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李胖子趕緊賠笑,同時擦了把額頭的細汗,苦笑着說道:“我以前是賣炒飯的,後來在美食街開店之後發現生意不錯,才搞起了家常菜。呵呵,說句不怕大家笑話的話,我炒的菜,我自己最清楚,就是佐料放得重,油放得多,味道真不咋地。”

話音落下,十來名青年愕然的盯着一臉真誠的胖老闆,半晌說不出話來。

“李胖子,你是不是瘋了!”服務員急得跳腳,說話也亂了分寸。好不容易有客人上門,這死胖子不僅不給人看菜單,聽這意思,還不想做這門生意?

不過,就在她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站起來的客人們又紛紛坐了下去,其中一人笑道:“有趣有趣,你這樣的老闆我還是第一次碰見,說實話,就你這滿滿的誠意,我怎麼也得照顧一下生意,這樣吧,既然你炒飯拿手,那我就只點炒飯好了。大家覺得呢?”

“我沒意見,甚至還挺期待的。”

“行,我也點炒飯吧。”

“老闆,都有什麼炒飯?”

望着一片笑盈盈的目光,李胖子心跳莫名加快了。自從主打家常菜以來,很多客人都沒有再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自己,往往是看着菜單隨便點上幾個小炒,吃完便走,沒有任何回饋與交流。

那種只爲吃飯而吃飯的態度早就令他麻木甚至習以爲常了。

這不是客人的問題,而是自己,身爲廚師,卻不能正確引導客人的味蕾,這本身就是大問題!

是的,在利潤的光芒下,他早已忘記了初衷,忘記了對美食的熱愛!

李胖子感覺眼角有些溼潤,那種被真誠對待的目光深深刺痛了內心。

“老闆,還愣着幹什麼啊。”服務員能感受到前者此刻複雜的心情,但仍然小聲提醒一句。

“哦哦。”李胖子回過神來,激動的說道:“我拿手的炒飯有番茄雞蛋炒飯、臘味炒飯、雜蔬炒飯、揚州炒飯、醬油炒飯、什錦炒飯。”

“有湯嗎?”有人笑着問道。

“有有,我一會兒免費給你們煮個紫菜蛋花湯吧。”李胖子畢竟是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在爲人處世這方面還是很有一套的。

“那就謝謝了!這樣吧,我好久沒吃臘肉了,就點個臘味炒飯吧。”

“唔..那我就點個雜蔬炒飯吧。”

“我要番茄雞蛋炒飯。”

“揚州炒飯。”



“好好好!”將所有人的點餐擠在紙上後,李胖子趕緊跑進廚房,點火起鍋,心頭甚至還有一些小小的緊張。

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已經忘了最擅長的領域!

“李哥,讓我來吧。”廚房裏有兩名學徒,見到他的動作後,立刻上前幫忙。

“不用,我自己來。”李胖子果斷拒絕,然後鄭重說道:“你們在一旁好好學着,以後咱們餐館,只賣炒飯。”

兩名學徒相互對視,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出於一種信任,並沒有開口詢問,只是認認真真在旁邊虛心學習。

二十分鐘後,當李胖子端着最後一份炒飯從廚房出來時,第一個吃到炒飯的青年剛好吃完,正不慌不忙的喝着熱騰騰的紫菜蛋花湯,一臉滿足的模樣。

“怎麼樣,味道還行嗎?”李胖子握了握拳頭,試圖掩飾掌心因爲緊張而浮現的冷汗。

那名青年果斷豎起大拇指,“好吃,味道真不錯,米飯全部都炒散了,有嚼勁,火候也掌握得相當完美。”

“都是這樣嗎?”李胖子懸着的心重重落了下來,笑着問向其他人。

“挺好吃的,就是分量太多,我估計要浪費糧食了。”

“我這份臘味炒飯味道也不錯,就是感覺裏面的肉粒不是很好,和我想象中有些差距。”

李胖子一驚,趕緊回道:“行,我知道了,估計是臘肉在冰箱裏放太久了,下午我就全部換新,等你下次來的時候,包你滿意。”

那名青年尷尬的撓了撓頭,“不用不用,可能是我個人的口味問題。”

“那也得換!”李胖子態度堅決。

“哎喲。”另一面青年突然痛呼一聲,用手捂着嘴巴,額頭冒出陣陣虛汗。

李胖子心裏咯噔一跳,還沒來得及詢問,青年便迅速擺了擺手,“別急別急,就是吃太快咬到舌頭了。”

“噗嗤,哈哈哈..”衆人鬨堂大笑。

李胖子也跟着笑了起來,然後順勢坐在旁邊的凳子上與一幫青年閒聊起來,“看你們挺面生的,應該是第一次到我們美食街吧?”

聞言,衆人的笑聲逐漸變弱,露出尷尬之色。

“的確是第一次來,因爲朋友推薦說這邊有一家味道超絕的餐館,所以過來試試,結果..”帶頭的青年指着還在增長的隊伍,苦笑道:“結果還要排這麼長的隊!”

“好味道值得排隊。”李胖子第一次沒有與美食江湖針鋒相對。

“話是這麼說不錯,但我們下午還有事,不敢等太久。”青年搖頭,然後好奇的問道:“胖老闆,這家小餐館真有那麼好吃麼?這些人也太瘋狂了吧。”

“這個..我也沒嘗過。”李胖子如實說道。

“啊?你離得這麼近都沒吃過?”衆人瞪大了眼睛。

“還沒機會。”李胖子乾笑兩聲沒有細說,“不過,既然有這麼多人願意排隊等候,肯定有其獨到之處的。”

“說得也是。”青年點點頭,“但這種規模,想吃到可不容易。”

“那是因爲你們第一次來沒有經驗。”李胖子給自己點上一支菸,然後指了指陳沖餐館裏那些忙碌的人影,笑道:“這家餐館和其他餐館不太一樣,你們瞧,那些傳菜的人本身就是客人,他們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老闆的好感,從而預定自己想要的食物,以我的觀察,這個方法挺管用,畢竟老闆也是年輕人,性格很率真。”

“還有這樣的事?”衆人你看我,我看你,滿臉的不可置信。

“那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方法?”有人急切的問道。

“還有個方法也挺簡單的,提前過來,因爲很多人都是上班族或者學生,只要避開高峯期,都是可以的,當然,是提前,不是滯後。據我所知,提前5分鐘是最完美的,太早的話,老闆估計不會營業。”

“怎麼感覺吃個美食跟打仗一樣?”有人說到。

“越是這樣,越能體現其價值,我覺得沒什麼問題。”帶頭的青年擺了擺手。

“對了,還有很重的一點需要提醒你們。”李胖子忽然嚴肅起來,“在這裏吃飯,千萬不要惹事,這老闆可是個狠人。”

“什麼樣的狠人?”帶頭青年好奇。

“這個..我說不合適,等你們有機會問問那些老顧客就知道了。”李胖子不願多說。對於陳沖,他始終忘不了那段恐怖的經歷,因此,只要關於對方個人的言論,他絕對閉口不談,生怕沾染是非。

“哥兒幾個,我們也來了。”

恰在此時,又有十幾人走了過來,說話者則是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壯漢。

“喲,你們不是排在我們前面的嗎?怎麼也過來了。”帶頭的青年笑道。

“餓得難受,剛不住了。”壯漢率先坐下,“你們吃的啥啊,味道如何,可以的話我也湊合一頓。”

“我們都吃的炒飯,味道不錯,你們可以試試。”

“是麼?那我也來個跟你一樣的炒飯吧。”

李胖子笑得合不攏嘴,剛把服務員叫來幫時,又有二十來人迎面走來了..

……

與此同時,在美食街的其他餐館也發生着相似的一幕,許多因爲各種原因不能繼續排隊的客人都選擇附近的餐館就餐,一時間,沉寂已久並且即將沒落的美食街又在悄然間煥發了生機。

此時此刻,所有的餐館老闆都有同樣的感概,似乎搶走所有餐館生意的那名青年正在以另一種更加殘暴的方式反哺整條美食街! 陳沖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經慢慢喚醒了美食街的活力。

他此刻正在廚房裏忙得焦頭爛額,甚至期間還因爲手忙腳亂的緣故被濺了幾滴滾油在手背上,疼得呲牙咧嘴,不斷用冰敷。

“楚瀾,燒椒牛肉賣出去多少份了?”

“我看看。”楚瀾將帶有編號的便利貼貼在冰屍對面的牆上後,迅速翻看小本,“買了28份。”

“啥?才這麼少?”陳沖心裏咯噔一跳,迅速看了眼牆上的掛鐘,都快接近兩點了!也就是說,再有半個小時左右,任務時間就要結束了。

更重要的是,兩點鐘的時候楚瀾她們就要回學校上課了,到時候人手的不足直接會影響傳菜速度,後果可想而知。

“因爲咱們定的時間與實際情況出現了偏差。”楚瀾也爲陳沖捏了把汗。她知道後者正在進行兩小時內賣出五十份燒椒牛肉的挑戰,至於原因,大概率是想看看自己的潛力或者其他什麼,具體不清楚。

“時間偏差?”陳沖聽糊塗了。

“是這樣的,時間充足的老顧客基本上都在十二點半以前到了,剛好趕不上限時打折的時間段。而後面排隊的客人大部分都是第一次過來的,在他們的觀念裏,打折菜品等於餐館不暢銷菜品,所以很少有人心動。”

楚瀾攤了攤手,對於這種事情她也能夠理解客人的心思。大老遠跑來品嚐美食,誰都想嚐到招牌菜。

但偏偏,餐館出品全是精品,不存在‘招牌’一詞的說法。唯一不足的,那也是凳子不夠多,面積不夠大,營業時間不夠長,廚師沒有長出八隻手,僅此而已。

“雖然甜甜和張萌都在極力勸說,但她倆的身份本就是餐館服務員,因此效果並不明顯。”

陳沖聽得眼皮狂跳。這的確是自己沒有想周到,本來定在十二點半到兩點半是爲了確保客人足夠多,自己準備得足夠充分,售賣的時候足夠輕鬆。但顯然,他忽略了食客暴增的重要因素。

如果強行讓想點‘燒椒牛肉’的客人優先插隊,難免會讓更多人心頭不忿,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陳老闆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完成的。”楚瀾豎起拳頭爲他打氣。

“楚瀾學姐,又增加五份糖醋排骨與酸菜魚,雙拼套飯十份,麻婆豆腐單點七份,燒椒牛肉兩份,對了,有位客人點了一份魚香肉絲套飯,但要求追加兩份祕製牛肉醬。”

一名端着餐盤進來的男學生快速說完之後,又非常自覺的幫着冰屍分裝剛起鍋的菜品,一副廚房是我家,愛她更愛家的模樣。

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名學生擠在洗碗槽那邊清洗餐盤,動作又快又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陳沖尋思着稍後人少了,便分他們一份經典砂鍋板栗雞以示鼓勵。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如何順利完成任務纔是當務之急。

“今天什麼菜品最暢銷?”

“還是和以前一樣,麻婆豆腐、魚香肉絲以及祕製牛肉醬佔大頭,其次是酸菜魚、糖醋排骨、燒椒牛肉。當然了,因爲後面三道菜的烹飪技藝較爲複雜,從數量分析,並不奇怪。”楚瀾迅速回道。

“這樣,你去黑板上面加一條信息。”陳沖對着楚瀾招了招手,待後者走進,才湊近對方耳畔低聲說了起來。

楚瀾聽得美眸閃動,不可思議的看了陳沖一眼,旋即輕輕一笑,快步走了出去。

……

“小姐姐,可以點餐了嗎?”排在隊伍中二十幾位的吳宇朝着氣質甜美的女服務員嘟嘴問道。

明明是個老爺們兒,非要裝得楚楚可憐的模樣,試圖一次引起美女的注意。

簡直..簡直了!

吳宇不是大學生,也不是王浩的粉絲,只是因爲家住在大學城附近,又因爲早上看了新聞,便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專門尋到這裏。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本來他是想看看新聞中的貓主人長什麼樣,是不是真像描述的那樣護犢子,結果來了之後徹底傻眼了。

貓主人還沒見到,便被人山人海的陣勢嚇懵了!

確定這是一家籍籍無名的小餐館?

好在吳宇來得算早的,否則的話,等輪到自己點餐,還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但儘管如此,他也已經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了。

他並沒有抱怨與不耐,只要看看身後不下三四百人的長龍就足以感到慶幸。而且這還是一大半人看不見希望後,選擇就近吃飯的結果。

但,也是相當恐怖了,反正活了二十幾年的他,從來沒見過這種誇張的規模。當然了,不是沒見過這麼多人,這麼長的隊伍,而是沒見過這麼多人擠在一家小餐館門口!

太不可思議了!

“先生,別急。馬上就輪到你。”林甜甜雙手捧着餐盤,露出甜美的微笑,陽光在她的側臉起了一圈朦朧光暈,彷彿皮膚都在發光。

大大的眼眸,如玉般的肌膚..

吳宇心頭洶涌澎湃,有種初戀的感覺。不光是他,隊伍中還有許多熱血青年同樣被這個初戀般的笑容融化了。

“小姐姐,我今天第一次來,你給我推薦推薦吧?”他不着痕跡的捋了捋額頭上的斜劉海,腦袋下意識向左輕甩一下,將四十五度的自拍側臉露給對方。

“可以呀。”林甜甜一手將餐盤抱在胸前,一手指着門口的黑板,“喏,你如果趕時間的話,點正宗魚香肉絲或者正宗麻婆豆腐挺不錯的,出菜快。而若是時間充沛的話,黑板上的菜都可以選擇,尤其這道‘燒椒牛肉’,今日不光是打折,而且數量還多哦,機會很難的。”

“小姐姐不安好心哦。”吳宇大有深意的笑了笑。明明這麼可愛的妹子,居然也會坑人這一套,當真是..人無完人啊。

“沒有,我說的都是實話。”林甜甜小臉一紅,做賊心虛的模樣。雖然陳老闆做的每道菜都是鎮店之寶,但他也的確說過,今日要多賣燒椒牛肉。

不會撒謊的她,明顯分不清撒謊與引導的區別。

“算了算了,我就是開個玩笑。”吳宇哪忍心讓對方難堪,趕緊岔開話題,“那要如何搭配纔好呢?”

“魚香肉絲與麻婆豆腐有套飯形式,其他的就沒有了,需要單點。如果你來得夠早的話,點上一份五色糯米飯會更加完美。”林甜甜鬆了口氣。

“五色糯米飯?每日限量20份,早被前面那些客人點完了。”吳宇真的無語了。

“抱歉,那道菜的食材很難找,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這道聲音並非來自林甜甜,而是身材高挑,氣質清冷的楚瀾。她從廚房中快步走出,與林甜甜交談幾句之後,便站到了黑板面前。

許多青年都被這氣質、形象截然不同的兩位漂亮女生徹底吸引,一個個面紅耳赤,發出一連串咽口水的聲音。

誰能想到,裝修如此簡陋的餐館裏,居然藏着兩名年輕貌美的女服務員?這老闆可真捨得下血本!

有人不着痕跡的看了眼周圍那些餐館裏上了年紀的服務員。

毫無疑問,單從服務員的質量來看,眼前這家小餐館碾壓附近街上所有餐館!

就算吃不到食物,養養眼也是不錯的!

“嘁,一羣沒見過世面的傢伙,要是讓他們看見廚房裏的那位,怕不是要血管爆裂?”

隊伍中不知是誰小聲嘀咕了一句,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爲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黑板上新增加的文字。

‘明日限時打折菜品:魚香肉絲,原價25,優惠價18,活動時間:12:30~14:30。’

“魚香肉絲打折?我靠,陳老闆真是大好人啊,那我明天不吃套飯了,直接單點!”

“陳老闆牛逼!”

“但是時間不好把握啊,來早了活動沒開始,來晚了排隊要排很久。”

“這就看運氣咯!”

“好煩啊。”

“別煩了雷蒙,今天不是趕上燒椒牛肉打折了嗎?已經不錯了好吧?而且看這速度,我們還有份。”

“就怕食材不夠啊!”

“我記得甜甜一開始說過,陳老闆爲了今天的活動,將燒椒牛肉的食材準備得很充足,放心!”



看着隊伍中一羣老顧客既興奮又失落的模樣,更多數量的新顧客則開始思考起來。

毫無疑問,從他們排隊到現在,魚香肉絲與麻婆豆腐這兩道菜無疑是點得最多的菜品,即便是因爲價格方面相對便宜,也不可能如此吸引人。

按照他們的理解,這兩道菜應該屬於招牌菜。

可問題是,如果是招牌菜的話,那麼今日打折的菜品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它也屬於招牌菜?

“兄弟,這燒椒牛肉味道咋樣啊?”吳宇第一個反應過來,趕緊朝身後一名看着像老顧客的青年問道。

“味道不行,所以纔拿出來搞促銷的。”還不等青年回答,那更後面便有青年一個勁的搖頭。

“真的嗎?”吳宇狐疑一句,沒有理會說話那人,而是將目光死死鎖定身後的青年。

“這個..我也是第一次過來,沒試過。”青年支支吾吾憋出一句話,但看在吳宇眼中,分明是有意躲閃,不願正面回答。

他心中冷笑,直接對着林甜甜舉手示意,“小姐姐,我要一份燒椒牛肉。”

“沒問題。”林甜甜笑着點頭。

與此同時,排在前面的新顧客也跟着反應過來,點了餐還沒出菜的,直接替換燒椒牛肉,而後面尚未點餐的則更加沒了選擇困難症,要麼單點,要麼多點一份魚香肉絲。

新顧客大多不是學生,既然能大老遠的跑過來,自然是有備無患,做足了‘金錢’方面的準備。

三分鐘不到,所有的燒椒牛肉便被預售一空,可謂風馳雷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