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南宮雲說,可是他的態度已經不像之前剛開始的絕對反對了,反而因爲我的提議而自發的開始思考起方案來。

“所以我們必須像一個完全之策,將她騙過去……而且在這之前,如何將她和布魯斯公爵分開也是問題……但是如果她不和布魯斯公爵打在一塊的話,搞不好就會衝着我們下手……”

他的眉頭緊緊皺起,像是思維已經陷入了死衚衕。

但這卻是我對他欣賞的一點,不管多麼難,只要有可行性,南宮雲的第一反應也絕不是抱怨和推脫,而是思考。

“其實你遺漏了一點。”我說。

“什麼?”

“其實我一直忘了告訴你,麗娜夫人有三個人。”

“什麼!”南宮雲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我發現第三個麗娜夫人的時候,南宮雲還充當人質留在鏡子世界裏,所以壓根沒有想到這一點。67.356

“布魯斯公爵爲了方便控制,將麗娜夫人的影子,靈魂和肉體分別隔開了。”我說,“所以,影子和靈魂我們控制不了,但是沒有思想的肉體,我們卻可以試一試。”

“怎麼試?”南宮雲明白過來,同時也顯得意動。

“將她引過來。”我說,“最簡單的方法。肉體被下達的命令是擊殺所有的活人來收集血液,所以她一定會衝着玩家而來。”

“只要在她的感應範圍中有活物,她就一定會出動。”

“可是現在在地面上,應該還不止殘留我們兩個玩家。”南宮雲說。

如果只剩下了我們兩個玩家,那麼賭局的裁判大概會判決其他人失去資格而我們不戰而勝。

“比起現在處於地下的我們,麗娜夫人應該會優先去捕捉那些在地面上的其他玩家。”南宮雲接着說。

“沒錯,所以就必須讓我們對她的吸引力更大一點。”

“如何做?”南宮雲虛心求教。

“麗娜夫人的日記本……你當時沒有給鏡中的那個麗娜夫人吧?”我提前問了一句。

“沒有。”

“那麼我們就用日記來當誘餌。”我說,“我們直接燒了它,麗娜夫人一定會趕來的。”

“你確定?”南宮雲有些不敢相信,“這會不會太草率,畢竟如果燒了日記的話,我們手中的籌碼和線索就會少了一個。”

“我只是猜測,”我坦白地說,“可是不管是布魯斯公爵還是麗娜夫人都很在乎這個日記,那麼就證明它的確很重要。”

我說:“布魯斯公爵驅使的麗娜夫人,是爲他收集他一切想要得到的,少女的鮮血也是,那麼他想要拿到手的日記當然也是。”

“但是之前麗娜夫人無法幫助他得到日記的原因是,日記被分成了十二份然後藏起來了,是玩家重新找到然後將它復原的。”

“所以,我們必須讓肉體的麗娜夫人明白,日記在我們手裏,然後她就放棄其他玩家趕來?”南宮雲也明白過來。

“沒錯。”

“所以必須燒了日記?”南宮雲問。

“我想不到別的辦法,畢竟我們現在的距離離她太遠了,而且也不知道她此時究竟在哪裏。”我說,“所以只有寄希望於‘重要的東西被毀掉’這一感應,看能不能將她吸引來。”

“你不怕將別的麗娜夫人還有布魯斯公爵也引來嗎?”

“他們遲早會出現的,”我淡淡地說,“等他們掙出個勝負,不用我們主動找,他們也會找上門來殺了我們,所以還不如我們賭一把。”

我宛然一笑:“畢竟你別忘了,我們現在參與的遊戲,本身不就是一個‘賭博’嗎?”

南宮雲舒了口氣:“好吧,我被你說服了。”

我們兩個人達成了一致,就開始尋找地方準備點燃日記。

當然,日記並不是隨便燒得,我和南宮雲還四處觀察洞頂,尋找着薄弱的能讓麗娜夫人直接衝進來,同時陽光還能落在城堡上,重點是我們還來得及逃跑的地點。

因爲這個,我們還是兜兜轉轉了一圈,才終於確定好位置。

我和南宮雲將日記拿出來,然後小心翼翼地將他放到地上,同時躲開藏身在一個之前就找好的石柱後面。

然後我探出頭,向着日記的方向扔出了一個火把!

幾乎在火把剛剛落到日記上的同時,日記的頁數就點上了火星。

我們躲在石柱後頭,靜靜地看着日記慢慢的燃燒,然後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錯覺,隨着時間的流逝,我們腳底下的地面突然開始微微震動起來。

我看着自己腳邊被震得跳起來的小碎石子,明白這種感覺並不是我的錯覺。

“來了!”南宮雲小聲的提醒我。

我也急忙向前看去,只看見日記上方的洞頂處,突然噼裏啪啦的往下掉着簌簌的石灰,然後就是“轟隆轟隆”的震動聲。

在聲音越變越大之後,日記上方的洞頂突然被什麼東西破開了一個大口,無數的血紅色的觸手從裏面衝了出來!

那些觸手毫不停留,也不顧日記上燒着的火焰,直接就捲上了那些參與的日記頁。

火星在觸手上跳動,卻根本燒不到觸手的身上,反而像是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樣隔着一層。

但本來我和南宮雲就沒打算真正燒掉日記,目的只是爲了引來她而已。

現在看到麗娜夫人真的出現在這裏,頓時我和南宮雲相視一眼,心中激動萬分。

腹黑總裁太癡情 但是很快,我和南宮雲就發現計劃還是出現了一層疏忽。

那就是麗娜夫人拿到日記之後,就靜止不動了,她的觸手全堵在她破開的大洞裏,有她的身軀阻擋,根本沒法讓上面的光線透露進來。

“這樣下去不行,”我小聲地對南宮雲說,“我要去引開她。”

“太危險了,”南宮雲並不同意,“我們還是先等等,她拿到日記肯定要去找布魯斯公爵的,如果她離開,一樣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但是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我說,“誰知道現在布魯斯公爵和麗娜夫人誰會贏?他們遲早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不管哪一個,我們都失敗了!”

“那你……”

“放心,如果我死了,你一樣能贏得勝利。”我說。

如果地下城堡消失,那麼靠着它作爲存在依憑的麗娜夫人一定會跟着消失,再不濟也會重新困回鏡子內。

而布魯斯公爵則會因爲佈下的這麼一個大幻境消失而遭受到反噬,本身已經受傷,再呈現虛弱狀態的話,肯定也不會是南宮雲的對手。

“要去的話就是我去,”南宮雲還是拒絕了我,“男人不能看着女人去冒險。” 我想說爭這個有什麼用,但是南宮雲卻率先開口,打斷了我想說的話。

“讓我去吧,這是顏面的問題。”

既然他都說的如此嚴重,我也不好再反對,只能同意由他去吸引麗娜夫人的注意力,將她引開那個洞口。

南宮雲直接從藏身的地點出去,一照面,就被麗娜夫人的眼睛盯住了。

然後下一秒,巨大的觸手就向着他襲來,南宮雲靈敏的避過,這讓攻擊落空的麗娜夫人憤怒的咆哮起來。

“來啊!往這邊來!”

南宮雲向着她挑釁,我緊張的看着。果然,受到挑釁的麗娜夫人馬上開始活動起來,碎石頭簌簌的往下落,還有的砸到了我的身上,但我仍舊一聲不吭的忍着。

隨着麗娜夫人的活動,洞頂上的窟窿被折騰的越來越大,麗娜夫人能夠活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廣。

南宮雲開始招架的吃力起來,但是與此同時,麗娜夫人也漸漸離開了她卡住的那個窟窿。

隨着第一縷陽光的灑下,我和南宮雲都差點驚喜的叫出來。

不過我還是回想起現在何處,而緊緊的捂住嘴巴。

陽光落下,但只是一縷,並不能完全照耀到地下的城堡中。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好像隨着陽光的灑下,我開始在地下察覺到了布魯斯公爵和麗娜夫人的氣息。

於是我也按耐不住,跳出來和南宮雲一起吸引麗娜夫人的注意。

“你出來幹什麼!”南宮雲匆忙間質問我。

“他們來了!”我急促地說。

布魯斯公爵一定是有什麼辦法,能知道地下城堡受到了威脅。而他一動,到時候麗娜夫人肯定也會跟着活動。

如果他們兩個來到這裏,那麼出於同一個弱點的制約,他們先聯手對付的,肯定就是我和南宮雲。

所以這個時候,不能只靠着南宮雲自己,我必須也出來幫忙,讓麗娜夫人的肉身儘快的幫助我們開鑿出洞口才行!

“快躲開!”就在我思慮間,或許是一直在高強度的進行對抗和躲避,南宮雲的行動出現了破綻。

我眼睜睜的看着麗娜夫人的觸手呼嘯而下,於是咬着牙,沒辦法的衝過去,替他擋住了這次攻擊。

“顧書薇!”南宮雲驚訝的看着我。

我苦笑了下,感覺大股大股腥甜的血液涌上我的喉嚨,同時身體裏五臟翻江倒海。

如果這是現實,恐怕爲了安寧的安全,我絕對不敢這麼做。但既然只是遊戲,那就無所謂了。

而且遊戲還有一個好處。

異能小村長 那就是不管你受了多麼重的傷勢,哪怕只剩一口氣,你的力量就仍舊完好無損。

我咬着牙,一把抱住了麗娜夫人那根打在我身上的觸手,然後雙腳用力蹬在地上,開始扯着這根觸手往後拉。

麗娜夫人咆哮一聲,然後其他的觸手開始向我襲來。但是已經明白我的意圖的南宮雲,將它們統統擋了下來。

於是就像拔河一樣,我一步一步,雖然艱難但穩定的向後退,而麗娜夫人被我拉扯,也不得不一下一下的將身體和她卡主的洞口分離。

當她轟然一聲,將整個洞窟的天頂弄塌,落進這個地下洞穴的時候,陽光瞬間灑落每一個角落。

“不!”這個時候,布魯斯公爵和麗娜夫人才姍姍來遲。

他們瞪紅着雙眼,望着眼前的這一切,看上去很像衝過來殺了我們。67.356

但是還不等城堡在陽光下消失,布魯斯公爵自己就突然慘嚎,然後到處打起滾來。

“太陽!太陽!”

我看着他這種表情,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吸血鬼可是害怕陽光的。

於是我終於鬆了口氣。

而隨着布魯斯公爵的慘叫和逐漸消失,地下的城堡也在慢慢潰散。

Wωω☢ ttkan☢ C○

麗娜夫人一樣全身都開始變得虛幻,但她一邊充滿了痛苦,一邊憤怒地瞪着我們。

只可惜,她想說什麼我們永遠聽不到了。

因爲隨着他們的死去,整個賭桌上的亮光也慢慢滅了下來,昭示着遊戲的結束。

“恭喜我們的勝利者!”

我和南宮雲相互望了一眼,還一時無法把自己的神識從傀儡小人上抽離回來。

等到我們回過神,裁判已經來到我們前面,將我們的賬號卡還給了我們。

“這是你們的賞金,可以對一下。”他恭敬的將銀行卡還給我們,然後又轉移話題,“下一局遊戲就要開始了,兩位不繼續再來一局嗎?”

“不了。”我搖了搖頭,回絕道。

說實話,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也完全沒有想到這局遊戲居然這麼的費時間,無論腦力還是體力,都感覺很疲累。

而剛纔我看了一眼賬號卡里面的錢,就這一局,大概我就掙了將近五百萬,簡直是暴利。

估計是當時麗娜夫人大開殺戒的時候,那幫倒黴的玩家非要聚集在一起,結果給一網打盡的緣故,導致剩下的玩家十分的稀少……

我搖了搖頭,然後看向南宮雲:“你要去哪,繼續留下,還是離開?”

不得不說,這個傢伙性格不錯,腦子也還行,感覺能成爲一個不錯的朋友。

更何況我還記得,他可是唐多多的未婚夫,不管怎麼說,大概也能算是我們這邊的人?

不過說起唐多多……

“那丫頭跑哪去了?”我皺起眉頭。

原本以爲她出局了,會在外面等我們。結果來到門外,卻沒有看到她的身影,這讓我感覺到十分的不可思議。

“會不會是先離開了?”南宮雲像是也很意外,不由得問我。

女神的貼身侍衛 WWW_ ttкan_ C○

“不會,她要離開的話,一定會跟我說的。”我說,畢竟唐多多就是這麼一個規矩的女孩。

我皺着眉頭,無奈之下只能跟附近遊玩的其他人打探她的情報。

只是這附近來來往往的都是在各個賭桌中游蕩的賭徒,哪有在一個地方固定不走的,所以問了好幾個人,也沒有誰知道唐多多的下落。

而就在我差點放棄,詢問最後一個人的時候,反而意外的聽到了唐多多的下落。

“你們找的那個女孩,好像被人帶走了。”對方說。

“帶走了?誰帶走了?”

“兩個穿着黑西服的男人,好像跟她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拉着走了。”

“那個女孩沒有反抗媽?”

我開始思考會是誰這麼做,陳家?我只能想到這麼一個地方。

“不,沒有。”結果出乎我意料,對方竟然這麼回答我,“一開始她好像不願意去,但不知道那些黑衣人跟她說什麼了,她就老老實實的跟着走了。”

我和南宮雲對望了一眼。

“那你知不知道他們具體說什麼了?”我不怎麼抱着希望的問道。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沒聽清,”果然,但是對方又說了一句,“不過好像提到了一句‘唐家’……所以才讓我格外注意了一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