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衆人的目光都緊盯着畫面,只見大龍還剩下一絲血量的時候,酒桶突然E下來,不知道爲何,GOD戰隊有點故意放他下來的意思,

面對着絲血的大龍,盲僧和酒桶兩人都是虎視眈眈,聖僧和靈樂幾乎是同時按下了懲戒,

“唰,”

“唰,”

大龍是誰的,,

衆人屏住了呼吸,

系統:盲僧擊殺了納什男爵,

“噢,”

全場一片歡呼,靈樂保住了自己的大龍,

在面對LPL頂級打野聖僧的威脅下,靈樂並沒有退縮,而是選擇了贏剛,

在闊別了幾個月之久的舞臺上,靈樂用一擊沉穩的懲戒,收下大龍,宣告着自己的迴歸,

全場歡呼,解說也是激動的快速說着,

聖僧搶龍失敗,酒桶被衆人圍毆致死,

現在經濟差距已經快要一萬了,實在是太大了,在GOD戰隊如此的強攻之下,王族戰隊根本就抵擋不住,

尤其是上單瑞茲這個點,發育的實在是太好了,最後的團戰完全是摧枯拉朽一般的解決了戰鬥,

王族戰隊無奈打出GG,

GOD戰隊一比二暫時落後,

第二場的比賽,王族戰隊五人再也沒有絲毫的輕視,從BP到比賽期間都是十分針對中上,下路也打的十分認真,

在失去了瑞茲,和盲僧之後,GOD戰隊的風格明顯放緩了下來,兩隊實打實的開始碰撞起來,

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王族戰隊也一改往日的沉穩運營風格,

聖僧似乎是解放天性似的,不停的入侵,反野,GANK,

這場比賽,打的火藥味十足,歡呼聲四起,目標編號014 坐在另一側休息室裏的AK47和旋風看也是動容不已,

他們與平哥五人是同一個時代的人,能夠切身的體會到那種似乎被時代拋棄的無力感,此時看到他們能夠重新站起來,打一場足夠精彩的比賽,

用曾經的方式贏下對王族戰隊的戰鬥,

彌足珍貴,

AK47深深呼吸一口,悄悄抹掉眼角的一滴淚花:“走吧,”

“怎麼,”旋風不解的道,“不看了嗎,GOD戰隊要讓二追三呢,”

AK47沒好氣的白了旋風一眼,你以爲王族戰隊是軟蛋,

“GOD戰隊能夠打到現在已經夠了,他們爆發出了全部的潛能,這一場,以聖僧的性子,是不會再給對面機會了,”

旋風看了一眼畫面,兩隊依然是打的相當焦灼,可是仔細看下來,可以發現全場的節奏都是有聖僧掌握在其中,

即使場面焦灼,王族戰隊也已經累積了三條小龍,大龍兩隊都沒有拿,不過塔數方面,倒是GOD戰隊領先一座,也僅僅是一座,還是用兩個人頭換來的,

局勢的確對GOD戰隊非常不好,

“哎,老高,你真走了,”

“不然呢,”

“跟小天打聲招呼吧,”

“算了吧,”

AK47擺擺手,佯裝瀟灑的離去,旋風不由得惱怒的道:“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說你無緣無故跑來現場幹什麼,”

氣惱了一番,可是旋風又氣不下去了,只能是嘆息一聲,但願自己的擔憂不會實現吧,

比賽的形勢與AK47預測的一樣,GOD戰隊的確是在後期變得十分難打,各個位置都被限制了,

不是說他們五個人的個人水平與對面有差距,而是他們整體的磨合度實在是偏散了太長時間,無法形成對王族戰隊的壓制,

在第三場他們歸來時,一? 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氣拿下比賽,可是再而衰,三而竭,到了現在可以用強弩之末來形容,

“平哥,最後來打一次吧,”靈樂深深的道,

平哥也感受到場上的壓力,現在王組戰隊正在推進高地,不打不行了,

“行,”平哥深深的點頭,

小七也是正色道:“好,最後打一波,”

三哥和冷酷兩人深深呼吸着:“一起吧,最後……打一波,”

最後的一波,我們心中都明白,打輸了,一切都結束了,打贏了還有一絲機會,

“平哥,眼位,”小七興奮的叫着,隨即發出信號,

平哥也是眼睛一亮,隨即等待着王組戰隊的入網,然後緊張的按下了傳送,

“噢,平哥又要傳送了,”

“是啊,超級大繞後又要開始了,這波團戰不好說啊,”

“哈哈,要開始了,好好打,”

只見平哥的倒黴直接從F4那個傳送過來,帶着家園守衛的BUFF,一路衝了上去,對着ADC閃現切了上去,

小七的布隆同樣是舉着盾牌拍將大招砸了上去,

靈樂的挖掘機直接閃頂,

所有的控制技能在一瞬間全部打出來,

只是無奈,ADC有水印,輔助有坩堝,中單也有中亞,再加上聖僧的牽扯,很完美的化解了這波危機,

接下來就是王族戰隊瘋狂的反撲,

雙C超高的傷害全部打在前排上面,布隆和挖掘機也是抵擋不住啊,

“冷酷,靠你了,”靈樂微微一笑,挖掘機終究是撐不住了,

靈樂陣亡,

小七的布隆在死前把中單打出了被動,並且給ADC掛上了虛弱,自己的血量也只剩下一絲藍,

“三哥,靠你了,”

小七微微一笑,即使自己只有一絲血量,依然是朝着ADC狠狠衝過去,

他是輔助,無論血量的多少,都要爲C位創造輸出環境,哪怕是生是死,

小七,陣亡,

三哥和冷酷都是身體一怔,渾身顫抖,

平哥沉默不言,靠着最後的反應,將中單切死,

平哥,陣亡,

“兄弟,靠你們了,”

平哥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那是解脫的感覺,

三哥雙眼通紅,看着隊友一個一個用生命爲自己創造的輸出空間,三哥咬着嘴脣,彷彿要咬出血來,

他操縱着老?,按下大招,瘋狂的朝着對面A着,噴射而去,

“AD,AD,”

王族戰隊的兩名韓援似乎感覺到了一種恐慌,不停的點着老?,嘴裏叫喊着,

聖僧也是第一時間衝了上去,但是控制技能已經沒有了,此刻也是用身體爲自家的C位創造輸出環境,

也就是這個時候,冷酷的沙皇打出了爆炸的傷害,刷兵拿着武器,狠狠的戳向對面幾人,

聖僧陣亡,花落陣亡,

上單啤酒的最後反撲是換掉了沙皇,

只剩下三哥一個人,

“兄弟,靠你了,”

冷酷微微一笑,

三哥和冷酷,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的化解,

兩人相視一眼,三哥雙眼通紅,他死死握着?標,一句話也不說,極致的操作,

走A,躲開技能,一槍暴擊殺死了中單,

兩個ADC還存活着,

老?和希維爾的對決,

兩人互相平A,

汗水在三哥和那名王族戰隊韓國外援ADC的?尖上滴落下來,

兩個ADC都拼到了絕路,雙方只需要一槍就能夠解決對面的時候……

但是……

“唰,”

治療,,

希維爾居然還有治療,,

觀衆們都驚訝了,

這個時候,希維爾的治療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

三哥臉色蒼白,在A出一發後,希維爾並沒有陣亡,反而是他的一發暴擊帶走了自己,

三哥,陣亡,

GOD戰隊,團滅,

現場無聲,寂靜,沉默,

韓國ADC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隨即帶着一大波先衝向了高地,復活時間都有三十秒,

來不及了……

韓國ADC沉穩的每一次的攻擊都像是在打在平哥團滅五個人的心中,

“哎,可惜了,最後一下,沒想到希維爾居然還有治療啊,”橘子姐嘆息一聲,

“只能說運氣不好吧,我看了下,希維爾的治療那個時候是剛剛好,”

“啊,這也太……巧了吧,”

觀衆們無不是痛惜一聲可惜了,只需要一下,老?的暴擊就能夠帶走希維爾,但是一個剛好CD的治療打破了GOD戰隊雖有的希望,

“砰,”

高地水晶破了,

門牙塔,沒了……

基地水晶……

血量緩緩的下降,最後是急促的血量,

三哥感覺此時希維爾A的基地血量,其實是打在自己的心上,那急促下降的血條正預示着自己的職業生涯,不,預示着自己的生命,

正在一點一點,緩緩的消失殆盡……

終於……

結束了,

“砰,”

基地爆炸,

爲全場比賽結束,

王族戰隊以三比一獲得了比賽的勝利,同時也保住了自己LPL四強的位置,

而GOD戰隊隕落在四強之外,同時也預示着他們與S5全球總結賽無緣了,

連續兩屆參加了S賽的GOD戰隊,在今年,徹底無緣,

悲涼,悸動的心情在每一個人身上傳遞着,

有些粉絲已經是偷偷的抹掉淚水,爲自己喜愛的戰隊所流淚,所感動,

米酒正色的說:“請讓我們大家再次給GOD戰隊掌聲,無論比賽的結果無如何,他們始終是最勇敢的勇士,”

“噢,”

“GOD,”

“GOD,加油,”

無數的粉絲和觀衆,站起來,毫不吝嗇自己的聲音和掌聲,

“媽的,打到現在這個樣子,我是服了,我已經滿足了,”

“對,聯賽初期的倒數第一啊,誰能想到打成這個樣子,,”

“以後誰在誰GOD戰隊是孬種,老子弄死誰,”

“不會說了,他們是真正的強隊,”

“他們擁有一顆強者的心,”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平哥,靈樂,冷酷,三哥與小七幾個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久久無言,

沉默,

就這樣……結束了嗎,

他們深深的閉上眼睛,當鏡頭給他們特寫的時候,爲了不讓眼淚留下來,遮住了已經微紅的眼眶,

他們,哭了,

平哥看着想出了三四年的隊友,他突然咧開嘴一笑:“終於打完了,”

“開心點呀,”

“來,我們笑一個,”

靈樂,三哥,小七,冷酷皆是苦笑一聲,比哭還難堪,

平哥,GOD戰隊隊長,帶領GOD戰隊獲得無數榮譽的領頭羊,他粗狂的外面,細膩的心思,時而嚴肅時而逗趣的語言爲戰隊增添了許多歡樂,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