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完了,這孩子沒救了。」大家搖搖頭,一看穆七身邊的人就不是好惹的,還有那千萬級別的車都彰顯著她的身份不凡。

這樣的姑娘平常人只能看看,又有幾個人敢去追求。

司機和穆塵提著東西進了宿舍樓,雖然宿舍樓有很多家長來幫自己孩子收拾新床,不過像是穆塵這樣年齡的人倒是少之又少。

他所經過之處每個女生都直勾勾的盯著他,高大英俊的外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場。

「哇!他好帥啊!是不是我們學校的學長?」

「我看不像,應該是誰家的親人吧。」

「他牽著那個女孩子的手,說不定是她的男朋友。」

「哎,原來名草有主了。」

「得了吧,就算人家沒有主也看不上你,我剛剛偷瞄了一眼他手上那塊表典藏的表,價值八百多萬呢。」

「我的天,這麼有錢?」

穆七和穆塵這樣的組合走到哪都會成為最耀眼的人。

自打剛剛高傳出現以後穆塵身上的氣壓就很低,這不是他沒有考慮過的。

要送穆七來學校就提前想到了她很有可能會遇上這樣的事情,她的外表會引來很多男孩的追求。

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剛剛才入學而已。「塵哥哥,你生氣了?」穆七歪著頭看他。 顧柒當即就明白了老頭子的意思,肯定是看自己和南宮離並沒有近一步的接觸,他們想要給自己多製造一點機會。

他們這就打錯了主意,別說是換一個燈泡,就算是換套房子自己不喜歡的還是會不喜歡。

既然南宮離已經來了,顧柒也就沒有辦法,只得讓他換完燈泡,不然那兩人又會找借口罵自己。

只是換個燈泡而已,要不了多久的。

顧柒大方讓南宮離進來,因為本來就有些頭暈,她窩到被子里追劇。

南宮離見她絲毫沒有防備自己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失望。

一方面她沒有防備自己證明她相信自己,另外一方面則是她永遠都不會和自己發生什麼。

「是哪顆燈泡?」

「你試試看吧,我也不知道。」

老爺子既然在這麼說,那一定將自己房間的燈泡給弄壞。

顧柒現在只開著床頭燈,也就沒有注意。

南宮離搬來梯子開始認真給她換燈泡,明明任何一個下人都可以做的事情,他非要自己來做。

顧家的人倒是拚命在給他們兩人製造機會,只可惜顧柒自己並沒那個心思。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裝燈泡的緣故,他覺得渾身火熱。

「好了。」

顧柒雙頰暈紅一片,南宮離關心道:「你怎麼了?」

「沒,沒事,就是感覺身體有點熱。」顧柒拍了拍自己的臉,「我是不是感冒了?」

她還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感覺,她能想到的就是自己感冒。

南宮離顯然比她要晚發作一點,他在裝燈泡的時候就有感覺了,這會兒顧柒一提他感覺越來越濃烈。

「你是不是覺得身體發熱,有些異樣的感覺?」

上一次顧柒由專人堅定過,她的第一次還在,說明穆南樞沒有真的動她,她不太了解情事也很正常。

「對,你怎麼知道?」

南宮離已經猜到了事情的經過,他徑直走到門前,門已經被人用重物抵住,根本就推不開。

「這是怎麼回事?」顧柒從床上跳了下來,門居然打不開了。

「如你所見,你家人想快點促成我們,給我們下藥。」

顧柒本來還以為爸爸把她的話全都聽進去了,現在她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老爸壓根就沒有聽進去,不但沒有聽進去,還打著這個主意。

「南宮哥哥,你也被下藥了……」

「是,不過我的藥效比你來得更慢一點,現在才開始發作。」

「這兩個老傢伙,我要和他們斷絕關係!居然想出這樣的陰招。」

「你別怪他們,不管是南宮家還是顧家,一直都很看好這門婚事。

你應該知道,我們兩家交好這麼多年,這次兩家聯姻是大家期待了很久的事情。」

「可是我早就解釋過了……」

「顯然他們更希望我們在一起。」

顧柒見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濃重,她有些慌了,老頭子這一招夠損。

就像是把一百隻毒蟲關在一起,所有的蟲自相殘殺只剩下一隻。

一旦兩人藥效發作,她們也會根據自己的本能找對方索取。

「不,不可以,南宮哥哥,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那這個時候他在哪?如果他真的那麼在乎你,明知道明天你生日的時候顧家想要宣布我們的婚事,他為什麼不跟你回來?」

「南宮哥哥,他很在乎我,只是他工作很忙……」

「忙?呵,忙著清理門戶還是走私販毒?」

在南宮離的眼中穆南樞就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地頭蛇而已。

「他是做研究的,不是你想象中那樣。」

顧柒一開始也以為穆南樞頂多就是混混的老大,和他接觸了以後才知道並不是這樣。

例如上一次在機場攔住他去路的人,那些人顯然不是這一行的。

而且穆南樞很多時候都在他的書房研究,也不知道究竟在研究什麼。

明明自己很了解他,但有時候想來卻一點都不了解他。

「不是我想的這樣那是什麼樣?柒柒,我喜歡你也願意尊重你,你真的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

「南宮哥哥,難道你沒有發現悠悠很喜歡你嗎?你為什麼不給她一次機會呢?」

「我……」

顧柒看似大大咧咧,其實比任何人都要冷靜和認真。

她打開了窗戶,打量著下面的距離,這條路不知道被她爬了多少次。

「你幹什麼?」南宮離一把抓住了她。

「以老頭子的性格今晚外面一定有人看守,不會有人來救我們,我只有這個辦法。」

「你寧願逃走也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南宮離的眼中更加受傷。

「南宮哥哥,不是不願和你在一起,是我不能背叛他。

這件事是我們顧家對不起你,如果我們呆在一個房間,遲早會壞事。

為了避免那樣的事情發生,我只能離開,對不起。」

平時她翻牆還好,但今天有點手軟腳軟頭昏腦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南宮離怎麼放心這樣狀態的她翻牆,「該走的人不是你,是我。」

說著他翻身而出,南宮離最後看了她一眼,「一會兒藥效發作,你會喪失所有理智,如果我走了你會不會後悔?」

「不會,我會扛下來!」

「好。」說完南宮離消失在她的視野之中。

顧柒看著那抹很快就落地的身影,她有些抱歉。

南宮離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只可惜她們有緣無份。

顧柒關上了窗,沒想到老頭子這麼損,連閨女都不放過。

難道自己在他們心裡就那麼差勁?連個男人都找不到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嫁給男人嗎?

穆南樞,小樞樞,你在哪?

顧柒一遍又一遍的撥打穆南樞的電話,仍舊是打不通的狀態。

他是不是已經過來參加自己的生日,在飛機上才會打不通的。

她剛剛這麼想著,給阿才的電話居然接通了。

心中一沉,沒道理穆南樞來美國他們不來,他們的電話能通就證明一件事,穆南樞還沒有過來。

「顧小姐,晚上好。」阿才禮貌道,剛剛和經年通完電話的他心情很好。

「好你個大頭鬼,你們家先生死哪去了。」顧柒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阿才覺得自己要是站在顧柒面前,這會兒肯定被她噴了一臉唾沫。

「顧小姐,很抱歉,我家先生這兩天在實驗室里工作,裡面禁止任何通訊設備,你要是想他……」

「他算哪塊奶油小餅乾,我幹嘛要想他。」

顧柒氣死了,「明天就是我生日了,他說過會來的,這個騙子,大騙子。」

罵著罵著顧柒委屈死了,阿才也感覺到顧柒的狀態很不對勁。

「顧小姐,你不要怪我們先生,他真的很忙,禮物已經讓我們準備好。」

「我不要禮物,我要他啊……」顧柒委屈得哭了。

她都這麼難受了,穆南樞還不來美國。

「顧小姐,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阿才也知道顧柒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她斷然不會這樣。

「我,我……」顧柒支支吾吾,這種事讓她怎麼給阿才說?

阿才見她這樣更著急了,「顧小姐,你有什麼事都可以告訴我,先生特地吩咐過我,你要出了什麼事情我沒辦法給先生交代。」

「我今晚吃了點東西。」顧柒隱晦的說道。

「然後呢?」

「然後身體有點不舒服。」

「顧小姐,我幫你叫醫生吧。」

「這個病和醫生無關,醫生是治不好的,只有小樞樞才能治好我。」

阿才也犯了迷糊,她這是生了什麼病?

「顧小姐,你別給我兜圈子了,要真的身體不舒服需要趕緊就醫。」「阿才你是不是蠢?爺都說的這麼明顯了,我要男人!」 穆塵常年在別人面前都是一臉冷漠的模樣,他生不生氣別人也不會知道。

他的情緒穆七每次都能準確的感知到,哪怕他在穆七面前生氣的次數屈指可數。

心裡就像是憋著一團火,明明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當真的看到別的異性接近她的時候,他仍舊會忍不住想要撕掉那個人。

他沒有回答,穆七將他牽得更緊,「塵哥哥,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你很好,沒有做錯什麼。」

穆七更是費解,如果她沒有做錯,那麼穆塵的神情為什麼會這麼難看?他明明生氣了。

「可是塵哥哥……好像很生氣。」

「沒有,你的房間到了,去看看吧。」穆塵推開門,穆七的心思都在新學校新房間上,也就很快被分散了注意力。

條件雖然不比在古堡好,相比其它學校就要好很多了,各種現代化設備一應俱全。

穆七像是只剛來新家的小貓咪,小心翼翼的看看這,看看那。

司機忙著給她鋪床疊被整理,穆七則是已經在腦海中規劃了以後的大學生活,也不知道她的新舍友是什麼樣子。

「塵哥哥,我們房間好漂亮呀,還有浴缸呢。」

穆七開心的拉著穆塵進來,她有提前查過一些學校的宿舍是什麼樣子的,沒有一個有這個她看到的好。

她當然不會知道,這個房間早就讓穆塵提前改造過了,所以傢具都是新添置的,連房間的布置都是按照她的喜好。

就連她睡得床和床墊也是頂級,表面上看沒有太大區別,實際上使用感大大不同。

這些穆塵沒有告訴她,「喜歡嗎?」

「嗯,好喜歡。」穆七笑得很開心,她踮起腳尖抱著穆塵。

「塵哥哥,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除了睜眼看到爹地媽咪她們那一次之外,這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一路上她笑了很多次,不用說也能感覺到小丫頭的開心。

穆塵心中的憤怒和怨恨似乎也消失了一些,既然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又何必在這個時候來生悶氣。

再說他不是早就在心裡告訴過自己,讓穆七來大學除了滿足她的願望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

讓她和其她人多多相處,這樣能讓她更好的融入到這個世界中。

至於親情和愛情這些特殊的感情讓穆七能更好的分辨,他不想趁人之危,在她還不懂什麼叫男女之情的時候就佔有她。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