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著,他意味深長地掃視了周圍的觀眾一眼。

「這次絕對不會了!」

不理這些觀眾的點頭,蘇黎信誓旦旦地說道:「這次我會寄出我真正的本命英雄,暗夜蘿莉:程咬金!!一定可以贏了。」

「噗……」

一位臉上有些許雀斑的妹紙忍不住笑出了聲,蘇黎的臉都黑了,望著她道:「你不相信我?」

「信……信……當然信……噗……」

說著說著,她再次噴了出來。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暗夜蘿莉程咬金?尼瑪安琪拉聽了想打人好嘛!

其他的觀眾也是一臉便秘的樣子,特別是一些喜歡安琪拉的女玩家,看向蘇黎的目光簡直像要吃人一樣。

蘇黎視若無睹,大刀闊斧地坐正擺好姿勢后,對著艾伯特道:「來吧!這一局我的暗夜蘿莉程咬金肯定會讓你深刻,有本事你繼續玩狂鐵!」

「呵。」

艾伯特冷笑一聲,此刻的他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教這小子做人,幾乎是剛一進入英雄的選擇畫面,就鎖定了狂鐵。

蘇黎果然拿下了程咬金,出門裝汲取了上局的教訓,買出了鐵劍。

來到上路線上后,兩人遙遙相望,原本這像是一副大戰在即,風雨欲來的景象,但想到蘇黎給程咬金加的前綴后,周圍的觀眾的心頓時忍不住悸動了起來,胃部也開始翻湧不定。

暗夜蘿莉程咬金,估計要在很長一段時間成為他們的夢魘了。

……

「嘩嘩!」

戰斧旋轉,此時,雙方接觸上了。

蘇黎似乎汲取了上局的教訓,不敢再站擼狂鐵了,而是依靠著「激熱迴旋」開始消耗狂鐵。

「激熱迴旋」的冷卻是很快的,只有5秒,技能也是瞬發,按理說應該會把狂鐵消耗的很慘,但艾伯特卻每每都計算了cd,程咬金的消耗並沒有起到好的效果,反而被狂鐵有心算無心之下,打的很慘。

到了這裡,觀眾們忽然注意到了一個點,狂鐵的傷害似乎的確有些強悍了,程咬金的操作明明沒什麼問題,偏偏就是打不過狂鐵,每一次互拼,血量降的都比狂鐵快。

「難道是銘文的問題?」

「這外國佬肯定為狂鐵配置了特製的配套銘文,待會結束後向他討要一下。」

「傷害的確有些可怕,不知道他是怎麼給狂鐵配的銘文。」

看見程咬金又被壓制了,周圍的觀眾們露出好奇之色,皆對狂鐵的銘文配置很感興趣。

只有一個拿著酒瓶的青年臉色無恙,只是看向蘇黎的神情,似乎若有所思。 時間飛快流逝,轉眼間,雙方都抵達了4級。

不得不說艾伯特的心態很穩,每一次互拼,技能必定是經過能量強化過的,程咬金血量每每被打到一半以下后,他都不會再糾纏,而是暫時拉扯開。

要知道,因為被動的存在,程咬金血量越低,輸出能力越強,而到了4級,開大之後每秒8%的回血又幾乎讓他單挑時不懼任何英雄,一旦艾伯特心急了,很可能適得其反,將之前的優勢都葬送掉。

艾伯特一直在等,等自己憋出制裁之刃的那一刻。

制裁之刃的售價僅僅只有1800,但可以給敵人造成重傷效果,回血減半,能大大的遏製程咬金的回復能力,從而一擊必殺!

蘇黎似乎也明白這一點,開始越打越凶,不時的越過兵線斧子砸臉。

「急了急了。」

「可是沒用啊,狂鐵有控有恢復,程咬金除非以命去博,否則影響並不大。」

正在大家交頭接耳的時候,場中的情況忽然發生了變化。

又是一次程咬金依仗著大招在手,突臉消耗,可這一次狂鐵一反常態的沒用再退,手中戰錘轟鳴,豁然間爆發出了無數的電流磁場。

狂鐵徑直開大了!!

戰錘震動,對著程咬金連連砸落,程咬金貌似沒想到狂鐵會突然全力出手,楞了一下,待反應過來的時候,血量已經下降了三分之一有餘。

毫不猶豫,蘇黎展開了激烈的反擊。

渾身金光一閃,每秒回血8%,持續5秒的「正義潛能」被激發了,可血量並沒有如大家所想的飛速回升,反而還在飛快的下降著。

制裁之刃!

狂鐵這波有制裁之刃!

等到程咬金意識到不好,想要逃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強襲風暴」將程咬金給重重地振飛了起來,期間狂鐵普攻不斷,硬是趁著這個機會,將程咬金的血量打的接近了斬殺線。

「終結!」

召喚師技能360度狂掃,程咬金死血!

再一發平a,碎裂之刃「梆梆」兩錘,程咬金空血倒地。

「哦——————」

現場一片噓聲。

如果說第一局亞瑟對抗狂鐵輸了,還有可能是失誤的話,那這局明顯是技不如人了,這外國佬的實力顯然是高於荊城戰隊的替補打野的。

此時,圍觀者中,一位駕著攝影機記者模樣的人連忙把攝影機轉了一下頭,對準了蘇黎,似乎想給蘇黎來個面部特寫。

種子隊荊城戰隊打野,輸給了一個名不經傳的外國人,這消息還是有一定賣點的。

而一旦荊城戰隊最終成為了G賽區的代表隊,這新聞的價值,簡直無法形容,所以他絕不會放過。

然而蘇黎的臉色似乎並不難看,也不陰沉,看上去貌似只有些許……遺憾?

「哎,太可惜了,手滑了一下,否則剛剛那一波我肯定能打贏的,差一點,就差一點啊……」

蘇黎搖著頭,末了砸吧砸吧嘴,繼續道:「真的可惜了,都怪我這台手機太老舊了,不然4級前就能單殺狂鐵了。」

看著蘇黎坐在椅子上搖頭晃腦,一副胸中有溝壑,奈何造化弄人的樣子,四周的觀眾差點吐血,荊城戰隊的這位替補打野敢再不要臉一點!?

艾伯特也是服氣了,還4級前單殺自己,尼瑪剛剛完全是被自己一通爆錘好嗎!?

「泥真的知道差一點的含義?」艾伯特冷笑著問。

幾乎是從頭到尾被自己壓制,這是差一點?

「我死的時候,你還剩多少血?」蘇黎微挑眉頭,看向艾伯特。

「四分之一!」

艾伯特自豪的說,四分之一的血量差距,在solo中已經代表了絕對的實力差距。

「我說吧!」蘇黎一拍大腿,笑眯眯地道:「你僅僅只剩四分之一的血量,就倒地了,換句話說也就比我多出了四分之一的血量而已,這還不是只差一點!?」

艾伯特噴血了,加勞再次深吸一口氣,不這樣他怕自己會窒息。

拍了拍艾伯特的肩膀,加勞冷冷道:「下局給我往死里打!」

「放心!」艾伯特也被刺激出了真火,都被虐成這個地步了,這小子還嘴硬,這局非得把他打自閉了不可!

加勞的臉色還是不爽,看著蘇黎繼續道:「荊城戰隊的打野?除了嘴硬一無是處,你們隊就是這麼一個氛圍?難怪你們隊的隊長會被禁賽。」

蘇黎還沒說話,一位滿身酒氣地青年忽然從人群中上前一步,右手提著酒瓶,就那麼直勾勾地盯著加勞。

「你看什麼!?」

加勞被盯的有些發毛,這青年該不會是荊城戰隊的粉絲吧?

好在這青年並沒有什麼過激的動作,冷眼掃視了一下加勞之後,反身將手掌搭在了蘇黎的身上,鼓勵道:「好好打,別給荊城電競部丟臉!」

「你是……」蘇黎有些訝異,聽這人的語氣,怎麼像是對荊城電競部很熟一樣?

青年咧嘴一笑,不再說話,重新退到了一邊。

「有意思……」

蘇黎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手卻不慢,徑直點下了開始遊戲,同時說道:「對面的注意了,這局我決定拿出我真正的本命,狂鐵!」

大兄弟,你這句話已經說了三遍了,遍遍打臉,能不能換個新花樣?

在場的人都翻起了白眼,而且還拿的是狂鐵,對面可是玩狂鐵的祖宗啊,打什麼不好,非要打相同的英雄硬剛,這不是找死么。

那退到一邊的青年狠狠地灌了一口酒,眉頭深鎖。

艾伯特狂鐵的實力他已經見過了,坦白來講的確很強,特別是對時機的掌控,極為出色,思路也清晰明確,知道什麼時候該打,什麼時候該消耗。

但在蘇黎這邊,他只看到了輕浮。

或許這就是專職打野和專職上單的絕對差別,在線上對於局勢的把控終究是有差距的。

「泥拿狂鐵!?」

艾伯特很懵逼,對面這小子是真的瘋了吧,敢拿這個英雄來跟自己solo?

「對,我狂鐵很強的,很多人的頭都被我的狂鐵鎚爆過。」蘇黎彈指一笑,悄無聲息間,將召喚師技能終結給換下了,然後換成了狂暴。

緊接著,帶上了銘文! 「歡迎進入王者榮耀。」

隨著激昂的女聲,兩位手持戰錘的鐵血戰士,分別在各自的女媧神像下登場了。

戰錘上皆藍光閃耀,這是電磁的光芒,鋼鐵盔甲,賦予了他強大的動能,雙方還未碰面,一股凝重地氣氛,便油然而生了。

相同的英雄進行solo戰,最能檢驗出雙方召喚師真正的水平。

在對戰中,相同的英雄,也代表著技能相同,所以不存在英雄克制,唯一決定成敗的,只有召喚師。

圍觀的大多數觀眾們都緊張了起來,三局兩勝,荊城戰隊的打野已經敗了一局了,一旦這局也失敗,將徹底的無力回天,所以這一局是關鍵性的一戰。

「咦?匕首?」忽然有人注意到了蘇黎的出裝。

匕首隻有10%的攻速加成,10%的攻速,連多a一下都做不到,出的有什麼意義?還不如布甲鐵劍實在。

但這些觀眾並沒有多說什麼,solo的時候就像下棋,最忌諱指指點點的了。

作為玩家,他們深刻地懂得這個道理。

很快,雙方狂鐵就在上路碰面了,這時候按照常規應該是雙方遠遠看著,互相行注目禮的時候,可這一刻蘇黎和艾伯特皆極有默契的控制著狂鐵朝對方壓了過去。

一如前兩局。

艾伯特心中憤怒涌動,在壓抑的憤怒下,他這局的注意力也前所未有的集中了起來。

他的狂鐵很強,錘爆自己的頭???簡直是可笑,都連續兩局慘敗在了自己的手中,還大放厥詞,華夏人都是這麼狂妄的嗎!?

這一局一定要將這小子打自閉,到時候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先手碎裂之刃砸他身上,在1級同英雄以及抗性相差不大的情況下,誰先打出傷害,誰就勝!而且,我帶的召喚師技能是終結,絕對沒問題!」艾伯特鸕鶿一笑,他雖然有自信可以打爆蘇黎的頭,但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打贏,一些基本技巧還是需要的,比如計算各自技能的施法距離!

然而對於狂鐵的施法距離,他可以說是瞭若指掌,有絕對的信心能快敵一步!

1500碼……1300碼……1100碼……900碼……

近了,兩個狂鐵,越來越近了,許多觀眾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根據雙方狂鐵的動向來看,這明顯是直接開乾的節奏,如此一來,優劣將很快的分辨出來。

那站在蘇黎旁邊,離他不遠的青年也停止了喝酒的動作。

「很緊張?」蘇黎突然轉頭看向這青年淡笑的問道。

「嗯……啊?」

青年下意識的回了一聲,但一想不對勁,尼瑪馬上就要開打了,你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跟我聊天扯淡是什麼鬼啊?

蘇黎似乎不知道青年此刻草泥馬奔騰的心情,竟開始了現場教學,「你緊張,說明你對戰固體化,只能承受你所熟悉的戰鬥,單看別人solo你就緊張了,你自己親自上場時怎麼辦?」

在場的人幾乎集體石化了,都這時候了,這傢伙還皮!?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蘇黎話音剛落的瞬間,屏幕中寒芒乍起,艾伯特在蘇黎的狂鐵跨入自己施法距離的霎那,動了!

如雷霆降世,亦如電如光,在場的很多人只覺幻影一閃,艾伯特的狂鐵便舉錘橫掃,渾身閃耀著強烈的魔法光芒,悍然砸來。

「不好,被打了先手。」

黴女翻身記 提著酒瓶的青年心裡一震。

很簡單的道理,艾伯特的狂鐵先出手打出了傷害,一旦不死不休的對拼起來,那在最後殘血的時候,蘇黎狂鐵的血量,勢必會比艾伯特少,技能也會慢一步冷卻,繼而勢必先死啊!

更令那青年感到不妙的是,這蘇黎的狂鐵此刻居然連技能點都還沒有加上去,也就是說,蘇黎的狂鐵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學技能!

「你看……你又緊張了,人一緊張就會手抖,手一抖你怎麼掌控全局?」

豪門掠情:總裁大人極致愛 蘇黎卻還在若無其事的說著,甚至連頭都沒有轉向屏幕。

哪怕是這青年再鎮定,此時都有一種要瘋了的感覺,這傢伙的心也太大了吧,一旦輸了,你不夾著尾巴滾蛋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然而,眼看艾伯特的狂鐵第一錘就要砸在蘇黎狂鐵的身上時,突然間,蘇黎手指一劃,指尖下的狂鐵猛地斜移300碼,不僅躲過了狂鐵的第一錘,還來到了他的斜上方。

青年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發現蘇黎竟不知什麼時候把技能點加上了,技能也已經打出,而艾伯特的狂鐵此時才剛剛打出連發錘的第一段。

當然,這一錘自然是空了。

「這……」

拿著酒瓶的青年目瞪口呆的看了看還轉著頭跟自己說話的蘇黎,跟看見了鬼一樣。

尼瑪,要不要這麼誇張,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秒升技能先一步的比艾伯特打出技能?還是在沒看著屏幕的情況下???

想要做到這一點,除非他早就計算好了釋放技能的距離,以及估算到了艾伯特的動作,這才可以在不盯著屏幕的情況下做到這一步,但做到了是一回事,敢這麼做又是另一回事,這需要何等的自信。

看見這一幕的觀眾們,此時也是一片嘩然。

這是蘇黎和艾伯特交手以來,第一次佔到了便宜,還是一個大便宜!

「強襲風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