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未分類

未分類

楚戀雨從剛剛的慘叫中回過神來,好奇的想知道那個白人是因爲說了什麼才被另一個女人踢胯下,真羞羞,女人竟然踢男人那個地方,換作自己肯定不敢那麼做,太羞恥了,看着都臉紅呢,在來的路上儘管紫然說了外國人很開放,但沒想到開放到了那種地步。

紫然眼珠子轉了轉,很快想出了一套說辭,抱歉,老外兄,愛情是自私的,所以我必須抹黑…

promocarrie
Close