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察覺到了什麼的宋傑推來了艾麗卡,指著遠處被染成黑色的天空「艾麗卡,你看遠處的天空,這究竟是……」

艾麗卡一臉嚴肅的望著遠處的天空「看來雅典娜開始行動了,我們需要儘快抵達封印戈爾貢之石的地方。隨著雅典娜的移動,所有的電氣設備都將無法使用。我們必須趁著汽車還能使用的時候盡量向浜離宮移動。」

「在汽車上的時候還要利用時間把剩下的知識傳授給你,雖然小傑你有讓雅典推遲戰鬥的方法,但是我們無法保證你能在雅典娜之前抵達濱離宮。」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的艾麗卡說著就要撥打電話。

同樣從口袋中取出了手機的宋傑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不,我有辦法能夠在雅典娜之前抵達濱離宮。想想我是怎麼走出迷宮的。」

撥通了莉莉婭娜號碼的宋傑一口氣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莉莉婭娜,是我。雅典娜正在向你們的位置前進,我必須在雅典娜之前抵達濱離宮之前到達那裡,你現在就和萬里谷同學一起呼喚我吧。」

「好的,我知道了。」掛斷電話的莉莉婭娜看著萬里谷佑理「萬里谷,我們一起用心呼喚小傑,讓小傑能夠發動權能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以此來讓小傑搶在雅典娜的前面到達這裡。」

「那封印怎麼辦?」依舊在對著戈爾貢之石釋放魔力的萬里谷佑理轉頭看向了莉莉婭娜。

「既然小傑這麼說了,那就代表他一定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莉莉婭娜打斷了萬里谷佑理的封印「反正我們沒有辦法在雅典娜到來之前封印戈爾貢之石,我們現在就只能期待小傑真的能夠趕在雅典娜之前抵達這裡了。」

莉莉婭娜和萬里谷佑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了呼喚……

————————————————–(分割線喵)——————————————————-

「艾麗卡小姐、宋傑先生,快上車!」 挽明 在宋傑和艾麗卡的焦急等待中,艾麗安娜駕駛的汽車終於來到了兩人的面前「已經有幾條通往濱離宮的路因為雅典娜的原因無法行駛了。」

「小傑,我們快上車吧,關於雅典娜的事情我可是還沒有教授完呢。」拽著宋傑坐上了汽車的艾麗卡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看到兩人都上車了的艾麗安娜腳下猛踩油門,讓紅色轎車瞬間竄了出去「我已經在車上布置了魔法,我們可以在被雅典娜變成夜色的區域內行駛一段距離,但是太遠是無法做到的,那時候就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沒事的,小傑已經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了。」艾麗卡說著就把自己的腦袋貼到了宋傑的面前「我們現在就繼續我們之前沒有完成的教授吧。」

「盯~」駕駛轎車的艾麗安娜通過後視鏡看向了宋傑和艾麗卡。

「莉莉婭娜,你別看著我們啊,看路!唔。」宋傑的聲音立即被艾麗卡的紅唇堵在了口中。

「不要管其他的事情,專心的接受我的教授!」和宋傑吻在一起的艾麗卡在察覺到宋傑的不專心后,用意識對宋傑開口「如果小傑你不是全心全意的接受教授的話,我是沒有辦法傳遞給你知識的。」

聽到艾麗卡的提醒,宋傑心下一橫,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專心的接受起艾麗卡的教授。於此同時,艾麗安娜操控著汽車駛入了別雅典娜變為黑暗的區域。看著道路中塞滿的汽車,猛打方向盤,直接開上了人行道,向著濱離宮駛去。

「好了,教授已經結束了。」臉上泛著潮紅的艾麗卡結束了宋傑長吻,倚在宋傑的懷中,不斷的大口喘氣。

「辛苦你了,艾麗卡。」宋傑伸出了自己的手,幫助艾麗卡理了一下有些散亂的金色長發。

看著宋傑的艾麗卡露出一個醉人的笑容「這是我應該做的,小傑你可是我的戀人兼君主。」

「現在就等莉莉婭娜和萬里谷同學的呼喚什麼時候能夠傳到我這裡吧。」閉上眼睛宋傑開始用心感受從遠方傳來的隱隱約約的呼喚聲…… 漂浮在空中的雅典娜發現了位於濱離宮的戈爾貢之石,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找到了,雅典娜今天就能夠恢復為三位一體的女神了。」隨即就向著濱離宮的方向前進。

呼喚宋傑的莉莉婭娜和萬里谷佑理在察覺到了漸漸接近的恐怖威壓后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向對方「雅典娜發現我們了。」

「佑理,你繼續呼喚小傑。我會為你們盡量爭取時間的,還有戈爾貢之石你一定要收好,等待時機交給小傑。」手中拿著白銀巨匠的莉莉婭娜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雖然小傑不會封印,但是戈爾貢之石放在他那裡要比放在我們這裡安全的多。」

「妾身想要只有『遠古之蛇』而已,如果你們不阻擋妾身,妾身是不會攻擊你們的。」隨著聲音,肩膀上站著一直貓頭鷹的雅典娜飄向了莉莉婭娜和萬里谷佑理。

「雖然知道無法戰勝您,但是為了世界不被毀滅,我還是會儘力於您一戰的。」莉莉婭娜警惕的盯著雅典娜,面前出現了一個淡藍色的結界

「這樣的東西是沒有阻止我前進的。」隨著雅典娜的聲音,三道清脆的碎裂生出現,地上的三個魔法陷阱的法陣變成了碎片「至於你的結界在我面前更是脆弱不堪。」

「看來我也只能拚命與您一戰了。」莉莉婭娜說著就主動的沖向了雅典娜。但在還么有接近雅典娜的時候就被一道烈風刮到在地。掙扎著站了起來莉莉婭娜臉上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容「死亡之風嗎,看來我就要到此為止了啊。」

「莉莉婭娜小姐!」萬里谷佑理扶住了搖搖欲墜的莉莉婭娜,對著天空大喊「宋傑同學,你快來啊!」

濱離宮的庭院中刮過一陣輕風,宋傑出現在了萬里谷佑理的身後,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把戈爾貢之石給我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解決就行了。萬里谷同學,麻煩你照顧一下莉莉婭娜。」

「好的。」把戈爾貢之石遞給了宋傑的萬里谷佑理扶著不斷咳嗽的莉莉婭娜撤到了宋傑身後。

「雅典娜,我們又見面了。」手中拿著戈爾貢之石的宋傑看向了雅典娜「雖然不能告訴你我是怎麼做到讓你與戈爾貢之石的聯繫變成若隱若現的,但是我可以用行動讓你看看。」說著就把手中的戈爾貢之石放進了空間中。

看著宋傑手中的戈爾貢之石突然消失不見,而且和自己的聯繫變得若隱若現后,雅典娜臉上的淺笑消失不見,看著宋傑的目光中充滿憤怒「你究竟對遠古之蛇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把它放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宋傑看著雅典娜「既然你這麼想要戈爾貢之石,我可以把它給你,不過我也有我的條件。」

「條件?妾身還第一次要讓敵人變得強大還要和敵人談條件的人,宋傑,你真的很有趣。」宋傑的雅典娜目光中充滿好奇「那你就說說你的條件吧,妾身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

「第一點,解除無星之夜。第二點,祛除莉莉婭娜身上的死亡之風。最後一點,後天我會把戈爾貢之石交給你,屆時我將與你進行賭上性命的戰鬥。」豎起三根手指頭的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打算「戰鬥的地方就選一個荒蕪人煙的島嶼吧。看看我會不會成為珀爾修斯。」

「看來你了解了不少妾身的事情呢。」雅典娜舉起了自己白凈的小手將天空中的黑暗和莉莉婭娜身上的死亡之風全部化為烏有「妾身同意你的條件了,三天後,來島上找妾身吧。」隨即在一陣煙霧中消失不見。

「小傑,你瘋了!你居然要和恢復三位一體女神的雅典娜戰鬥。」恢復健康的莉莉婭娜跑到了宋傑的面前看著宋傑「小傑,你為什麼不趁著現在解決掉雅典娜?」

「沒事,我有信心戰勝她。」宋傑的臉上露出了微笑「艾麗卡已經把雅典娜相關的知識教授給我了。三天後,我就會戰勝雅典娜,無星之夜的預言想必也就能夠得到化解了。」

「對了,小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看著一臉自信的宋傑,相信宋傑能夠擊敗雅典娜的莉莉婭娜將在神社發現了靜花的事情告訴了宋傑「小傑,你說吧,我們現在該怎麼向靜花解釋。」

「這還真是個棘手的事情。」聽完莉莉婭娜的講述,宋傑撓著自己的腦袋「要不就直接把真相告訴她吧,省的下次她又偷偷的跟來,想要搞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

「不行!」三個少女看著宋傑異口同聲「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告訴靜花。如果真到告訴了靜花,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的。」

「好,那你們說到底怎麼辦。」看著自己的辦法被駁回,宋傑便把目光投向了三個少女。等待著她們的辦法。

「我有辦法了。」莉莉婭娜看著宋傑「我們可以對靜花釋放魔法,讓她認為今天跟著我們到神社之後發生的事情都是夢。」……

回到家中的宋傑在洗過澡后就躺在床上「累死我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就讓我來幫你放鬆一下吧,小傑~」隨著聲音,一個嬌嫩的身體從宋傑的身後抱住了宋傑。

「艾麗卡,靜花……」

一直白嫩的小手立即堵住了宋傑的嘴「已經處理完了。」

擺脫了如同八爪魚一樣纏著自己的艾麗卡,並用自己的被把艾麗卡捂了個嚴嚴實實的宋傑看著艾麗卡「你又跑到我的房間中幹嘛?」

看著嚴肅的宋傑,艾麗卡也不在誘惑宋傑「小傑,你真的要和三位一體的雅典娜戰鬥嗎?」

「當然。我已經和她約定好了。」

「那小傑你就再和我做一個約定吧。你一定要活著回來,我永遠等著你。」說著就在宋傑的臉龐上吻了一下。

「放心吧,我可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抱住了艾麗卡的宋傑輕輕的拍打著不顫抖的艾麗卡的後背「我會回來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起來真的挺恐怖的。」宋傑看著遠處海面上籠罩在黑暗中的偏僻島嶼開口「倒是也符合了神話中島嶼的形象。」

坐在宋傑前面的甘粕冬馬指著那座島嶼「在之前我們已經派人調查過這座島嶼了,整座島嶼上到處都是石制的雕像,就如同希臘神話中那座住著美杜莎的島嶼一樣。」

「調查人員還在整座島嶼的最中心發現一個神殿,神殿的柱子上有蛇的雕刻。還有人見到了雅典娜,不過萬幸的是這些調查人員並沒有變島嶼中的石像,而是活著回來了。」

甘粕冬馬將自己手中的望遠鏡遞給宋傑,指著遠處島嶼的一個位置「您看,在哪裡有一個石制的碼頭,碼頭上也如同神殿一樣到處都是蛇的雕刻,看來是雅典娜大人特意為您準備的。」

在甘粕冬馬的幫助下,宋傑通過望遠鏡看到由白色磚石構成的古希臘風格的碼頭「既然人家都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那我們就過去吧。」

「小傑!」坐在宋傑右側的艾麗卡拉住了宋傑「我覺得還是不要去那裡的好,要是那個碼頭是雅典娜的陷阱怎麼辦?」

「沒錯,宋傑同學。」萬里谷佑理也頗為贊同艾麗卡的想法「我覺的艾麗卡小姐說的對,我們還是自己找一個地方登陸島嶼吧。」

坐在宋傑左側的莉莉婭娜則是默默看著宋傑,等待著他的決定,在看到宋傑把目光投向自己之後,莉莉婭娜開口「無論您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您的。」

「那我們就通過港口登島,大家就在碼頭等著我的消息吧。」從黑色的行李箱中取出冰霜和弒神,並在把兩把單手劍背在身上后,走到了船頭。

在宋傑跳上了碼頭后,雅典娜就出現在了宋傑的面前「宋傑,你終於來了,現在可以把遠古之蛇交給妾身嗎?」

「當然,這可是我們說好的事情。」從空間中取出戈爾貢之石的宋傑將其扔給了雅典娜,隨後就指向了自己身後正在陸續登上島嶼的艾麗卡等人「如果我死了,希望你能夠把這個消息告訴待在碼頭她們,並讓她們回去。」

「當然可以。」拿到了戈爾貢之石的雅典娜看著宋傑「那妾身就在神殿中等待你的到來,吾之仇敵,讓妾身好好的見識一下那給雅典娜帶來威脅的力量吧。」隨後雅典娜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宋傑的面前。

看著自己身後抽出了武器的艾麗卡和莉莉婭娜,宋傑對兩人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你們兩個就待在這裡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可是……」

莉莉婭娜拉住了還要說些什麼的愛麗卡「既然小傑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平安歸來吧。」

抽出了弒神和黑鐵的宋傑沿著碼頭的石板路向著神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還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石板路兩邊的雕像,在隱隱約約覺得有人在暗中觀察自己后,小聲嘀咕「看來這些雕像也不僅僅是雕像啊。」

只見宋傑走到了一個人形雕像的身邊,手中劍光一閃,這具人形雕像便身手分家隨即變成了兩攤粉末,在微風的吹拂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點不經打啊。」感覺到有人暗中觀察自己的感覺消失后,宋傑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看來果然沒錯,那為了接下來的路程安全一些,我也要提高警惕了。」……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神殿了。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三位一體女神的身姿吧。」宋傑看著自己面前高聳的蛇之神殿大喊「難道說你還要讓我進去嗎?」

隨著腳步聲,一個有著銀色長發,頭戴藍色花環,身著白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把鐮刀的成熟女性走出了神殿「吾之仇敵,這就是是妾身的原本的身姿了。」

「你是雅典娜?!」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古典美人,宋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面前的這個美人就是之前的那個穿著校服的銀髮蘿莉。

「你手中的單手劍居然會給我帶來強烈的危機感,但是它又不是神具,弒神者,你可以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皺起秀眉的雅典娜指著宋傑手中的弒神。

宋傑對雅典娜搖頭「抱歉,我現在是不會告訴你原因的,不過她的名字是弒神。」發動了瞬步宋傑陡然出現在雅典娜的面前,手中的寒霜和弒神直接刺向了雅典娜。

雅典娜自然不會那麼容易就被擊中,手中的鐮刀一橫,擋住了宋傑的攻擊「那就讓我們決一死戰吧,弒神者!」右手使用鐮刀與宋傑交戰的雅典娜,左手放出一道紫色的魔力流打向了宋傑。

「好險!」在發現魔力流就向身側閃了一下的宋傑看著擦著自己鼻子飛向遠方的魔力流,無比慶幸。

利用這次攻擊得到優勢的雅典娜如法炮製,開始了不間斷的對宋傑發動攻勢,手持雙劍的宋傑在逐漸適應了雅典娜的攻擊方式后,倒也不在顯得那麼狼狽,抓住一個機會的宋傑在使用瞬步閃到了雅典娜的左後側,用手中的雙劍划向了雅典娜。

發現宋傑消失的雅典娜立即意識到了不好,在轉身發現自己已經無法閃避宋傑的攻擊后,心下一橫,反手揮舞著鐮刀划向宋傑,做出了以命搏命的架勢。

身上帶有N多恢復水晶的宋傑自然是不怕雅典娜的,如同莽夫一般繼續向雅典娜靠近,手中的弒神還直直的瞄向了雅典娜的后心。

吃不準宋傑靠什麼這麼有自信的雅典娜略微的遲疑了一下,身體微微移動,讓宋傑的攻擊在自己的後背位置留下一道血痕,同時也在宋傑的左腰出留下了自己鐮刀的划痕。

兩個向後退了一步的人同時開始了自我治療。雅典娜用自己的手在後背傷口的位置上摸了一下。另一邊的宋傑則是從空間中取出了一塊次級恢復水晶。看著宋傑的傷口隨著水晶的消失而恢復正常,雅典娜好奇的看著宋傑「弒神者,你剛才用的是什麼在治療傷口,我從它上面感受到了別樣的世界規則。」 「你當然會在它上面感受到別樣的世界規則,因為這東西本來就是異世界的嘛。」從空間中又取出了一個恢復水晶的宋傑把它扔給雅典娜「既然你這麼好奇,就給你一個看看,我這裡有的是恢復水晶。」

「恢復水晶?看來它就是讓你有著與我以命搏命的信心的底牌了。」 超品風水師 接過淡藍色的恢復水晶的雅典娜在閉眼感知了一會兒這個水晶的構造后,手中的魔力逐漸的形成了一個紫色的水晶,但是這個水晶在出現了不到三秒之後就變成了碎片。

「看來想要做出一個這樣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啊。」在試製失敗后,雅典娜收起了淡藍色的恢復水晶「讓我們繼續戰鬥吧,妾身要好好的看看你的身上還有什麼有意思的東西。」揮舞著鐮刀沖向了宋傑。

宋傑自然是不會有所畏懼,手持雙劍沖向了雅典娜,在衝到雅典娜面前後開始使用SAO中的劍技對她發起了進攻。「有意思的劍技,果然就像韋勒斯拉納說的那樣,你是一個不用權能就能夠和我等抗衡的弒神者。」

「韋勒斯拉納?他不是被我殺了嗎?我也的確獲得了他的權能。」聽到雅典娜的話,宋傑的攻擊立即為止一滯,臉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怪不得見到韋勒斯拉納的時候他看上去一副虛弱的樣子,原來是權能被奪取了。」雅典娜沒有對恍惚的宋傑發動攻擊,而是向後退了一步「神明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殺掉的,現在就使用你的權能吧,不然你是沒有機會戰勝妾身的。」

「看來的確如此。」將雙劍放回背後劍鞘中的宋傑開始了言靈「吾以言靈之技,展現世間正義。所有邪惡的事物,都恐懼我吧!擁有力量之人,不義之人,都無法討伐我。」

「我是最強,將所有障礙都擊退之人。所有邪惡的事物,都恐懼我吧!擁有力量之人,不義之人,都無法討伐我。我是最強,將所有障礙都擊退之人。」隨著言靈,宋傑從自己面前地上出現的金色法陣中抽出了黃金劍。

宋傑和雅典娜也隨著黃金劍的出現而進入到了滿是黃金劍的空間中。「這就是你選擇的戰場嗎,看起來還算是不錯,那就讓我看看你都從韋勒斯拉納那裡得到了什麼吧。」隨後雅典娜的腳下出現一條巨蛇將她頂起。

被巨蛇頂起的雅典娜身後出現了一個黝黑的大洞,從中不斷的飛出由魔法構成的飛鳥向宋傑飛去,揮舞著黃金劍的宋傑不斷把飛向自己的紫色飛鳥消滅,還隨之逐漸接近站在巨蛇上的雅典娜。

「這就是大地母神的蛇嗎?真的不小啊。」宋傑說著就把自己手中的黃金劍插進了深紫色的大蛇身體中「既然已經見識過你的蛇了,那我也該開始我的的攻擊了。」

嘴角掛上一絲邪笑的宋傑開始了言靈「你一直都是與蛇有著密切關係的女神,雅典娜和美杜莎本是擁有相同起源的蛇之女神。能化身為恐怖之蛇的智慧女神,古老的大地母神。」

伴隨著宋傑的言靈,深紫色的巨蛇逐變成了石頭散落一地,雅典娜也隨著巨蛇的石化落在了宋傑的面前「你是打算說出妾身的出處,並準備利用韋勒斯拉納的黃金劍斬斷妾身的神格。」

「不錯的計謀,但是妾身是不會那麼輕易的讓你的得逞的!」雅典娜說著就從魔法陣中抽出鐮刀,揮向了宋傑。

「但是你只要進入這個空間,我的計謀就已經得逞了。你的神格我是一定會用手中的黃金劍斬斷的!」用黃金劍格擋住了雅典娜攻擊的宋傑吐槽「雖說我怎麼都覺得我手裡的這玩意兒更想是一把『黃金刀』。」

「黃金刀,的確比起劍來說,韋勒斯拉納的戰士化身的武器更像一把刀。」和宋傑對拼的雅典娜噗嗤一笑「下次在見到他的時候,我一定要用這件事情好好的嘲弄一番韋勒斯拉納。」

宋傑手中的黃金劍如同知道了宋傑的想法一樣,逐漸的從『黃金刀』的樣子變成了雙手巨劍的樣式「這樣好歹看看起來是把劍。」宋傑隨之就繼續了自己的言靈「掌管大地與恩惠的女神,並非只有溫順的一面。」

「春天誕生的生命,在冬天將其奪取。反覆無常的引發天災破壞農作物,你也是生命與死亡的女神!」隨著宋傑的言靈,天空中的黃金劍的劍尖紛紛指向了雅典娜,她手中的鐮刀也逐漸的變成了碎片。

「身為死神的雅典娜可以化作貓頭鷹,穿越黑夜與冥界之鳥,黑暗與死亡的支配者。代表著大地母神的蛇、代表著冥府神的貓頭鷹,在加上女人的智慧,這三位一體才是雅典娜最古老的形態,也就是所謂的三位一體的女神。」

「沒想到,你知道的還不少,作為勾起妾身不好回憶的後果,你的性命我就收下了!」手中出現了一張墨色長弓的雅典娜接連不斷的向宋傑射出了由魔力構成的箭矢。

輕鬆的或躲或擋著雅典娜箭矢的宋傑繼續著他的言靈「過去的你曾是[有翼之蛇]的女王。」

「韋勒斯拉納的黃金劍果然很難纏,但是你也到此為止了!」雅典娜的眼眸中紫芒一現,整個黃金劍的空間以她為中心石化起來。

宋傑卻恍若未覺般的站在原地,依舊在繼續著自己的言靈「雅典娜原本不是宙斯的女兒,而是諸神的女王!」隨著時間的推移,石化的效果從宋傑的腳下開始向著身上移動。

「對於掌管生命與死亡,偉大的智慧女神來說,那才是與之相匹配的身份!」高舉雙手巨劍的宋傑把自己手中的雙手巨劍插進了被石化的地面,使之恢復正常。

「我早就說過了,當你進入這片空間的時候,我的計謀就得逞了。」宋傑盯著雅典娜開口「雅典娜,你做好被斬裂神格的準備了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在雅典娜大喊「住嘴!」的同時,手持雙手巨劍的宋傑沖向了雅典娜,雙手巨劍直奔雅典娜的面門斬下,手持墨色長弓的雅典娜迫於無奈之下,只能用手中的長弓格擋宋傑的攻擊。

宋傑緊緊的盯著招架住自己的攻擊的雅典娜開口「但隨著母系社會逐漸被父系社會所取代,以宙斯為首的男性神明們不滿現狀開始了反叛。」

「在宙斯的帶領下,原本的諸神女王被拉下了王座,他則成為了新的諸神之王。」宋傑手中巨劍逐漸的壓到了雅典娜的身上「神話也因此被篡改,曾經是女王的雅典娜變成了王的女兒。」

「美杜莎甚至變成了妖魔。曾身為[有翼之蛇]的智慧女王就這樣失去了蛇的形態,最終成為了僅有美貌的女神。」格擋住宋傑攻擊的雅典娜突然發力,格開宋傑手中的巨劍后,向後退了一步。

天空中的黃金劍隨著宋傑的言靈發飛向了雅典娜,刺進了出現在雅典娜面前東尼的金色結界。並繼續向著哦雅典娜而去,結界也因漫天黃金劍的攻擊出現裂痕,搖搖欲墜。

「雅典娜作為大地母神的一面的本質—蛇,走進了最終被流傳為了別的怪物—[有翼之蛇],也就是龍,神話中被英雄打敗的邪惡之龍就是敗北的大地母神被貶低的形態。」

「沒落的女王,就是你的本質!」隨著言靈的結束,手持雙手巨劍的宋傑狠狠砍向了保護著雅典娜的金色結界。隨著結界上越來越多的裂紋,搖搖欲墜的裂紋終於變成了碎片。

隨著斬裂了雅典娜的神格,兩人也離開了黃金劍的空間重新回到了島嶼中。看著安然無恙的雅典娜,宋傑雖然早有準備雅典娜不會那麼簡單就被自己解決,但是臉上還是露出了苦笑「果然還是不行啊。」

「妾身的蛇可是不死的象徵。你的黃金劍不能再用了。」雅典娜看著宋傑,一臉疑惑「韋勒斯拉納是波斯太陽神密特拉的心腹,你應該也能使用驅散黑暗女神的太陽的火焰,只有那討厭的太陽能夠給妾身帶來威脅,但也僅僅是威脅而已。」

「是不是僅僅只是威脅,只有體驗過才會知道。」面色如常的宋傑抬頭看向天空「為了勝利,快來到我的身邊,不死的太陽啊,請賜予我閃耀的駿馬!」

在宋傑手中的黃金劍消失后伴隨著宋傑的言靈,久違的陽光出現在了島嶼的上空,將整片籠罩在島嶼上空的黑暗逐漸驅散。

在島嶼碼頭等待的艾麗卡等人自然也發現了出現的情況,萬里谷佑理一臉嚴肅的望著遠方的天空「看來宋傑同學已經使用出了白馬的權能,希望他真的能夠戰勝雅典娜。」

「小傑當然會戰勝雅典娜,他可是現今最強大的弒神者。」艾麗卡的臉上露出了不可置否的表情「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成功的消息吧。」……

————————————————–(分割線喵)——————————————————-

「雅典娜,就讓你好好感受一下驅散黑暗的太陽之火吧!」宋傑說著揮手,隨著宋傑的動作,天空中出現的太陽與太陽中烈焰構成的駿馬沖向了雅典娜。

雅典娜把手中的墨色長弓變成了一面盾牌抵禦呼嘯而來的太陽之火「妾身已經說過了,太陽之火也僅僅只能給妾身帶來威脅,不要小瞧妾身!」

呼嘯而至的烈焰轟擊在了雅典娜手中的盾牌上,咬牙抵禦烈焰的雅典娜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只要能抹掉這匹烈馬的光芒。贏得勝利的就是妾身。」

宋傑自然是不會再給雅典娜機會的,在操控著權能的同時,抽出了自己背後的雙劍向著雅典娜的位置走去。在注意到了宋傑移動的雅典娜理解了宋傑的意圖,一邊堅持著與烈焰抗衡。一邊啟動了島上的石像。

「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你能突破這些由石像構成的大軍嗎?」雅典娜的餘光看到了向自己靠近的宋傑「在雅典娜的控制下島上的石像『活』了過來,並將雅典娜保護了起來。」

看著大量將雅典娜保護起來的石像,宋傑聳肩「我不知道,不過總要試一試的。」隨即便沖向了將雅典娜層層保護起來的石像大軍。

衝進石像大軍中的宋傑在用雙劍摧毀了幾個石像士兵后,宋傑就開始使用自己的劍技,在兩把削鐵如泥的單手劍的幫助下,宋傑距離雅典娜的距離越來越近。

在宋傑又一次使用瞬步后。他終於抵達了雅典娜的面前,把自己手中的弒神插進了雅典娜的身體中,被宋傑重創的雅典娜無法在堅持抵禦迎面而來的太陽之火,猛烈的烈焰瞬間便吞噬了宋傑和雅典娜。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