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猜,多半是公司生意上的糾葛,且不說邱家大少爺會不會被判刑,反正這會所是要停業整頓了。」

幾個看熱鬧的客人坐在角落的卡座上竊竊私語,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邱氏集團大少爺邱明綁架梁氏集團夫人喬語的相關視頻就在網路上瘋狂轉發評論,有些惡搞網友甚至是編造出一系列感情糾葛情節,簡直小說作者都不敢這麼寫。

網路傳播速度非常之快,沒多久,邱氏集團邱岐山那邊得知了這件事情,試圖想要用和解的方式極力保全自己的兒子,親生關係血濃於水,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拋棄呢?

可喬語作為受害者,自然有權利讓兇手付出應有的代價。

在梁景銳的保護下,喬語在膽戰心驚中回到別墅,好容易哄睡著,後腳梁景銳那邊就得知了梁氏集團老總的突然造訪。

「告訴他,今晚不見客。」

「先生,他已經在樓下客廳里等著,態度強硬我們攔也攔不住啊。」

傭人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梁景銳轉頭看向床上已經進入沉沉睡眠的喬語,囑咐兩句這才起身離開卧室。

不用想也知道,邱岐山登門拜訪,自然是為了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邱明的。

「邱總?如果我記憶力沒錯的情況下,我想梁氏應該和邱氏目前沒有任何的項目合作,不知道邱總突然這麼沒禮貌的私闖民宅,是因為什麼呢?」

梁景銳看似客氣的打招呼,可字裡行間卻是對邱岐山的咄咄逼人,特地加重私闖民宅,瞬間讓對方壓力倍增。

如果不是因為邱明那邊犯了這麼大的錯誤,邱岐山根本不可能不要這張老臉來拜訪一個晚輩。

「梁總,你就別取笑我這個老頭子了,如果不是警察那邊實在沒有辦法,我也不會冒冒失失的闖進來,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邱岐山瞧見梁景銳慢慢悠悠的從樓上下來,慌亂的從沙發上站起身,這副模樣哪裡還能找到平日里商場上意氣風發的領導者模樣?

不過的確,邱明這個剛剛相認的私生子如果不是被邱岐山極為看重,也不會馬上就安排在集團任職,唯一的兒子,自然是要多重視一些。天知道,這次邱明的綁架案對於邱氏集團的股票有多麼劇烈的影響。

冷清霸少請溫柔 「梁總,這是我特地為梁夫人準備的補品,對身體的恢復都非常好,另外關於之前梁氏想要與我們合作的項目,會繼續恢復,我兒子也是一時想不通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替他道歉。」

邱岐山言語中低聲下氣,他天真的以為自己只要搬出項目合作的事情,給予梁景銳最大的好處,對方定然能夠同意和解。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更何況據他所知,喬語只不過是收到點驚嚇罷了。

可邱岐山,卻低估了喬語在梁景銳心目中的地位,類似這種看低身份的事情更讓他覺得厭惡。

瞧著客廳里擺放的大大小小的補品,梁景銳扯了扯嘴臉無盡的冷漠,「邱總以為,我們梁家是買不起這些東西嗎?還是說你認為,用錢就可以擺平世界上所有的東西?」

語畢,梁景銳便絲毫不留情面的直接讓傭人將補品通通丟出去,顯然不買賬。

「你……」

邱岐山見狀,原本維持的好臉色也瞬間破功,冷冽的眼神盯著梁景銳,「梁景銳,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已經把合作的條件說出來,只要你答應和解,資金馬上轉到公司賬戶,否則,你是想要你們的項目就此結束嗎?」

「邱總不必多說,送客吧。」

梁景銳不想再和邱岐山有過多的廢話,直接下了逐客令,目的沒有達到,邱岐山自然是無功而返。

「先生,您趕緊來看看,夫人睡夢中一直叫著您的名字。」

聽到樓上傭人的聲音,梁景銳趕忙三步並作兩步的奔向卧室,陪伴在喬語的身邊。懷裡的人兒在感受到梁景銳時不時的低語,這才丟了原本的恐懼,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沉沉的睡了過去。

對於梁景銳來說,喬語比什麼都要重要,至於那些項目合作,他始終相信只要有能力根本不愁沒有合作夥伴,可老婆就只有一個人啊。

「集團繼承人竟是綁架犯?這完全是一種報復社會的行為!」

顯目的字體出現在各大娛樂網站,八卦報紙的頭條新聞上,一時間,邱氏集團邱明被當場捉拿歸案的消息瞬間傳遍大街小巷。

原本邱岐山想要等風波過去就把邱明保釋出的主意也徹底破滅,網路媒體上關於邱明的話題通通都是負面的,更有些鍵盤俠建議直接將這種綁架犯徹底槍斃,永絕後患。

以至於事情發生到現在,邱岐山壓根就不敢去觀看一些網路評論,改用的辦法通通都已經嘗試過,全都無濟於事,他只好認命。 雪雨這兩天的情緒有點急躁,做事總是靜不下來心來!

明明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裏面提醒自己一定不要被一個認識不到一個月時間的人影響了情緒,可是每天還是忍不住的時時看手機!

想要找一點事情做,偏偏最近慕容墨軒好像也忙得很,總是早出晚歸的找不到人,想要找點事情打發一下時間都做不到!

今天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看手機了,看著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的顯示屏,她都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手機停機了,忍不住最後還用座機測試了一下,沒有問題的時候反而更加的鬱悶了!

一周了,已經整整一周時間了,平時那個總是時不時會發消息問一下自己的人突然一下子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最主要的是,那人在分開之前整個人的情緒還有點不正常,這……

「該不會是看到自己的愛人回來了,可是愛上的卻是另外的一個人,所以現在已經找過去了吧!可是他是公眾人物啊,到時候鬧起來,誰都不好看啊!不行不行……」

雪雨急的在房間裡面胡亂的轉悠著,實在是有些放心不下,直接拿著手機跟車鑰匙就往外面走!

剛出門的時候,就碰上了忙碌了好幾天的慕容墨軒一臉喜色的走了進來,忍不住湊了上去!

「有什麼大喜事嗎?」

「你又要出門?」

慕容墨軒忍不住多看了雪雨幾眼,最近她好像總是在家待不住一樣,一出門就是一整天,偏偏上一次答應她不再派人跟蹤,讓人有些頭痛!

「我就是出去找一個朋友,我很快就回來!」

雪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剛才直接走不好啊,一定要問,現在好了吧,自己掉坑裡面了!

「什麼朋友值得你三天兩頭就往外面跑!你不會在外面交什麼亂七八糟的朋友吧?」

說著,慕容墨軒好像突然醒悟過來,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正要閃人的雪雨,逼問到:「說說你都交了一些什麼朋友,才來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你就已經交了過命交情的朋友了?」

「沒有!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啦!」

雪雨帶著幾分討好的微笑推著慕容墨軒往房間裡面走去,在門口的時候轉身就往外面跑,一邊跑還一邊吼道:「我有急事,先走了,墨軒哥哥不許找人跟蹤我啊!」

慕容墨軒在後面忍不住應到:「注意一點安全!」

只是那人已經跑得沒影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到自己的聲音!

慕容墨軒搖了搖頭,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原本還有一點擔憂的心瞬間被喜悅填滿,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報仇了,到時候讓她看看,一定會很高興的!

雪雨有些不放心的往後面望了一下,確定他沒有跟出來的時候才拍了拍胸口,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算是安心了!

想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剛剛舒緩開的眉頭忍不住又皺了起來,也不知道蕭閻雲那邊到底鬧得怎麼樣了!是找上門了呢還是準備找上門呢?

手機已經在手中來來回迴轉動了幾次了,雪雨還是不能下定決心給蕭閻雲打電話,要是現在打過去,突然打斷了他們兩人的談判或者是直接被拒絕了,那自己怎麼辦啊?

這種最容易衝動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地勸說,不能激動,而且最關鍵的是一定要看到人,要是我一個電話過去,看不到人的話,嘖嘖嘖……

這個方法不行!

看在你之前對我還不錯的份上,姐姐就幫你這一次吧!搞定女人嘛,當然還是要女人簡單一點啦!

雪雨得意的一笑,直接給小黑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查清楚蕭閻雲的地址並且威脅到一定不能跟慕容墨軒說,不然就連之前的賬一起算,得到他確定得回答的時候,雪雨才放心了!

看著手機上的地址,發現不是很遠的時候,才站在路口攔車!此時此刻,才痛恨剛才看到慕容墨軒的時候為什麼就不冷靜一點呢,現在連車都沒有了吧!

所以,當雪雨看到一輛黑色的高級轎車停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還忍不住有些得意,人品好就是不一樣,攔的車都是這麼高……高級……

「我靠! 惡少的鑽石嬌妻 小黑!你怎麼在這裡!」

「我還是有點放心不下,要是少爺知道我讓你一個人去跟男人約會的話,一定會打死我的,到時候還不如將之前的賬一起算了呢!」

「不是……我不說你不說,他怎麼會知道,再說了……聽聽你說的都是什麼話,什麼叫約會!我這是正常的朋友之間的交流,交流知道嘛!」

「反正小姐要是不讓我跟著,那我就回去少爺那裡自首去,說不定還能從輕發落呢!」

「不是,我說……」

雪雨有些氣急,看著眼前這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臉,就忍不住的牙痛!這是要幹什麼!這是要造反了嘛!

「我……好吧,去去去……一起去,這樣總行了吧!我又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讓你看見,就讓你跟著去,讓你看看,同樣都是男人,你這樣的一張臉到底是怎麼長的!」

小黑摸了摸自己有些發黑的臉,常年的風吹日晒就這樣了啊,現在的女孩子都怎麼了啊!

「男人看重的是實力,又不看臉,小姐,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膚淺!」

「你嘀咕什麼呢?」

「沒啊!」

「那還不開車!嘀嘀咕咕磨磨唧唧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小姐!」

「好好好,我不說了,我不該詆毀你男人的尊嚴,我說……你倒是開快一點啊,要不我來!」

「你還是算了吧!像你將轎車當跑車開,被少爺知道又要完蛋了!」

小黑實在是沒有忍住,吐槽了一下!換來雪雨一個白眼!

平時該怕他該聽話的時候,不見你這麼善解人意,現在在這裡裝什麼裝,還以為誰不知道你什麼德行一樣!

「我剛才出門的時候還碰到他了呢!好在是他沒有問!不過說實在了,他最近到底在忙什麼,都不怎麼看得到人!」 「好,我知道了。」

喬語剛掛斷電話,就撞上了一個迎面而來的人。

喬語的身子一時間有些不穩,差點摔在地上,準備出口訓斥的時候,那個人卻快她一步。

「對不起,對不起。」

對方連忙跟喬語道歉,喬語眼神從始至終都沒有在撞到的人身旁逗留,只不過覺得那個聲音,有些熟悉。

但眼下她還有其他的事情,也就沒有仔細去想,只是淡淡一笑表示沒事,便離開了。

她還沒走兩步,就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道驚訝的聲音。

「喬語,真的是你!」

喬語眉頭微微一皺,扭過頭看向聲音的發源地,「梁橙?你怎麼會……」

她跟梁橙多年未見,準確的來說,喬語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跟梁橙還有再見面的一次。

「來,多吃點,這些都是你喜歡吃的飯菜。」

喬語無奈嘆氣,看著面前的人,她怎麼也沒有辦法跟當初光鮮亮麗的梁橙想到一起。

可事實就是如此。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梁橙現在的遭遇,說她咎由自取,她又說不上來,說她太可憐了,但是想到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喬語的心情複雜,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一抽風,帶著她過來吃飯了。

梁橙一時間有些哽咽,「我現在這個樣子,你還願意跟我一起吃飯。」

自從她落魄之後,就很少有人願意跟她一起出來吃飯了。

以前她是梁家小姐,那個時候有多少人在她身邊甜言蜜語,可是在她落魄之後,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再看瘟神一樣,恨不得躲得遠遠的。

「我跟你畢竟相識一場。」喬語看著她這樣,多少有些於心不忍。

如果他們兩個人不認識,或許喬語當時就跟她擦肩而過了。

梁橙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食不知味,然而喬語從始至終,什麼話也沒有說。

「我這麼多年都發生了什麼,你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嗎。」

看著喬語表情淡淡,過來跟她吃飯,什麼多餘的話也不講。不知道為何,梁橙的心中有些期待,還有些自卑。

以前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之後,對自己都是我一頓冷嘲熱諷,但是喬語不一樣。

她想讓喬語知道自己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日子,但又沒臉去說,自己的遭遇。

「你想說的話自然會說。」

喬語的意思很清楚,她不會去過問梁橙的過去,當然,她也不會幹預梁橙的未來。

今天這頓飯,只不過是看在他們之前朋友一場,在這之後,他們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呵。」梁橙突然笑了,接著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低著頭吃自己手中的飯。

如今她還有什麼資格,去說那些呢。

「我吃完了,喬語,謝謝你。」謝謝你在我落魄的時候,留住我最後一點尊嚴。

就在梁橙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喬語,沒想到你在這裡……」

梁景銳看到梁橙,身子微微一震,原本想說的話一下子卡在了喉嚨裡面。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梁橙。

「你們在吃飯啊,正巧我還沒吃,一起吧。」

梁景銳心裏面多少有些不太高興,但是當著喬語的面,他並沒有發作。

都已經碰到了,況且喬語還沒有說什麼,梁景銳自然是什麼都不講。

梁橙只覺得坐如針氈,看著梁景銳,心裏面有千言萬語,但最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大概就是梁景銳了,她怎麼還有臉面去見他呢,

「叮鈴鈴~~」

喬語的手機在這個時候不偏不倚的響了起來,「不好意思,我去接一個電話。」

她一離開,飯桌上就只剩下樑橙跟梁景銳二人,場面多少有些尷尬。

梁景銳知道,喬語這是故意給他們兩個人留單獨相處的時間,只是他並沒有出言戳破而已。

而喬語躲在一邊,看著自己手機上的屏幕,無奈的笑了一下。

接著,就出了餐廳,在這四周轉起來了,他們兩個人,肯定有很多的話要說吧。

「是我打擾到你們兩個了吧,我這就離開。」

面對梁景銳,梁橙多少有些窘迫,她不想讓梁景銳看到自己現在的處境。

面對喬語,她還能夠做到從容淡定,可是梁景銳跟喬語他們兩個人在這裡,梁橙除了羞愧,還是羞愧。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她在地攤上面買來的,也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皺巴巴的,還有她的褲子……

「既然是喬語請你吃飯,喬語還沒走說什麼,你直接離開,未免有些太不禮貌了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