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歐利有著成熟男人的所有魅力,穩重,內斂,老練,得體,閱歷,沉澱。

沒有那麼多經歷沒有到他的年齡,幾乎很難到達這樣的芥蒂。

所以,如果單純只是吸引人的角度來看待歐利,他確實是有吸引力的。

她輕咬了一下嘴唇,聽到歐利帶著磁性的嗓音說道,「很榮幸公主會主動邀請我,並同意我的邀約。」

「歐利,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不想和你結婚。」

「公主難道還不清楚嗎?不管你答應不答應,你父王都已經將你嫁給了我,以後我就是你的丈夫。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告訴我你不想嫁給我,你現在要做的是發現我的好,然後愛上我。」

「我不會愛上你。」

「那是你沒有嘗試。斯爾塔魯真的不適合你。」歐利說道,「準確說,他不適合這個國家,唯有我,可以承擔如此重任!」

「你真的很自大!」

「公主,這不是自大這是自信。」

「不管怎麼說,我真的不會嫁給你,我會給我父王說,我寧死不屈。」

「公主!」歐利突然猛地拉住肖北的手。

肖北心口一緊。

「你知道你這樣真的讓人很懊惱的。」歐利拉近她的距離,對視著她的眼睛。

「放開我!」

「不放開,你會怎樣?!」

「無恥,我會叫人的!」

「噓。」歐利說,「你叫了也沒用,國王已經認定了我,就算你叫來了人,國王也會說一句,好好培養感情,要那樣,你不會氣死嗎?!」

「歐利!」

「我聽說……」歐利似乎並沒有感覺到她的氣憤,眼眸直直的看著夏綿綿的眼睛,那一刻要說的話突然而止,眉頭輕佻,「我怎麼覺得你的眼神有些眼熟?」

肖北心口一驚。

那一刻卻不敢有任何眼神閃爍,就怕歐利發現了什麼。

當然,歐利的疑惑只是一閃而過。

他看著肖北,繼續說道,「我聽說在阿爾戈,女人的面紗是需要第一任丈夫親自取下來的。我如果現在把公主的面紗取了下來,是不是就代表著,公主就認定了我!」

「我不會!」

「總得試試……」

「歐利!」

那一刻,歐利直接一把,一把狠狠的扯下了肖北的面紗。

肖北狠狠的瞪著歐利。

歐利就這麼上下看著她,嘴角的笑容帶著那麼一絲詭異的笑容,「柏莎琳娜公主,你真不應該戴著面紗,你知道你有多美嗎?」

「無恥!」肖北帶著憤怒。

「公主。」歐利的手直接撫摸著肖北的皮膚。

肖北咬唇。

「這麼美的一張臉,你怎麼捨得把它藏起來,我都覺得可惜了。」

「夠了歐利!」

「這水汪汪的大眼睛,這高挺的鼻子,這小巧而粉嫩的嘴唇……」歐利的手一點一點劃過。

肖北都覺得噁心。

要是真的柏莎琳娜,應該分分鐘想自殺吧。

「不知道味道如何。」歐利突然俯身。

俯身,直接靠近了肖北的嘴唇。

「歐利你敢……唔!」嘴唇就被突然封鎖。

肖北反抗。

緊咬著牙關。

歐利一直強迫。

肖北一邊反抗著他,一邊其實已經開始在暗地拿出自己的手槍。

在趁著歐利最最不注意的時候……

她的手槍直接對準了他的心臟,扣動扳機。

那一刻。

歐利身體突然一動。

一瞬間,肖北身體突然被蠻力猛地拉扯,歐利的身體一轉,子彈直接從歐力的身邊飛過,與此同時,歐利一個前腳踢一把踢在了肖北的手上,精準的力道直接讓肖北的手槍飛了出去。

她沒真的和歐利交過手。

就這麼簡單的兩招,她知道她打不過他。

所以那一刻她沒有出手。

一出手就會露餡。

肖北站在原地看著歐利。

歐利撿起地上的手槍,玩弄著,對著肖北諷刺一笑,「怎麼了?都想殺了我?!」

肖北倒沒想到歐利會有如此警覺。

「公主,你讓我覺得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了!」歐利一字一句,雖然笑,但卻帶著審視。

「你死了我就不用嫁給你了!」

「是嗎?」 皇上,臣妾拯救你 歐利拿著手槍一步一步走向她。

走近,將手槍直接對準了她的額頭。

肖北後背抽涼。

「你說如果我現在殺了你,會怎樣?」歐利問她。

「你不會,你殺了我你也得死!」

「前提是你是公主。但你不是。」歐利冷聲。

國民男神離婚吧 肖北臉色冷漠。

即使內心在狂跳。

「別問我怎麼發現你的身份的?我只知道,如果你是真正的公主,在被我輕薄之後,你的第一個想法是自殺而不是殺我,這裡的人就是這麼迂腐,而你好像功課做得不夠深入!」歐利冷笑,「顯然,來的時間還不長對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別動。」歐利一字一句。

然後,手指靠近。

靠近,放在了她的臉頰上。

這一刻肖北突然覺得,歐利剛剛在她臉上的觸碰,可能並不是為了輕薄而是為了,查看她的皮膚,是不是和常人有所不同。

她冷眸。

「如果不是以前我親眼見識過所謂的人皮面具,我也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高超的技術。你說是不是……」歐利似乎突然找到了一個突破口,手指一個用力,「嘩」的一聲。

人皮面具從他手上一把撕掉!

肖北眼眸微動。

這一刻反而不緊張了。

她本來的面貌就這麼出現在了歐利的面前。

「是不是?肖北小姐。」歐利嘴角拉出一抹笑容,真的是很得意。

得意他此刻的發現。

得意他的聰明。

肖北直直的看著他,不發一語。

「你說,你以現在的面貌,我可以殺你嗎?」

「你當然可以,前提是你不怕死。」肖北直白。

歐利倒是很有興趣的挑起了眉頭。

肖北冷漠的說道,「歐利,你殺了我,你以為國王就不會追究了。我是你帶回來的,你覺得你能避開得了什麼責任嗎?我是你帶回來的,你沒有把公主帶回來反而帶回來了一個陌生人,你說你可以洗脫罪名嗎?就算你可以,那萬一公主死了呢?!你以為我死了,公主還能好好活著?!到頭來,國王會不會責怪你,你這麼聰明,會想不到嗎?」

「肖北你果真是聰明啊!你說要是當年梟跟隨了我,你再跟著梟一起跟著我,我們一起打下阿爾戈,你們跟著我吃好的用好的,得到這麼大一個國家有什麼不好,非要死衷著陳老,說真的,陳老的日子也不長了,等我收下了阿爾戈,第一個要弄的就是他,他以為他很聰明,我在他身邊可是通過各種手段安排了不少卧底,想要弄死陳老,真的不難!」

「和我也沒有任何關係。我和你口中的梟已經離開了陳老。」

「那你還來殺我做什麼?活膩了?」歐利反問。

「報答陳老一個人情。」肖北直言,「當然,也真的覺得你留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禍害,要替天行道!」

「呵!」歐利冷笑,「你還真把自己當上帝了。」

「是啊。」

「別逞強了肖北。」歐利說,「逞一時口頭之快有什麼意思,最後還不是得死。」

「我不會死。」肖北對視著歐利很肯定,「你不會殺我。」

「就這麼肯定。」

「我肯定!」

「確實,我不殺你,甚至還會幫你隱藏身份。」歐利把那張人皮面具遞給肖北。

肖北一把接過。

「你說得很對,公主是我去接回來的,接了一個假公主回來不說,真公主還不知道下落,我逃脫不了責任。」歐利說道,「所以我不殺你,我們就在一條船上,誰都別想殺了誰!」

肖北咬牙。

「其實肖北。」歐利放下了手槍。

這麼一直指著肖北,他也累。

肖北蹙眉。

就是警惕的聽著他的一字一句。

「趁著這麼好的機會,我們合作一把如何?」歐利明顯在引誘。

肖北不予回答。

歐利繼續說道,「阿爾戈雖說不大富得流油,得到了阿格爾,就擁有了極大的財富,這個世界上有錢可以做很多事情,做很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的野心很大,甚至想要在得到阿爾戈之後誇張自己的領土,比如北夏國,比如阿爾斯家拉,比如撒里路等等,說不定,我還能夠統治整個世界!」

「你瘋了嗎?!」肖北忍忍不住說道。

「願望還是要有的,萬一就實現了呢?!我以前不過是一個被人唾棄的小屁孩而已,我也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可以成為國王。你說,神奇嗎?」

「瘋子。」

「肖北,人都是要有遠大追求和報復的,你越強大,欺負你的人能夠威脅你的人就越少,這種快感,很爽,等你感受過了,你就會痴迷權利,而我要給你說的就是,你繼續偽裝你的公主,我繼續當你是真正的公主,然後我們順利成婚,從此,你陪著我一起,和我一起,得到整個世界!」

「歐利,你是沒受過打擊是吧?」肖北說,「一直以來順風順水慣了,所以不知道人外有人天的?!」

「確實不知道。」歐利直言,「我還真的沒覺得,這個世界上有誰比我更強大!」

「那我現在告訴你,想要我陪你一起演戲,做夢吧。」

「不。」歐利很肯定,「肖北,你會喜歡上權利的滋味的!而我突然很興奮,不管柏莎琳娜公主長得有多麼的傾國傾城,我這一刻反而慶幸是你,你知道一個人的魅力有時候和外貌真的五官,而我也希望你從我身上,認證這一點!」

「永遠不可能!」肖北否定,「我能認定的只有梟一個人。」

「從此以後,會多了一個我的。」歐利自信滿滿。

肖北冷睨著他。

兩個人真的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肖北,帶上你的假面具。」歐利提醒,「回去想明白跟著我。當然,想不明白,也得跟著我,我知道你是一個不想死的女人!」

「我想不想死,那是我的事情,而不是受你威脅!」肖北冷漠。

歐利卻顯得很不屑。

那一刻似乎就是認定了她一定會答應他的一切。

肖北重新帶上自己面紗,不想再和歐力說一句,轉身離開。

歐利也沒有再攔住她,看著她的背影,笑得很猖狂。

其實。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