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太爺爺的聲音響起:“區區一隻鬼將也敢在我李家坳放肆。”

看他的意思,是要將韓德直接碾壓成渣。

這也算是對我的鎮壓,敲山震虎。

我冷笑,這一次,指不定太爺爺還要吃一個暗虧。

韓德站在原地不動,任由強大殺氣降臨,而後,猛然睜眼,長槍朝着前面刺出。

觸碰瞬間,長槍豁然破碎。

恨得並不害怕,也不驚慌,顯得很是淡定,顯然,早就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口中說道:鬼咒。銀槍!

再次在手中凝結長槍,隨後朝着前面遞出。

這一槍,風雲變色,屋子裏面的死氣似乎都已經被直接攪動起來,朝着四下裏散開。

然後和太爺爺的一記殺氣碰撞。

兩相消散

這一次,竟然是互相抵消,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韓德站在原地,不言不動,真的猶如沙場百回的將軍。

咦!

太爺爺再次驚歎。

隨後沉默,許久方纔開口說道:“竟然只是鬼將這怎麼可能呢”

顯然,對於韓德用兩次方法,對抗殺氣,最後完好無損,顯得很是驚訝,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太爺爺,你這樣做事,似乎有點不公。”

我上前,和韓德並肩站立,開口說道。

太爺爺表現出來的實力很強,和我以前在邪佛張佐臣身上感受到的相差不多,充滿邪氣,死氣,是純粹殺人無算的存在。

那時候,我修爲尚低,感覺張佐臣足夠強悍,現在我本身實力有所上升,也就是說,相對那時候的張佐臣,太爺爺的修爲其實是要勝出一籌的。

面對這樣強悍的太爺爺,我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畏懼,甚至有點斥責,針鋒相對的語氣,我和他之間必定一戰,即便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我也不可能因爲這個就放棄我的原則。

“哦?”

太爺爺沉默,隨後方纔輕聲開口說道。

“我和李定邦的衝突,在我看來我並沒有過錯的地方,人生在世,定當頂天立地,我們生而爲人,竟然做出同類相殘的齷齪事情來?敢問,這是人還是畜生?我們憑什麼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禍妃亂江山:皇上是匹狼 此其一,李定邦上我母親,倘若我不能爲之報仇,我又能夠用何種面目存在於這世界之上?頭頂天,腳踏地,要做就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爲母報仇,天經地義,倘若太爺爺您覺得我錯了的話,大可降下懲罰,法一一力承擔,不過,並不心服口服。”

我一口氣將顯得相當忤逆的話說完,全場寂靜,只有母親掙扎着給我道歉:“太爺爺,法一現在纔剛剛認祖歸宗,許多東西都還不懂,您千萬不要和法一一般見識。”

我走過去,將正在磕頭的母親扶起來,說:“何錯之有,千萬別跪。”

我的強悍並沒有招來太爺爺的報復,沉默許久,聲音再次響起:以後,法一和定邦共同管理村屋秩序,如有不決之事,一起回稟長老會,再做決斷。只要是法一不願做的事情,你們都不可勉強。”

說完之後,頓時就歸於平靜,而大家看我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 沒有想到這一次出關竟然能碰上墨九狸在煉丹,還是引來丹劫的丹藥,這一看就是尊品丹藥啊,讓第五贏和夢老都興奮不已!就算徐老對煉丹沒什麼興趣,也是知道能引來丹劫的丹藥不一般啊……

於是三人不用說的,紛紛站在小院周圍,神識警惕著四周,禁止任何人和事打擾墨九狸煉丹!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很快,五道雷劫轟然落下,狠狠的砸在帝溟寒身後的桌子上面,不過屋子周圍似乎被墨九狸布置下了陣法和結界,儘管雷劫落下去了,劈的十分狠歷,但是房屋依舊是完好的……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接著又是四道雷劫落下,本來第五贏和夢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結果呼啦又是一陣的雷劫落下,分明每次丹劫只有九道的,可是這一次卻足足劈下了三十六道雷劫……

第五贏和夢老簡直都傻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什麼時候丹劫變成三十六道雷劫了啊?九狸這丫頭究竟在煉製什麼逆天丹藥啊啊啊啊啊……

如此轟動的雷劫,自然也引起了冥殿附近一些強者的注意,但是都沒敢靠近冥殿,畢竟冥殿的實力擺在那裡,而且靠近才發現冥殿不知道何時出現了護殿陣法,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能遠遠的在外面聽著雷聲,壓根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後來的強者感覺無趣,又紛紛離開了,不過對於冥殿也更加忌憚了,因為之前墨九狸一個毒陣,攔住了蒼穹界所有強者的事情,已經讓整個蒼穹界震驚了,現在倒好,短短几年的時間,冥殿外面的護殿結界大陣,更加說明了墨九狸和強悍啊……

不少人已經開始回去想辦法,如何跟冥殿交好了,這樣也能請來冥殿的墨九狸為他們的家族布置一個護族大陣的話,就完美了啊啊啊啊……

三十六道雷劫過後,劫雲緩緩的離開,第五贏和夢老沒有聞到絲毫的丹香,正在好奇呢,就看到墨九狸打開門走了出來,兩個老頭兒直接圍了上去,都把帝溟寒給擠到一邊去了……

如果不是帝溟寒知道兩人都是會煉丹,又煉毒煉丹成痴的話,估計早就發飆了……

「九狸丫頭啊,是失敗了嗎?」夢老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沒有啊,成功了!」墨九狸聞言看著夢老和第五贏笑著說道。

「啊……成功了?那我們怎麼一點丹香都沒聞到啊?」第五贏聞言不解的問道。

「我煉製的不是療傷的丹藥,而是避雷的丹藥,所以沒有什麼味道……」墨九狸說著拿出一顆丹藥,看著夢老兩人說道。

夢老兩人看到墨九狸拿出來的丹藥,那裡還能聽到墨九狸說什麼啊,眼睛都快粘到丹藥上面了,完全忘記了接下來想問什麼,拿著丹藥就研究起來了…… 我能夠感覺到這種眼神和態度的變化。

我現在已經能夠確定,這羣人之中擁有相當嚴酷的等級制度,上下尊卑相當明顯。

以實力來作爲明確劃分。

我和李定邦對撞,完勝。然後手下鬼將竟然在太爺爺的對抗之下安然無恙,最後,甚至還得到了太爺爺的位置提升,這在這些村民的眼中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站在原地,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複雜眼神,而是攙扶着母親,說:“我們走。”

說完。將母親直接帶走,離開了這邊。

至於李定邦在我身後傳遞過來的冷酷眼神,我感覺到了,卻並沒有多少表示,李定邦就此規規矩矩到還好,要是還敢來找我麻煩,就別怪我翻臉無情。

和李定邦較量之後,我自然知道,要結果李定邦並不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鎮字訣出手,韓德牽制,我就不信。李定邦三頭六臂。

只是,有了一個太爺爺在,這一切就充滿了不確定的可能性,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模糊不清,確定強悍,但是強悍到了什麼程度,我卻不能確定,況且,還從太爺爺口中多出來一個所謂的長老會。

誰知道長老會裏面是一些什麼人呢。 要是都是一些和太爺爺一樣的老怪物,我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纔好。

帶着媽媽一路上我陰沉着臉直接走着,回了家裏,我看着媽媽,問:“爺爺是不是長老團裏面的人?”

媽媽看着我神色有些複雜。 鳳家女 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法一,你要相信。爺爺他是有苦衷的。”

這算是默認了爺爺的確是加入了長老團。

我的心不斷的朝着下面沉了下去,這一次,竟然是所有人都無法倖免,太爺爺到底是想要將全村人害成什麼樣子?

我的怒氣實在是有點壓制不住的意思了,這種感覺未免太過憋屈了一點。

想了想,我將心裏面的怒氣給壓制住了,看着媽媽,開口問道:“能夠給我說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麼?”

媽媽點頭,對我說道:“你已經唸完了禱文。已經徹底的成爲了我們的族人,有些事情我必須要讓你知道了。”

頓了頓,給我說道:“我們李家人揹負一個偌大的使命,這你應該知道,不過後來,太爺爺帶着我們一起投誠了被我們封印鎮壓的邪靈,現在我們其實都是一羣半人半屍的怪物而已。”

我注意到了母親用的是怪物這兩個詞彙。

顯然對於這種身份並不認同,而且還充滿了反抗和怒氣的。

這讓我鬆了口氣,至少,母親並不認可現在這種詭異的生活,對我來說,是一件絕對的好消息,我實在是太需要在心理上找到一定的安慰了。

“哼!”

這時候太爺爺的聲音再次傳來,顯得有些不高興了。

母親看着我,眼神轉變,眨了眨眼,我一愣,終於明白母親爲什麼要用怪物兩個詞彙了,是想要告訴我,太爺爺現在一直都沒有放鬆對我們的監視麼?

母親臉色一變,說:“不是怪物,而是一種生命的更高級的進化方式,我們現在只是一個過渡,只要形成了完全體,和邪靈聖尊擁有了一樣的最後的靈體,我們就能夠和聖尊一起,活得最後得永生。”

這話實在是太過肉麻,充滿了赤果果的巴結風格。

我聽了都覺得異常的不舒服,感覺彆扭得很。

冷笑了一下,對於母親的說法顯然是並不認同,開口說道:“之前吃的那些東西是怎麼回事兒?”

“和你看到的一樣,聖尊傳下了旨意,說這是我們走向永生的必經之路,些許的犧牲根本代表不了什麼,倘若我們不吃那些東西的話,虛弱退化都還只是其次,嚴重的話,會變成屍奴的。”

母親拉着我的手,開口說道,又對我眨了眨眼,然後在我的手心上放了一根手指,一點點的扭動,看起來好像是一隻蟲子的模樣。

我愣了一會兒,然後明白母親的意思,皺眉,怒氣上衝……

吃屍體,屍油這些東西,能夠帶來什麼好處我不能確定,但是讓一個人充滿了濃郁的死氣,而且在裏面添加一些屍蟲之類的手段簡直是不要太簡單,顯然,母親他們身體之中被加入的就是這種禁制,這是一種類似於蠱蟲的東西,屍油其實是餵養那些蠱蟲的,一旦不吃,蠱蟲就會要了媽媽他們的命。

其實媽媽他們現在的處境就已經相當於是屍奴了,被那一尊不知道隱藏在什麼地方的邪靈給徹底的控制住了。

該死的混蛋。

我捏緊了拳頭。

這時候也知道媽媽其實並沒有被邪靈控制住,這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

豪門養成之撩妻在上 “那是吃人,如果通過這樣的方式得到永生,就算得到了,就算和那個所謂的聖尊一樣,又有什麼意義……”

我想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怒氣上衝,相當的憤怒,但是表面上並沒有表露出來半點,而是依然一副並不認同的樣子開口說道。

母親捏了捏我的手,然後說道:“法一,媽媽是爲了你好,你一定要記住,的確,這很殘忍,不過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只要你邁出了一步,以後就要輕鬆得多了,嚐到了好處之後,你就知道,那種昇仙一般的感覺是任何事情都比較不了的。”

我冷哼一聲,隨後轉身,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我懶得和你們說,你們這是殺人,這種殘忍的手段,休想我和你們同流合污。”

說完,我就氣沖沖的回到房間,然後將門給重重的摔上。

在進屋的一瞬間,我就靜心,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週圍的環境,在確定沒有任何異常之後,我迅速的朝着媽媽的房間跑去。

之前媽媽暗中捏我的手,然後很是隱晦的掐了我一下,顯然是在暗示有東西要留給我。

我想到媽媽房間之中的異樣,在裝作和媽媽鬧掰之後,就迅速跑了過去。

這是我唯一能夠想到的會出現異常的地方。

看來,必須要下到地道里面看看這裏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了。

給我說過,我來了。

恐怕下面有知道我的東西存在,或許,就是媽媽的線索,又或許,是爺爺……

畢竟現在我在李家坳之中一籌莫展,雖然能夠感受到出現了各種問題,卻不知道應該從何下手,現在媽媽顯然是給了我一個下手的契機,我不能夠錯過。

我貼上去的符咒還在。

不由得鬆了口氣。

然後就想要將地面上的磚塊給挖開再說,不過在第一下下去之後,我的心就猛然一沉,因爲之前還是空心的地方,現在傳遞出來的聲音竟然變成了實心的,這是怎麼回事兒?

開什麼玩笑呢。

一股不好的感覺在我的心裏面蔓延開來,我迅速的將石磚挖開,然後猛然發現,之前還存在的洞口竟然直接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夯實無比的泥土。

開什麼玩笑。

我看着眼前的泥土,直接就愣住了,怎麼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通道竟然消失了?

難道是我記錯了地方?

我站起身來,四處觀察之後,確定沒有出現任何的偏差,的確是消失不見了,這也未免太過詭異了一些。

爲了驗證一下,我還特地的朝着下面刨坑,都弄出一個小坑來了,也沒有任何通道的影子,頓時徹底的呆住了。

這種詭異的事情我的確是有點想不明白,在呆了一會兒之後,我猛然想起,葉悠然之前被我扔在了家裏面,到現在都還沒有動靜呢。

該不會出現了什麼變故了吧? 墨九狸早就猜到了這樣的情景,微微一笑跟徐老打了招呼,然後看著帝溟寒說道:「寒,我們走吧!」

「好,走吧!」 最強炊事兵 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

「徐老,他們交給你了!」墨九狸看著徐老笑著說道。

「放心吧,我會看著他們的,你們去忙吧!」徐老笑了笑的說道。

「嗯呢,好的,那我們去去就回!」墨九狸笑了笑的說道。

然後帝溟寒攬著墨九狸的腰身,帶著墨九狸還有風護法和暗護法四個人縱身離開冥殿,一路向著冥殿後側的山脈而去……

冥殿後側有一片蒼穹山脈,蒼穹山脈深處有一處懸崖,帝溟寒和墨九狸就是準備去懸崖底渡劫的……

因為蒼穹山脈深處的懸崖,那裡知道的人少,也十分僻靜,渡劫不會那麼容易被外界發現,估計等有人察覺到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渡劫結束了……

除了冥殿,帝溟寒就讓墨九狸把風護法和暗護法送回了空間了,四位護法和帝溟寒的契約,就像墨九狸和紫夜一樣,生生世世都不滅的契約,所以帝溟寒才會帶著風護法兩人一起,可能自己渡劫的時候,對兩人也會有幫助的……

墨九狸和帝溟寒一路來到了蒼穹山脈深處的懸崖底落地停了下來,看了眼天色,此刻剛好是傍晚,等下雷劫落下時,可能會畢竟明顯……

「寒,我去周圍布下幻陣,這樣就算渡劫的時候,在黑夜看著比較明顯,有人趕來,也看不到什麼,結束后我們讓小書帶著我們離開就行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帝溟寒聞言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