就要走出這個墓道,快要靠近目的地的時候,卻忽然出現了一條有些陳舊的鐵索橋,

這條鐵索橋很長,一眼望不到頭,中間還有一大片迷霧在擋着視線,我們所在的地方,有點像是懸崖峭壁,除了這條鐵索橋能到對岸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路可走,

洛十五試着從一旁弄了塊小石子,朝下輕輕一丟,連個觸地的聲音都聽不見,足以可見,這橋底與橋的距離得有多長,

並且,這條鐵索橋這麼長,中間卻沒有一塊木板可以讓我們行走,整個橋是懸空的,難道……

建這橋的人是打算讓我們走在鐵鎖上嗎,

想到這,我正想開口問雲琛接下來怎麼辦,他卻問我:“你敢走嗎,”

我被他這話問的一愣,還沒回答,雲琛卻握住了我的手,輕聲道了句:“我帶你走,”

話音落下的剎那,雲琛直接拉着我,踏上了這條鐵索橋,我走在他的前面,他走在我的後面扶着我,可我的腳,纔剛剛觸到鐵索橋之上,他卻不斷的發出晃動,嚇的我腳下一空,差點掉了下去……

“別怕,我在你後面,”

雲琛的聲音頓時響起,語氣雖然有些淡,可聽在我的耳中,卻暖的不行……

洛十五在後面“嘖嘖”了兩聲,還嘆了一口氣:“哎,我也好想脫單啊,”

說着這話的時候,還轉過頭,看了一眼容尋,就是傻子都能看出,她心裏在想什麼,而我之前就已經感覺到了,洛十五對容尋好像特別不一樣,此刻一見,卻發現……

洛十五該是喜歡容尋吧,

還記得在我第一次見到洛十五的時候,簡希可是說過,洛十五是因爲容尋,纔來救得我,

不過容尋像木頭似得,聽到洛十五這話,不但沒任何表示,反倒還一臉愣逼的回頭看了一眼洛十五,嘴裏幽幽吐出一句:“估計你是沒機會了,”

洛十五被容尋這話氣的差點炸毛,可又硬生生把這口氣給嚥了下去,冷哼了一聲,一臉傲嬌的嘀咕了句:“要不是看在小時候我掉進水裏,你救過我,我早就把你罵死了,”

我一聽洛十五這話,瞬間反應過來,合着這洛十五之所以喜歡容尋,是因爲容尋之前英雄救美過啊,

不由得,我回頭曖昧的看了他倆一眼,這才轉過頭,深吸一口氣,想要踩上這條鐵索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洛十五和容尋的話,緩和了這緊張的氣氛,我竟沒之前那麼緊張了,狠狠一咬牙,一腳踩了上去,這鐵索橋雖然和之前一樣,晃動的非常厲害,可有云琛在身後扶着,幾秒後,這鐵索橋竟穩穩的停在了原處,

我頓時一愣,又是一隻腳,踩在了上面,這次的鐵索橋雖然還是非常晃,但已經穩定了不少,隨後我試着朝前走了一兩步,雲琛也隨即跟在了我的身後,踩了上來,

本以爲,雲琛踩上來的時候,鐵索橋會晃動發才厲害,可想不到的是,

雲琛踩上來鐵索橋非但不晃,還比之前穩了不少,

我詫異的回頭,看了雲琛一眼,卻發現,雲琛臉色雖然緊繃,可嘴角勾起的那抹邪笑還是出賣了他,

真是個心思深沉的小婊砸,

又走了幾步,雖然鐵索橋還是非常晃,可比起之前,已經平穩了不少,我也稍稍鬆了一口氣,洛十五也在這時,一腳踩了上來,

怎麼說洛十五也是苗疆聖女,從小泡在藥池裏長大的女子,煉就十八般武藝,走在這鐵索橋上,自然是小菜一碟,

而容尋則在洛十五之後,踩在了這上面,

他們兩個上來的時候,和雲琛一樣,鐵索橋半點不晃動,就像是空氣落在上面似得,我頓時有些囧,不由得開口問了句:“難道是我太胖了嗎,”

洛十五一臉認真的對我點了點頭,說:“是啊,你看看你那臉,肥成啥樣了,”

我一聽洛十五這話,氣的整個臉都紫了,要不是現在在鐵索橋上,我真能打她了,

而云琛聽到洛十五這話,嘴角的笑容竟笑的更大了,看着我的目光,還帶着幾分嫌棄,我頓時更是被氣的不輕,

狠狠一咬牙,我把這口氣給嚥了回去,小心翼翼的繼續在這鐵索橋上走着,眼瞧着已經把這條鐵索橋走了一半,在往前走一步,就要走到鐵索橋中間的那片迷霧之內,我這才停了下來,有些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雲琛,問他:“你覺得,前面等着我們的,會是什麼,”

雲琛寵溺的摸了摸我的腦袋,回我一句:“怕什麼,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陪你闖,”

我聽後,心裏一暖,一腳直接踏了進去, 踏進那團迷霧的剎那,我心中猛地一顫,覺得這團迷霧有些奇怪,可至於是哪裏奇怪,我又有些說不上來,

只一腳踏進來,我的一顆心,就顫抖的不行,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心間冒起……

回頭,想看一眼雲琛,卻見雲琛對我笑的十分溫暖,我這才狠狠一咬牙,接着朝着前方走去,

直到我整個人都進入了這團迷霧之中,周圍忽然掛起一陣陣狂風,吹的我搖擺的不停,要不是雲琛在我身後拉着我,我估計真能一腳踩空,直接掉下去……

雲琛見我停下,小聲的問了我一句:“怎麼了,”

我搖頭,說沒事,隨後繼續朝着前方走去,一邊走着,雲琛的聲音一邊在身後響起,提醒落十五和容尋小心些,千萬別掉下去,

我一聽他這話,猛地低下了頭,卻發現站在這鐵索橋上朝下望去,比之前看的還要兇險,非但看不到低,還感覺下面就像一個吃人的大洞,只一眼,變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猛地,我打了一個顫,雲琛連忙又問我一句:“怎麼了,”

“下面……有點可怕,”我嚥了咽口水,小聲的回答了句,雲琛輕笑,沒說話,卻好似在告訴我,讓我別怕,他在我身後陪着我,

又朝着前面走了好幾步,這條鐵索橋卻晃的更加厲害了,周圍的狂風颳得極大,吹到我的臉上,就像是後媽的巴掌,疼的我低下了頭,想躲開,卻在低頭的剎那,猛地看見自己腳下多了一隻蒼白的手,手的主人是一個一臉蒼白,卻滿臉是血的女子,

我被嚇的直接叫出了聲,雲琛的動作極快,直接丟了一枚五帝錢,把這女子的魂魄瞬間打散,還安慰我說道:“別怕,是幻境,建造墓穴的人,特別擅長佈置幻境,”

我一聽是幻境,瞬間鬆了一口氣,咬着牙,繼續朝着前面走了起來,走着走着,我卻發現,無論周圍的風颳得有多大,這團纏繞在鐵索橋周圍的迷霧,就像是定格在這裏了似得,怎麼吹,都吹不散,

可按理說,霧和空氣沒什麼差別,風一吹,就能吹散的呀,

難道說,纏繞在這兒的,根本不是霧氣嗎,

我回頭,想看一眼雲琛,卻發現雲琛整個人都被裹在迷霧裏,顯得朦朦朧朧的,根本看不清面容,而他身後的容尋和洛十五,更是看不見人,

我小聲試探性的喊了聲,見容尋和洛十五的聲音響起,這纔沒在多想,狠狠一咬牙,繼續朝着前面走去,

也不知道這鐵索橋究竟又多長,我只感覺自己走了好久,好久,卻都還沒走到頭,可越朝着前方走,鐵索橋卻越嚴實了,甚至連斷裂的木板都出現了,讓我不用再借助雲琛行走,可以自己小心翼翼的,在木板上走了起來,

可就在我一腳,踏在木板上的剎那,雲琛的聲音,驟然響起:“別踩,”

他話音響起的剎那,我的腳已經踩了上去,只聽“咔嚓”一聲響起,踩下去的腳猛地踩空,木板直接碎成了一團碎末,我半個身子都掉了下去,止不住的再次大叫一聲,

雲琛迅速拉起了我,猛地一用力,把我拉了回去,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可臉色卻被嚇的煞白不已,站在鐵索橋上好久,都驚魂未定,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