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蘇北聳聳雙肩。

她淡然的說道:「然後,我估摸著比較浪費時間,所以……我們明天回門,時間上……會不會趕不上……」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著蘇北。

說到底,她對蘇家還是太排斥了。

他想了想:「明天再看吧,你談完合作的事情之後,劉給我打電話,如果時間趕得上,我就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回你家!」

蘇北扯了扯嘴角:「好吧,那我明天完了給你打電話!」

路南「恩」了一聲。

「那就這樣,早點睡吧!」

路南轉身,剛走兩步。

蘇北又喊了一聲。

「路南!」

路南有點無語,他轉身,咬牙切齒的看著蘇北。

「又怎麼了?」

蘇北縮了縮肩膀。

她無辜的看著路南說道:「那個……我沒有你電話號碼!」

路南無奈的嘆口氣,沒好氣的看著她:「手機!」

「啊!」蘇北愣住了,他要自己手機幹嘛。

路南已經徹底無語了。

他無奈的看著蘇北:「我給你存電話號碼,手機啊!」

蘇北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給自己存號碼啊!

她急忙轉身走過去,從自己床上拿起手機,遞給路南。

路南拿著手機,快速的輸入一連串手機號碼。

蘇北眼尖的瞧見,他輸完手機號后,似乎還在幹什麼。

只不過,路南的速度很快。

蘇北還來不及說什麼,他就把手機還給自己了。

路南走後,蘇北盯著手機翻了大半天,也沒有看出路南究竟幹了什麼。

她無聊的將手機扔在一邊。

然後,沉沉的睡去。

翌日。

蘇北一早起來,就聞到房間一股濃濃的香味。

她噘著嘴,使勁的嗅著,順著香味的方向而去。

看著餐桌上的包子和皮蛋瘦肉粥,蘇北頓時食慾大開。

她剛伸手,想抓一個包子,就被一隻大手,猛地拍了一把。

蘇北嚇得趕緊把手縮回去。

她氣鼓鼓的瞪著路南,一雙眸子瞪得老大:「你幹嘛呢!我吃個包子,你至於嗎?」

路南嫌棄的看著她:「你洗臉刷牙了嗎?」

蘇北吐了吐舌頭,香味實在太誘人了。

她剛才沒有忍住,都忘記自己還沒有洗漱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衝進衛生間洗漱。

路南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搖搖頭。

吃早飯的時候。

路南隨口問道:「你們今天約的幾點談事情?」

蘇北被路南問的驚住了。

她剛好喝了一口粥,直接卡在喉嚨里,一個勁的咳嗽。

她以為,路南是不會關心這些事情的。

她約的是下午兩點談事情,只不過,上午的時候,她也打算出去,陪陪蘇寒。

誰知道,路南會這麼問。

她腦子裡出現一個天人交戰的畫面,究竟是說謊呢,還是如實交代呢?

不行,說了實話,路南就知道蘇寒的存在了。

雖然說,這個婚姻,對路南來說,只有一個擋箭牌的作用。

可是,她又不是非常了解路南。

萬一他心胸狹隘,不能容忍孩子呢?

算了,還是瞞著吧!

蘇北伸手捂住嘴,止住咳嗽聲。

她抬起頭來,就迎上路南嫌棄的臉。

蘇北嘴角抽了抽。

好吧,自己被赤裸裸的嫌棄了。

她乾笑了兩聲:「不好意思啊,剛才被嗆到了!」

路南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等著她的下文。

蘇北趕緊開口,回答他剛才的問題:「是這樣的,我上午打算去逛街,順便做個美容,談合約的事情,時間定在下午兩點,完了我給你打電話!好吧?」

蘇北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慌。

她神色鎮定,看不出一點異常。

路南點了點頭,他吃了一口包子。

突然又開口:「那你們約在哪個地方?」

蘇北有點詫異,路南今天問題怎麼這麼多!

只不過,他既然問了,她不回答也不禮貌。

她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們約在帝爵大酒店,那位孫導說,到時候給我介紹幾位圈內的導演,投資商和製片人。」

路南點了點頭,便不再開口說話。

蘇北鬆了口氣。

吃完飯,蘇北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公寓。

下了樓,她左顧右盼了半天,才向著對面的公寓樓走去。

站在陽台上的路南,眉頭高高的蹙起。

她不是要去逛街嗎?

怎麼跑到對面公寓樓去了?

這個問題,讓路南心中有了疙瘩。

整整一天,他都在注意著對面公寓樓的動靜。

下午一點的時候,蘇北從對面公寓走出來,提著包包打車離開。

路南站在陽台上,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指骨泛白的厲害。

這就是她嘴裡說的逛街做美容,全他么都是謊話。

她在對面呆了整整一天,究竟在幹什麼呢?

路南感覺,自己的情緒嚴重受到影響。

他撥通雲帆的電話。

「雲帆,你給去查查,我公寓對面的公寓樓,裡面所有住戶的信息,一個都不能漏,知道嗎?」

雲帆有點蒙圈:「總裁,查這個幹什麼?」

「要你查你就去查,那來這麼多廢話!」路南的語氣很不好。

只要一想到蘇北在說謊,路南心裡的火氣,就蹭蹭的往上冒。

「好的,我這就去查!」雲帆聽出來路南情緒不好,他就沒敢多問。

路南繼續補充道:「對了,今天下午和李總談合作的事情,直接定在帝爵大酒店,我三點過去,你給李總的秘書說一聲,早點談完,我晚上還有事情呢!」

雲帆點點頭:「好的,路總,我這就去辦!」

掛了電話,路南壓下心裡的不舒服。

今天的事情,晚上再找她算賬!

竟然敢騙他!

蘇北到了酒店,服務生將她帶進一個豪華包廂。

她剛走進去,就愣住了。

整個包廂都是男人,只有她一個女人。

蘇北不舒服的皺了皺眉,這是個什麼情況!

孫導演看出來蘇北不悅,他快速的站起來,向著蘇北走過來。

他笑著說道:「Anne小姐,久仰大名啊!來來來,快坐!我給你介紹一下!」

蘇北被孫導拉著,坐在他身邊。

「這位是李導,這位是王製片……」

聽著孫導介紹,蘇北有點心不在焉。

她以前在國外的時候,談劇本根本不是這樣子。

國內的風俗習慣,她也不是很懂。

可是,她聽姑姑說,國內談事情基本都在酒桌上。

看向這一圈豺狼虎視眈眈,蘇北心裡有點彆扭。

孫導給蘇北介紹完這一桌的人。

他繼續笑著開口道:「大家估計還不知道我身邊這位吧,她可是從好萊塢回來的金牌經紀人,Anne,想必大家都聽過吧!」

眾人一聽蘇北的名號,快速的站起來伸手問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蘇北只好跟他們一一握手。

其中,一個年輕男子,從蘇北剛進來,就一直色眯眯的盯著蘇北看。

蘇北雖然心裡不舒服,可是,她也沒有說什麼。

他和蘇北是最後一個握手的。

他緊緊地拉著蘇北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臉,笑的極為猥瑣。

蘇北使勁將手抽了抽,卻沒有抽出來。

蘇北微微皺眉。

剛才孫導介紹的時候,她記得,孫導稱這個男人為顧少。

看著大家對他恭敬的態度,姓顧的話,在南希市,如果她沒有猜錯,只有城北那一家了吧!

南希市,路家顧家兩家獨大。

只不過,路家的盛世集團,不僅在南希市非常強大,而且在國金上地位也非常高。

而顧家的天虹集團,勢力基本都盤踞在南希市。

路顧兩家,一南一北,掌控著南希市的經濟命脈。

得罪不得!

顧勝澤死死的攥住蘇北的手。

好柔軟,好白皙,好滑膩的小手。

這個女人,太漂亮,太有味道了。

她剛剛走進來,第一眼,就讓他感覺驚艷不已,再也移不開視線了。

蘇北剛要發火,孫導趕緊上前調和:「顧少,你看你把美女手都抓紅了,我們喝酒,坐下來先喝酒……」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