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尷尬了幾秒鐘,喬母抬起手,虛掩著唇,咳嗽了幾聲說:「她……她求我成全你跟她。其實也沒多大的事情,她不是一直暗戀你嗎?想得到你也是正常的。不過,我沒答應她。阿崢,你識人不清,還是跟媽媽回帝都吧。」

喬母想轉移話題,將雪薇掩蓋過去。

可喬崢滿心都在不停地回蕩著母親剛才說的那句話。

——雪薇是自己主動找上門,要跟我合作的。

自己怎麼就忘記了,雪薇是怎樣的心機呢。先是害他跟她發生了關係,又背著他偷偷的去找母親合作,這個女孩子如此可怕,誰知道她會不會在暗地裡做了其他的事情呢?

仔細的想一想,似乎雪薇在他身邊之後,自己跟清歡的矛盾與誤會越來越多了。

這真的是巧合嗎?

還是……某些人別有用心的設計呢?

喬崢死死地盯著母親的眼睛,不錯過他神情里一絲絲的變化,「媽,你跟我說實話,雪薇到底找你合作什麼?」

「我……」

喬母正打算開口,卻聽喬崢又道,「媽,如果你撒謊了,那就讓我年紀輕輕身患重病,殞命於此。」

「你這個混蛋!說什麼呢!」喬母嚇得臉色發白,揚起手,重拍了他兩下。

拍完后,想起來他現在生著病,根本禁不起這樣的力道,趕緊將手攥成拳頭,收了回來。

「你不跟我撒謊,那我這誓言就不作數。媽,你想讓我遭到報應,那就對我撒謊吧。」喬崢忍著身體上的巨大痛楚說。

喬母暗暗地咬緊了牙關道:「我為什麼要跟你說?你發的誓言是,我對你撒謊。我現在不說,那你的誓言也不會實現。」

其實,她可以撒謊欺騙喬崢,她從不相信那些毒誓會實現。

但這世上的母親,哪一個肯去詛咒自己的孩子呢?哪怕明知道那些誓言不可能實現,也萬萬不想冒險的。

喬崢聽到母親說著話,一顆心像是浸泡在了冰水裡,涼到麻木。

原本,他逼問母親,就沒有想過要母親和盤托出,不過是試探母親的風口罷了。

母親如此忌憚他發的毒誓,不肯說實話,證明雪薇找她合作的內容,是不能告訴他的。

無法讓他知道的事情,還會是什麼好事嗎?

自己當真是忘記了雪薇是怎樣的本性了。

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年紀輕輕就會設計陷害他的人,怎麼可能一朝之間轉性,打算成全他跟清歡呢?

喬崢沒有說話。

喬母也想明白了,雪薇的事情根本沒辦法隱瞞自己的兒子了,索性不再遮掩下去,坦誠道:「阿崢,雪薇不是一個好人,但她最起碼處處為你著想。而那安清歡,只會想著法子害你。你如此痴迷於那個妖女,執迷不悟,實在是太令媽媽失望了。」

「媽,我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嗎?你只當我這個兒子沒了。反正你跟我爸還年輕,再生一個兒子,還來得及。」

喬崢抬起手,覆蓋在自己的眼睛上,不去看母親。

喬母的臉色被氣成了黑色,「你個混賬!我不管你了!你想死就去死吧!」

話說完,她踩著高跟鞋,蹬蹬的往外走。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喬崢才放下了自己的手。以往,那雙明亮、清澈的眼裡,蒙上了一層看不透的煙霧。

……

喬母衝出病房,走了一段距離,但又折了回來。

她沒辦法放任兒子,在醫院裡沒人照料,所以還是去護士台,讓醫院給安排,最好的護工,來照料喬崢的飲食起居。

同時,又給自己手底下的人打電話,讓他們到醫院裡,看著喬崢,別再讓他去找安清歡。

做完這一切,喬母打算離開時,卻碰到了正要前去病房,看望喬崢的雪薇。

看到被人用輪椅推著的雪薇,喬母擰了眉頭。

眼下雪薇在阿崢那邊已經基本暴露了,自己還有必要跟她合作下去嗎?她可不想,被雪薇拖累,讓自己在兒子那邊的形象跌落到更差的地步。

喬母心裡有了較量,開口說:「雪薇,我們的合作終止吧。」

雪薇愕然道,「可是,阿姨,我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做什麼了。現在萬事俱備,只差臨門一腳了。你不想做了,不是很可惜嗎?」

「可惜什麼可惜?你的事情已經在阿崢那邊暴露了。一旦有什麼動靜,阿崢都會懷疑是你做的。更不要說慕家那邊了。雪薇,看在你對我兒子盡心竭力的份兒上,我才對你那麼坦誠的。你好自為之。」

明明是喬母說漏了嘴,也是她不想被雪薇拖累,但這話說的好像是為了雪薇著想,才放棄跟她的合作一樣。

冷情總裁請斯文 雪薇不明就裡,只以為自己哪裡做的疏漏了,引來了喬崢的懷疑。

這會兒,見喬母生氣了,趕緊上前拉住了她說,「阿姨,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能挽回我在阿崢那邊的形象。」

「挽回不了了,你放開我吧。」

話說完,喬母甩開了她。

頭也不回的離開。

雪薇畢竟剛流過產,這會兒被喬母推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

疼痛襲來的剎那,雪薇想得卻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自己的計劃都白費了。

真是可惡至極!

到底是哪裡做錯了,才會讓喬崢懷疑她?

明明自己做的沒有一丁點疏漏呀。 不行,自己得去找喬崢問問,才知道漏洞在哪兒,好進行彌補。

雪薇艱難的扶著牆,從地板上爬起來,朝著自己的病房走去。

……

吱呀——

病房的門被從外面推開,雪薇坐著輪椅,臉上掛著憔悴的神情,緩緩地進入了房間。

她不能跟喬崢說,自己剛才碰到喬母的事情。

否則,這不是間接承認了,她已經知道了,自己被喬崢懷疑的事情嗎?

所以她故意折回了自己的病房,耐心的等候了一會兒,這才來找喬崢。

「阿崢,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喬崢看向雪薇,冰冷的眼睛里,沒有一絲的溫度,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

雪薇被他盯得心裡發毛,吞咽了一口口說,勉強笑著問:「怎麼了?為什麼你會這麼看著我?」

「怎麼回事,你不清楚嗎?」喬崢反問。

「我清楚什麼事?阿崢,你把話說明白吧,我腦子笨,猜不透你的想法。」雪薇還假裝無辜。

喬崢審慎了她一會兒,倏地露出一絲捉摸不透笑容,道:「雪薇,我大概是真的小看了你。以為你不過是有點小心機,可現在看來,你比我想象的精明了許多許多……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雪薇何曾看到過喬崢露出這樣的一面?

她寧可他對著她發脾氣,罵她、讓她滾蛋,也不想他像現在這樣,笑著說出如此戳心的話。

「阿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讓你對我這樣?是不是有人對你說了什麼?」

「你覺得誰會跟我說你什麼壞話?」喬崢不答反問。

雪薇頓時說不出話來。

難道還能說出喬母的名字嗎?那簡直是不打自招。

「你看,你都說不出來,可見自己都沒發說服自己吧。」喬崢的聲音里淬了毒,說:「雪薇,我不管你以前做了什麼、耍了多少心機,我都可以不跟你計較……」

雪薇還沒來得及欣喜,又聽喬崢說,「可我也不想再看到你了。你主動從我的世界離開吧,不然,我真的跟你計較,你也別想保全自己了。」

喬家是豪門世家,雖然比不得帝都的那些名門望族,可到底是豪門,所以,內鬥並不少。加之有喬母這樣功利、充滿野心的母親教導,喬崢怎麼可能沒點手腕呢?他之前沒對雪薇起疑心,那是因為他年紀尚小,心性單純,不願意將人往壞里想。

但若是他真的將雪薇視作自己的仇人,一心報復她,雪薇也未必玩的過他。

雪薇看著滿目冰霜的喬崢,一時間啞然。

等她回過神來,想解釋的時候,喬崢卻絲毫不想聽了。他看了眼站在門口的護士和保鏢說,「你們不是我媽派過來,保護我的嗎?我不想看到這個人,把她丟出去。」

保鏢猶豫了下,走到跟前,對雪薇說:「請你出去。」

「我不出去!」雪薇滑動輪椅,衝到病床前,其淚漣漣道,「阿崢,你誤會我了。我真的每對你耍心機,也沒背著你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別這樣對我……我只求你能幫著我,解救我的家人呀……阿崢……」

保鏢見她不走,只得強硬的將她扛起來,帶出了病房。

我在床上打副本 到了離病房挺遠的地方,他毫不客氣的將雪薇丟在了地上,另一名保鏢則將輪椅摔到她跟前說,「別再來糾纏喬少爺,否則,我們不會再對你客氣。」

雪薇趴在地上,滿臉的淚痕。

來來往往的路人,看著她悲慘的模樣,忍不住指指點點,可沒一個人敢上前幫忙的。

畢竟,剛才那兩個保鏢,看起來不像是好招惹的模樣。

……

雪薇趴在地上,哭的死去活來。許久后,護士匆匆的趕到,將她扶起來,送回了病房中。雪薇坐在雪白的床單上,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眼眸越發的冷。

她不知道喬崢是怎麼看出破綻的,但眼下,自己得重新想個法子,讓他相信她是無辜的。

像之前一樣,實施苦肉計嗎?

喬崢上過一次當,未必肯再相信了。

去求喬母,讓她接納自己?

不,喬母本就看不上她,怎麼會主動接納她?

霸王別姬后傳 想來想去,都想不出很好的辦法,雪薇煩躁的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發狂的尖叫。

難道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就這樣功虧一簣了嗎?

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而就在她陷入沉思時,房間里忽然響起了另一道聲音,「現在後悔,放棄我,跟喬太太合作了嗎?」

雪薇緩緩地抬起頭,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傅靖安,神情一怔:「你怎麼來了?」

「我在你被丟出房間的那一刻,就看到你了。只是你只顧著自己發泄,根本沒注意到我罷了。」傅靖安坐在了椅子上,涼薄的望著雪薇道,「喬崢是喬太太的親子,她的目的只有一個,維護自己的兒子。在出現問題是,根本不會管你的死活。雪薇,只有我跟你的利益是一致的,你知道嗎?」

「說什麼一致的,在安清歡出事時,你也不會顧及我的死活吧。」雪薇擦去臉上的淚水,冷笑著說。

「你不傷害清歡,我也不會傷害喬崢,這是咱們倆的約定。」

跟喬母鬧翻,又失去了喬崢的信任,現在她已經無路可走了,除了跟傅靖安合作,似乎也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雪薇思考清楚了利害,說:「好,我答應你。」

傅靖安伸出手說,「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人相視而笑,各有算計。

……

雪薇被趕出去后,病房裡瞬間安靜了下來。喬崢想到自己被雪薇耍的團團轉,心頭憋悶的像是壓了一塊石頭,又想想清歡,欲立刻飛去慕家老宅跟她解釋清楚。可如今自己剛動了手術,別說是下地走動了,就是坐起來,腦袋都像是有無數的針在扎一樣。

喬崢掏出手機,給清歡發消息。

他知道,現在手機在菁菁的手裡,那個小丫頭似乎挺喜歡他的,不知道會不會把消息,傳遞給清歡呢?而清歡,會願意再跟他見一次面嗎?

喬崢心裡沒底,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發著信息。

同一時刻,慕家老宅。

妞妞聽到抽屜里不斷地發出嗡嗡震動的響聲,忍不住朝著那裡看過去。 雖然不知道是誰發來的消息,但莫名的直覺告訴她,是喬崢。

妞妞攥緊了手,告訴自己,別去在意這件事了,可心裡就是止不住的去注意。

最後,她索性披著外套,從床上走下來,到院子里走。

轉了一圈,再回到房間里,手機已經安靜了下來。

妞妞微微的鬆了口氣,重新坐回床上休息。

然而就在她準備躺下去時,手機再次嗡嗡的震動了幾下,她的身體頓時僵住了。

片刻后——

鬼使神差的拉開了抽屜。

白色的手機安靜的躺在裡面,屏幕上顯示有三十二條未讀簡訊,以及三通未接電話記錄。

妞妞劃開了屏幕解鎖,逐條查看消息。

——清歡,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生我的氣,但是我真的沒有跟你撒謊。大概在十天前,我上班的時候,雪薇曾經幫助了我一次,作為回報,我教訓了一個企圖騷擾她的客人。下班后,那人心存怨恨,對我實施了報復。是雪薇把我送進醫院,進行治療的。我害怕你擔心我,所以跟你撒謊說,我的手機被小偷搶走了。

——後來發生的事情,我也都能跟你解釋清楚。比如雪薇懷孕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當時跟我說,慕家派去人去她家裡驅逐他們離開,並毆打了他們,所以她才會流產的。她跟我說,要將此事鬧大,即便是死,也要拉你下水。我擔心對你的名聲產生不好的影響,便安撫了她。另外,我跟雪薇做了交易,只要我幫她求情,讓你父親放過他們全家,那她就會帶著自己的家人,從A市消失,不再跟我有任何的往來。

——清歡,你應該能看到消息吧?我現在做了手術,沒辦法立刻去見你。如果你看到了消息,那就給我回個話,我們約老地方,再見面,把話說清楚。

——對了,我剛知道,我母親跟雪薇達成了合作。但是具體的合作內容,我暫時還不清楚。你要小心點,知道嗎?

——清歡,我真的很想你,也很愛你。你忘記了,我們約定了生生世世永遠在一起嗎?

……

喬崢發的簡訊內容很凌亂,基本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但妞妞能看得懂來龍去脈。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