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就在下一刻,這小丑笑了起來,只盯著地面上出現了許多小丑,這些小丑臉上的笑容盯住了陸方,對著陸方不斷的在笑。

看到這些臉在對著自己笑,陸方只感覺自己背後湧出一股寒意。

「怎麼會有這麼多臉?」

陸方一時間只覺得毛骨悚然,突然這些景色全部都是消失不見,耳旁傳來的天老的聲音:「小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中了幻術?。」天老在陸方的耳旁說道,陸方這才驚醒了過來,才發現站在那裡敲鼓的無面人似乎在笑。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聽到這鼓聲,我似乎就受到了影響。」

陸方喃喃的說道。

「鬼鼓?」

就在下一個,天老發出一聲驚呼,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不應該看到的東西一般,眼眸之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咽了咽自己口水,喃喃的說道。

「這東西可不常見,這是只有陰氣十足的地方才會出現的東西,這東西一旦出現,就會不斷的殺人,將殺死的人,精氣魂魄全部都吸收,然後就會孕育出一隻惡鬼,最後消失不見。」

「什麼?」

「還會有這種東西?」

陸方一時間,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震驚,帶著擔憂不安的看著面前的石鼓。

「天老,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毀掉面前這個石鼓?」

陸方臉上露出了一縷殺氣,冷冷的說道。

「你小子要毀掉這東西?」

就在下一刻,天老發出了一聲驚呼,眼睛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連忙對著陸方說道:「你解決不了的,這玩意太恐怖了,一出現就是席捲千里。」

「席捲千里?」

陸方的臉上一時間露出了一些詫異。

「不可能,這隻有一個村子而已,根本就沒有席捲千里,也就是說,這東西是被克制的。」陸方的臉上帶著凝重說道。

「咦,你說的還真是沒錯。」

天老只是轉念一想,一時間認可了陸方的話。

「這周圍的火晶樹就是用來困住這個鬼鼓的才對。」陸方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凝重之色。

「火燒鬼魂?」

陸方的臉上露出了冷笑。

就在下一刻,直接陸方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周圍的炙熱的氣息全部都匯聚而來,向著村子席捲而去。

「轟隆」

就在下一刻,這鬼鼓不斷的敲動了起來,隨著鼓聲連綿不絕,空氣之中響起了一陣回蕩。

「有了,可以用你的鮮血。」

就在下一刻,天老開口說道。

「這玩意是至陰之物,所以只要有陰氣的存在就能恢復,一般情況下都是極其的難易損傷,但是你的血液不同,你的血液有著破邪的作用,我差一點就忘記了,只要三滴應該就夠了。」

「我明白了。」

陸方直接割開了自己的手掌,手中流出了鮮血,陸方對準這個鬼鼓,將這三滴鮮血甩了過去,就在下一個瞬間,這三滴鮮血瞬間就滴落在這鬼鼓之上,隨著一聲轟鳴的響聲,這村子瞬間就震動了起來。

「轟!」

這鬼鼓直接爆炸了,原本這些活著的村民們,一個個瞬間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化成了白骨。

這村子裡面的房屋還有其他的建築,就在這一瞬間,也全部都化為了灰燼,只剩下了殘骸,原來就在這一瞬間都毀滅了。

看到這些事情的變化,一時間發出了一聲驚呼。

「你的血液果然不同凡響。」

天老帶著凝重的語氣說道,陸方卻看見前面的水井,於是連忙走了過去,走到了這水井的旁邊。

「這水井之中的水十分的清澈,還帶著一些涼意。」

陸方打起了一盆井水,灑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感覺自己渾身都是變得涼爽起來,用力的喝了一口,這才覺得渾身通透。

「咦,這是什麼?」

就在下一刻,陸方看到那鬼鼓的地方有著一顆晶石,一時間睜大自己的眼睛,連忙跑過去。

將這一顆晶石撿了起來,拿著自己的手中。

「這是什麼東西?」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從這一顆晶石上面傳來一股冰冷的涼意。

「天老,天老你快出來。」

陸方開口說道,臉上帶著凝重之色。

「什麼?」天老隨著陸方的話,也察覺到了陸方手中的晶石。

「天老,這是鬼鼓破壞之後所留下來的寶石,你說這是什麼東西?」陸方帶著凝重之色問道。

「這玩意兒?」

「我也不知道。!」

天老看了一眼之後補充說道。

「……」

「你別這樣看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鬼鼓這玩意太能破壞了,而且破壞性又十足,也只能產生一些鬼物,出現的時候就是大災禍,以往早就被頂尖的那幾位直接就毀滅掉了,在我所在的年代里,是沒有看到過這玩意的,只是在傳說之中聽過。」

天老認真的對陸方解釋了一番,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東西,表示自己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

陸方準備把這顆寶石收起來,就在陸方準備行動的時候,最怕就這個石頭,根本就收不起來。

「我去,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的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不能收起來?」

這時天老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眼眸之中帶著凝重思考著,似乎是碰到了一個十分大的難題。

「如果不能收起來,那就代表著這是寶物,不過寶物也不一定真的是有用,因為也有很亂七八糟的東西,是無法存入空間戒指的。」

天老眼睛盯在這黑色寶石上面,帶著凝重的語氣說道。 「呼,如果是寶物,那就是得之有命。」傲雲龍點了點頭說道,突然又聽到了一些動靜,似乎有腳步聲從遠處而來。

「怎麼會有腳步聲傳來?」

陸方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連忙謹慎的向著四周看去。

「千萬不能在這裡。」

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陸方猛的回過頭,就看見自己的身後有著一個大紅色衣服的女孩,黑長直的頭髮,帶著水意的眼睛,俏麗的容顏,可以一手摟住的小腰,帶著迷人的魅力。

「呼!」

陸方心中警聲大作,在這裡怎麼可能會出現一個如此漂亮的女人?而且這女人居然能夠避開自己的察覺,來到自己的身旁,抓住自己的手,這讓陸方不得不小心這個女人,因為這個女人出現的太過於突然。

感覺到陸方還站在原地不想走,這女人壓低了聲音,對著陸方小聲焦急的說道:「快點跟我一起走,這裡有危險。」

「這裡有惡鬼,你怎麼會跑到這個村子裡面來?這個村子早已經荒廢了,偶爾會出現鬼物,一旦出現,闖入這裡的人都會十死無生。」

女孩說到這裡,就帶著一些緊張。

「你要帶我離開這裡?」陸方問道。

「那不然呢?」女孩兒的臉上帶著疑惑。

「好,那我們離開這裡吧。」陸方回答著說道。

兩人這才離開,陸放的腦海之中傳來了天老的聲音,天老帶著一些詫異的語氣:「陸方,你這小子該不會是被迷住了吧?難道你沒有發現這女人似乎有些不對勁?出現的太過於詭異了。」

「我知道。」陸方點頭說道。

「但是現在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不就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嗎?」陸方開口說道,同時看了一眼身旁的這個紅衣女子,只見這女子頗為清純,讓人一看就會心生憐意。

紅衣女子十分的緊張,似乎生怕驚動在這個地方的東西。

「呼」

終於離開了圍牆之外,紅衣女子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終於出來了,你是哪個村子的人?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我不是這裡村子的人。」

陸方搖了搖頭說道。

「什麼?」

紅衣女子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你不是這這周圍村子裡面的人?」就在陸方以為紅衣女子會說些什麼事情的時候,卻只見紅衣女子發出了驚喜的聲音:「原來你不是這周圍村子里的人,是來自於外界的人,真的是太好了。」

紅衣女子一把抱住了陸方說道。

「什麼?」

陸方一下子被紅衣女子抱住了,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你別這樣,男女授受不清。」陸方並不知道這紅衣女子的來歷,自然不肯與這紅衣女子親近,首先要推開這紅衣女子,卻發現這紅衣女子修為居然比自己還要高,恐怕是煉神七重,這讓陸方一時間沒能掙脫開來。

鼻尖傳來了一股香味,聞著這種香味兒,陸方臉上帶著詫異之色。

「我去…」

陸方發出了驚詫之聲,因為感覺到胸前似乎有著一團柔軟,隨著一團柔軟的碰撞,貼在陸方的身上,還有這無知的少女,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似乎有著某種東西在生根發芽,不由在砰砰的跳動著。

「咕嚕!」

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陸方連忙倒退了兩步。

「你不喜歡我嗎?」紅衣少女的臉上帶著疑惑之色,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如此焦急掙脫自己的擁抱,眼眸之中帶著詫異之色。

「沒…沒有!」

陸方連忙搖頭說道。

「在村子裡面,其他人都喜歡跟我擁抱的,大家都可喜歡我了。」紅衣少女的臉上帶著一些得意,似乎是被眾人所喜歡,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你是跟我說一說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我真的是從來沒有去過外面的世界,村子裡面的長老們外面的世界十分的危險並不適合我們的生活,所以我一直都留在這裡面,從來沒有出去過。」

紅衣少女說到這裡,眼眸之中就露出了一些難過之色。

「在這裡只有紅晶樹,這裡的樹木們每天都散發著炙熱的氣息,留在這裡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而且大長老也不允許我離開這裡。」少女說到這裡的時候露出了一些悲傷之色。

難怪少女所在村子裡面的長老不讓少女離開,就這樣的智商,那還不知道被人怎麼欺騙呢。

想到這裡,不由得搖了搖頭。

「你要不來我們村子玩吧,我想聽你說一說外面的世界。」少女這樣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我可跟你說了,我們村子可是這紅晶樹森林裡面最大的村子呢,我們這裡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外面地方都吃不到,這些都是長老跟我說的。」

雖然紅衣少女是這樣說的,但陸方卻一直保持著警惕之色。

這些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陸方也並不相信少女就有這麼純良,說不定會是針對自己的一個陷阱。

「給我說一說之前這村子裡面的事情唄?」陸方打斷了少女的話,把話題引向了鬼村。

少女聽到陸方,一時間就有些遲疑了起來。

「你說這鬼村啊?」

紅衣少女的手指頭輕輕的在攪動著,臉色有些發白,帶著一些遲疑之色,似乎是有些不安,又似乎是在糾結著到底說不說這鬼村。

「其實…」

紅衣少女說到這裡,就有些結巴。

「你叫什麼名字?」陸方改變了問話的方式,反而問起了少女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小月兒,我的全名叫辰星兒。」少女甜甜的說道,一張俏臉是那麼的撫媚,讓人一看就不由沉迷在其中。

陸方看著面前的小月兒,只覺得自己的心跳也在加快。

「呼!」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靠近這小月兒的時候,路上就感覺自己的心靈都會變得純凈起來。

「好吧,那你叫什麼名字?」

小月兒對著陸方問道。

「我叫陸方,很開心認識你。」陸方伸出自己的手,月兒也是嬌羞的跟陸方握了握手:「其實這裡的事情我也是聽村子里長老說的,原本這村子一個大村子,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發生了大災難。」

小月兒說到這裡,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緊張。

「然後這個地方就變成了鬼村,村子裡面的人全部都死光了,在這紅晶樹森林裡面的人都不敢靠近這裡。」

小月兒帶著緊張的語氣說道,還偷偷的看了看周圍:「以前在我小時候也有人偷偷摸摸的跑進去,可是這些人全部都不見了,我也有一次看到這個村子裡面有好多的人在跳舞,可是長老告訴我,這是鬼魂們蘇醒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